天安门母亲,作为一个群体的称谓,始于2000年初。在此之前,一般称这个群体为六四受难者群体,其中包括六四死难者亲属和部分六四伤残者。

这个六四受难者群体,开始形成于1989年六四大屠杀过后不久。这一年的8月,两位在六四惨案中失去儿子的母亲丁子霖和张先玲,因共同的命运走到了一起,尽管那时的北京仍笼罩在血腥与恐怖之中。从此,这两位母亲结成了患难之交。

第二年,六四遗孀尤维洁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与丁、张取得了联系,成为这个群体的第三位受难亲属。紧接着,丁子霖又几经周折寻找到了死难者肖波(北大化学系讲师)的遗孀刘天媛,使这个群体的成员增加至四人。但那个时候,难属间的联系,不过是为了得到相互安慰而已。在此后的两年里,走向这个群体的难友不断增加,也就开始了有意识地寻访同难者的活动。至1993年,在一份最初的六四死难者名单上,已记录下了16位罹难者。根据自愿的原则,他们的亲属母亲和遗孀多数成了这个受难群体的成员,除上面提到的四人外,新增加的成员有周淑庄、李雪文、祝枝弟、徐珏、马雪芹、黄金平、袁淑敏、刘秀臣、尹敏、陆玉宝等人。这些母亲和遗孀遂成了六四受难者群体的最初成员。

19931994年,在群体成员和一些同情者的协同努力下,寻访六四死难者亲属和伤残者的活动取得很大的进展。199410月,由丁子霖编著的《六四受难者名册》一书由香港《九十年代》杂志社出版。在这本书中,已记录下了96位死难者和49位伤残者,而在这份名册后面的死难者亲属,很多成了这个受难群体的成员。

19955月,这个群体第一次以联署的方式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要求公布调查结果;要求向死者亲属作出个案交代。在这封公开信上签名的共有27位难属,她(他)们是丁子霖、张先玲、李雪文、周淑庄、徐珏、刘梅花、黄金平、马雪芹、刘秀臣张树森、张艳秋、田淑玲、贾福泉、周燕、周淑珍、袁淑敏、朱玉仙、沈桂芳、杜东旭、冯友祥、孟淑珍、郭丽英、陆马生、尤维洁、韩淑香、尹敏、孟淑英。 (阅读全文)


天安门母亲群体并不要求所有成员持有同样的信念和主张。但是,十九年的患难与共,十九年的艰苦抗争,在大多数参与者中逐渐形成了一些最基本的共识,这种共识不仅体现在一些代表性成员的公开发言中,而且更多地体现在诸如公开信、声明、告同胞书等文告中。这些最基本的共识是:

(一)六四大屠杀是一场反人类的暴行,决非政府所说的平息反革命暴乱。因此,当年在邓小平主持下对六四事件所作的定性必须彻底推翻,并给予重新评价。天安门母亲十九年来的全部努力,归结到一点,就是要还六四以历史的真相,还惨案受害者以历史的公正。

(二)天安门母亲认为,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必须满足如下三项要求,即:

1.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2.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害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害者及受害亲属相应的赔偿;

3.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这三项要求最早提出于1995年,以后又逐渐得到了充实和完善。十多年来,它已成为群体中所有成员时刻铭记在心的最基本共识。

天安门母亲曾经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提出过一个十六字口号,即: 说出真相 拒绝遗忘 寻求正义 呼唤良知。 这个口号既蕴含着她们坚不可摧的信念,也显示出她们不可动摇的意志。 (阅读全文)


 

这个文稿原题为《风雨如晦十三年》,它开始起草于 2002 年春,其前身或者说素材是历年来陆续写下的大事记。

近年来,有朋友建议我们把六四以后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写出来,作为特定时段的一个历史记忆留给后来者。当时我们觉得这是很好的建议,因为正如人们所说:人类反抗强权的历史,就是记忆反抗遗忘的历史。把我们的记忆留下来,应该是我们的一份责任。我们还想到,这么多年来,我们这个受难者群体是在相互抚慰、相互支撑下走过来的,其中有些难友已先于我们而去了,我们活着的人不应该把他(她)们忘记。我们还想到,今天的六四难属,已不再是愚昧、麻木的一群,也不再是怨天尤人的哭泣者;她们已作为一个有着自己尊严和诉求的群体天安门母亲群体站立起来了。她们在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存在,她们的爱与憎,她们对和平、安宁的向往和对强权、暴政的反抗,更应该有一个历史的记录。正是考虑到这些,我们接受了朋友们的建议。

