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天安门母亲简介 > 天安门母亲的足迹与历程

第十二章

六四惨案十周年祭

 

1999年是六四十周年。年初,六四难属群体经多次商议量,确定了纪念活动的一些打算:举行六四惨案十周年祭;公布新找到的六四死难者名单;公布死难者和伤残者的照片资料;控告李鹏并为此向难属及伤残者征集证词;为促使政府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组建六四受难者对话团;协助自由亚洲电台目击者说做好对难属及伤残者的系列采访。

农历春节期间,海内外人士纷纷来函、来电,向在六四惨案中失去亲人的家属表示慰问。为此,丁代表难属群体通过海外媒体表示感谢。她说:

我感谢海内外朋友以各种方式向我们这个受难群体表达他们的爱心,正是这一份爱心,我们才得以坚持这么多年。现在离六四十周年虽然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的心却一天一天沉重起来,就象一块石头压在我们身上。十年了,我们无法说出一句可以让亡灵们得到安慰的话,因为他们一刻也未曾得到安息,我们只能在心里告诉死去的亲人,希望他们能够耐心一点,再耐心一点,再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继续努力,去为他们讨回公道。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说出一句请安息吧!

218日(大年初三),为避开六四前夕的敏感时期,在京的难友决定提前举行六四惨案十周年祭。

这是十年来第一次为六四死难者举行集体祭奠仪式。仪式于当日晚7点举行,出席者有:张先玲夫妇、苏冰娴夫妇、杜东旭夫妇、丁子霖夫妇、周淑庄、徐珏、黄金平、袁可志、邝涤清、尹敏、冯友祥、杨大榕、刘梅花母女、郭丽英、张艳秋、陈秀英、袁淑敏、孟淑英等23人。祭奠仪式安排在中国人民大学丁子霖家里。在居室客厅的正面墙壁上,覆盖着一整幅黑色布幔,上方横幅白底黑字写着六四惨案十周年祭八个大字;两旁是两幅挽联。在黑色布幔的中央,悬挂着18幅六四死难者的遗像,他(她)们是:马承芬、杨撼雷、邝敏、王楠、戴伟、吴学汉、吴向东、叶伟航、杨汝霆、蒋捷连、段昌隆、杨燕声、陈来顺、袁力、赵龙、王文明、谢金锁、王志英、刘锦华。在遗像下方,摆放着鲜花和花篮。整个房间肃穆、凝重,哀乐凄婉,青烟缭绕。

六四十周年祭灵堂死难者照片

仪式由丁子霖女士主持,张先玲女士代表难属群体致悼词。她在悼词中说:

十年前,你们毅然离家而去,从此便成永诀;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从东城、西城、南城、北城,从你们曾经给我们留下过无尽记忆的地方来到这里,为你们举行追悼祭奠仪式。作为你们的亲人,今天我们还不能让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惟有在你们灵前点上一柱清香,洒上一杯浊酒,但愿你们的灵魂能得到些许慰藉。

你们不是英雄,也不想当英雄。也许你们死得轻如鸿毛,也许你们的血会白流,也许你们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你们已经以生命的代价证明自己是真正的人。这对于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妻子、你们的丈夫、你们的儿女来说,已经足够足够了。

这十年来,世界上很多很多好心人向我们伸出了同情和帮助的手。从此你们不再孤独,你们的亲人也不再孤独。你们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你们已经属于世界大家庭的一员,属于世界自由人类的一员。

然而,令你们亲人不安的是,今天,在你们曾经生活过的这块土地上,强权依然存在,残忍和杀戮依然有可能发生。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我们期盼着尽早结束这样的历史,期盼着我们的国家一天天好起来,期盼着你们的同代人、你们的下一代不再遭受你们的劫难。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吧!等到那么一天,等到你们的亲人、你们所有的同胞都能象你们一样成为自由人类中受人尊敬的一员,你们的灵魂将得到真正的安息。

在祭奠仪式上,还由黄金平女士代为宣读了吴蓓女士给难属的一封信。外地难友、伤残者方政专门打来电话为六四死难者致哀。

按中国传统习俗,难友们挨个为各自死去的亲人洒酒致哀。这是一个撕心裂肺的时刻,每一位难属皆伫立在亲人的遗像前倾诉着自己的悲痛和思念。

这次祭奠仪式整个过程惊天地,泣鬼神。此情此景,凡亲历者,永生难忘。美国CNN有线电视广播公司记者对这次祭奠仪式作了现场录像。

这次祭奠仪式尽管安排在私人住宅,且避开了敏感时期,却仍然受到国安部门便衣警察自始至终的严密监控。

 

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成立

在祭奠仪式结束后,经难友们协商,一致同意成立六四受难者对话团。成立对话团的目的是为了就公正解决六四问题更有效地与国家和政府领导人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

228日,在两代会前夕,六四受难者对话团第一次致函国家主席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吁请人大常委会及国家和政府领导人改变漠视民意、对人民呼声置若罔闻的态度,就六四事件及受难亲属问题与受难者对话团进行直接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份呼吁书说:十年前的六四大屠杀,给国家、民族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数以千计的家庭失去了亲人,数以万计的民众致伤、致残。这是中国百年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也是20世纪和平时期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最惨绝人寰的杀戮之一。这场大屠杀现已成为历史,但它留给一个时代的噩梦般的恐惧,仍然沉重地压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