这里,我们想趁这些文稿在天安门母亲网站上的发表,向读者说明以下几点:

一,这个文稿所记录的,除了原计划的13年,又往后延伸了两年,前后共十五年。2005年,丁子霖的《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由香港《开放》杂志社出版,这个文稿以《风雨如晦十五年》为题收入其中。这次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为了让读者更多地了解天安门母亲在以往岁月里所走过的路程,又对这个文稿作了校订和补充,其中不少章节和照片系第一次面世。这个文稿暂时仍截至2004年,待今后再延续下去。

二,十九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不少重要资料遭到丢失。因此,这个文稿所记录的,必有很多遗漏,万望有关当事者见谅;

三,文稿的章节按时间顺序编排,也兼顾到某一时段的某一重大事件。为此,我们在文稿中添加了一些小标题,以便于读者检索;

四,为使文稿在记事方面的完整性,各有关部分引用了已发表文章的一些段落,从全书来看不免造成了某些重复,但它们同时也起到了为读者提供文章的检索和提要的作用;

五,为保留文稿的纪实性质,一般不加评论,且改用第三人称叙述;但由于笔者特有的视角,免不了在资料的取舍及安排方面,带有一定的个人色彩。希望读者在阅读时自己做出判断;

六,为了给历史留作见证,文稿特选择了一些有关的照片。这些照片除了少数几幅外,均属笔者亲自收集或亲自摄制。

丁子霖 蒋培坤 2008 5

 

01 第一章     02 第二章     03 第三章     04 第四章     05 第五章     06 第六章     07 第七章     08 第八章     09 第九章     10 第十章

  

11 第十一章    12 第十二章    13 第十三章    14 第十四章    15 第十五章    16 第十六章    17 第十七章    18 第十八章    19 第十九章

    首    页     |   天安门母亲   |   呼吁与表达   |   真相与记忆   |   评论与争鸣   |     文    库    |   图片与声像  

天安门母亲的话

¨  天安门母亲: 致十三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  张先玲: 怀念杜东旭先生

¨  天安门母亲: 在美国国会六四24周年听证会上的发言

¨  丁子霖: 致加拿大六四纪念馆

¨  丁子霖: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24周年烛光会上的讲话

¨  天安门母亲 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纪念六四惨案二十四周年

¨  天安门母亲 六四遇难者张琳之妻陆燕京的证词

¨  天安门母亲 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
——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  丁子霖: 天蒙蒙雾重重良师诤友已去矣
悼许良英先生和王来棣女士

¨  丁子霖: 致姚监复先生的公开信

¨  丁子霖: 致刘晓波之友会

¨  丁子霖: 致柴玲 一封迟复的公开信

¨  丁子霖: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23周年烛光会上的讲话

¨  天安门母亲: 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

¨  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群体 讣告

 

¨  丁子霖: 母亲节与我

¨  丁子霖: 痛悼方励之先生

¨  丁子霖: 永恒的思念,无尽期的痛(下)

¨  丁子霖: 永恒的思念,无尽期的痛(上)

¨  天安门母亲: 致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第五次会议的公开信

¨  天安门母亲: 埃德加斯诺先生逝世四十周年祭

¨  丁子霖: 癌症,正在无情地剥夺六四难属们的生命

¨  丁子霖: 一份迟到的抗议致范徐丽泰

¨  沧海: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赞诺贝尔和平奖鼓舞到世界
上每一个追求民主的人

¨  曾慧燕: 纪念六四死难者--于地

¨  许力平: 致方政
从你矫捷的动作中让我看到了希望......

¨  丁子霖: 在香港六四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朋友们!你们是勇者。年复一年,在此时此地,以如此盛大的
规模公开悼念「六四」英灵,续写我们中华民族那段可歌可泣
的英勇历史

¨  张敏: 六四难属徐珏的呐喊 八九六四

¨  丁子霖: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22周年烛光会上的讲话

¨  天安门母亲: 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 中共现在蔑視普世价值,靠的就是手里
掌握着全球第二經濟實力。在国际社会他们用钱搞公关,
在国内他们用钱来买稳定。他们想用钱来了结六四血案,
抹杀其屠城的罪孽。这是对六四亡灵的亵渎,这是对我们
六四难属人格尊严的最大伤害。

¨  天安门母亲: 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
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
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古语云:天作孽,不可违;人作孽,不可逭。六四血案,
决不是随意行为,而是有事件的最高决策者,有事件的直接
执行者。现在,他们有的死了,有的还没有死。他们作下的
孽,不能逃避法律的追究。作为这笔旷古巨债的债权人,我
们谁都明白欠债要还,天经地义这条不移的铁律。

¨  丁子霖: 思念冰娴  难友苏冰娴逝世十周年祭
那几年你常常来我家里,我叫你冰娴,你叫我子霖,我们是用鲜血作为纽带链接起来的姐妹。

¨  天安门母亲: 痛悼司徒华先生
      我们相信,香港民主事业后继有人。

¨  丁子霖蒋培坤: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下)

¨  丁子霖蒋培坤: 一份迟到的大国崛起阴影下的幽禁纪略(上)

¨  天安门母亲: 我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刘晓波先生这二十多年来,正像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所表彰的
那样,他一贯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的主张,不懈地推
动中国的和平转型。这与我们天安门母亲所奉行的公正解决六
四问题的原则是同一的。因此,刘晓波先生的获奖,对我们来
说也是莫大的鼓舞。

¨  丁子霖: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21周年烛光会上的讲话
二十一年前他们动用军队杀害了渴求自由、民主与人权的一代
人;二十一年来,他们继续靠警察和谎言,堵住所有经历者、
知情者的嘴,欺瞒80后、90后乃至此后的一代又一代青少年。
这是犯罪啊!

¨  天安门母亲: 献给六四大屠杀的死难亡灵
六四惨案二十一周年祭

这是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形成以来第一次在观念、诉求方面的
重大调整,即:我们是公民,而不是怨民!我们必须放弃中国
历史上以暴制暴,以暴易暴的抗争;作为一个有着尊严与自
信的公民,我们应该加入到世界上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而
斗争的行列。

¨  天安门母亲声明: 必须让六四成为大陆媒体和互联网的公共话题

¨  丁子霖: 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岁末那一天

¨  丁子霖蒋培坤: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下

¨  丁子霖蒋培坤: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中


¨  丁子霖 蒋培坤: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上)

¨  丁子霖: 最龌龊的政治审判

¨  丁子霖: 致函奥巴马总统

¨  天安门母亲: 强烈抗议中国边防警方拒绝香港市民入境

¨  丁子霖 蒋培坤: 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  丁子霖: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  丁子霖: 在香港纪念六四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  肖 杰: 给父母的最后遗书

¨  丁子霖: 还我们自由,还我们悼念被害亲人的权利

¨  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之路》发布会现场讲话

¨  天安门母亲: 呼吁重新评价六四 >

¨  天安门母亲: 六四惨案二十周年祭文


¨  丁子霖: 六四遗孤已长大成人

¨  天安门母亲: 请拿出勇气,冲破禁区,直面“六四” 致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   丁子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_幼吾幼以及人之幼_(二)

¨   丁子霖_陈奎德:中国透视 08六四——08奥运_多灾之年_多事之秋

¨    丁子霖 张先玲 徐珏: 请放下你的鞭子

¨   丁子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一)

¨   蒋培坤_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   中国天安门母亲:关于日本关西地区六四人道捐款的声明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公告(附祭文)

¨   张彦秋:地震后感

¨   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6月3>日祭灵公告

¨   香港明报:丁子霖:国旗何时为六四死难者降下?

¨   自由亚洲电台: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希望当局能为六四受难者降半旗

¨    丁子霖: 全美学自联六四十九周年纪念会致词

¨    张先玲: 万安之痛

¨   尤维洁:孙秀芝老人_我们来得太迟了

¨    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网站发刊词

【 群 体 简 讯 】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 吴学汉(故) 苏冰娴(故)  姚瑞生(故) 杨世鈺(故) 袁长录(故) 周淑珍(故) 王国先(故) 包玉田(故) 林景培(故) 寇玉生(故) 孟金秀(故)  张俊生(故) 李贞英(故) 邝滌清(故) 吴守琴(故) 周治刚(故) 孙秀芝(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