呼吁书说:十年来,海内外正义之士和各界民众,包括我们受难群体在内,一再要求重新评价六四,要求推翻强加于89天安门运动的一切不实之词,还这场伟大民主运动以本来面目;呼吁今天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此为契机,清算历史,改弦更张,重新启动政治改革,保障公民权利,实行民主宪政。

为求得政府方面的诚意回应,我们作为受难群体,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始终以国家稳定的大局为重,以亿万民众的福祉为念,坚持主张通过民主、法制的轨道,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坚持在政府对六四事件作出妥善处理之前,通过自己的努力,互助互慰,医治创伤;并以非政治性的民间方式,争取海内外人道援助,在可能范围内使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伤残病弱者有所抚恤。

呼吁书最后表示:值此六四惨案十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们以良好的愿望,期待着诸位国家领导人的诚意回应,并就我们的对话要求作出具体安排。同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受难群体的命运,促成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

310日,两代会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提问政府当局对六四受难者对话团的信件持何态度。在一再追问下,发言人答:这件事党和政府已作出结论,这个结论不改变。记者对此评论说:这说明他们已收到了信件,而且也算是有了一个回音,但态度没有任何改变。

3月间,由丁子霖、苏冰娴、张先玲等人负责,加紧了征集证词的工作,同时由蒋负责开始起草控告李鹏的起诉状。

 

丁子霖蒋培坤被授予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人权奖

322日,丁接意大利来电,告知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决定授予丁、蒋一项人权奖。

45日,清明节。上午9点,丁蒋出人大北门去海淀镇购买祭奠物品,遭到十多名便衣警察的拦截。丁蒋被告知:上级决定,你们不能出校门。并扬言如果跨出校门一步,立即抓走。旁边停着一辆无牌车。一便衣还当众辱骂丁蒋为卖国贼。丁蒋与之论理,相持20分钟。

晚,在家里举行清明祭,丁当着监视她的便衣警察在院外迎春花树上撒下25朵小白花,同时在地上洒酒祭奠所有叫得出名字的六四亡灵。

47日下午4点,丁蒋离京回老家无锡暂住。

48日中午,丁蒋抵锡,去中国银行无锡分行查询人道捐款冻结事。银行主管出示北京市国家安全局99003号通知,谓德国捐款继续冻结半年。此后丁蒋每年48日、108日两次去银行催问,所得回答均为继续冻结半年,至今年(2005年)已连续冻结7年共14次。期间,丁曾多次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交涉,对方的回答是:这笔钱放在那里,你们不动,我们也不动,这是目前最好的一个解决办法。

416日,获悉自由亚洲电台已把目击者说栏目对六四难属的系列采访制作成光碟,标题为天安门十年沉默 难属们悲愤呐喊,副题为纪念六四事件十周年专辑。光碟刻录了8位难属的采访录音,她们是:王楠的母亲张先玲、赵龙的母亲苏冰娴、叶伟航的母亲尹敏、吴国峰的父母吴定富和宋秀玲、孙辉的父母孙承康和于清、张向红的哥哥张立明、杨燕声的遗孀黄金平、王志英的遗孀张艳秋。这个光碟被人们称为六四光碟。一直到今天,仍有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国大陆的许多民众向自由亚洲电台索取这个光碟。

51日,丁蒋自锡返京。

 

胡绩伟就《六四受难者名册》致函丁子霖

收到胡绩伟先生写于410日的来信。此前,胡绩伟先生通过他的朋友、前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谢韬先生向丁子霖索取了1994年在香港出版的《丁子霖六四受难者名册》一书。这封信就是在胡先生读完这本书后写给丁子霖的。胡先生在这封信中说:你的书确实是一本用声明写成的书深深地吸引着我,感动着我。因精力和眼力的限制,我花39天才看完。我越看越放不下,一个个遇难者和伤残者的简况,一篇篇受难者寻访录,我都一一读完,像一个探险者一样,终于走完一段又一段而又飞走不可的路程。

003

信中还说:你们的努力,一个个名单和一篇篇寻访录,想一个个坚硬的钢钉,把那些惨案的制造者,死死地钉在罪恶柱上。让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来看看他的血腥的双手、一张扯谎的嘴和一颗罪恶的心。

信写得很长,这里只是摘引了两个段落。一位在89天安门运动中毅然站在示威者一边,又把自己的身家、地位抛在一边,反对戒严、反对开枪的老共产党人,虽然在六四后遭到了整肃,却始终不忘六四惨案中那些罹难和受伤的青年人,也始终没有停止对那场惨案制造者的谴责。这位老人应该受到所有国人的尊敬。

58日,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北京等几个大城市爆发官方组织的大规模示威游行,美国驻北京使馆被砸,成都领馆被烧,中国掀起了民族主义反美浪潮。

512日,丁所在人民大学的一位大学生给丁打电话,质问丁为何对此事保持沉默。丁在电话里回答了该大学生的质问。第二天,丁通过海外媒体发表严正声明:1,我作为六四死难者的母亲,更能深切地体察此次事件中被害者家属的悲痛。我由衷地向他们表示慰问。2,我谴责一切滥杀无辜、残害生命的暴行,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也无论是对外国人的暴行,还是对自己同胞的暴行。3,人道的原则,是人类的普遍原则,也是人类的最高价值。我期望此次驻南使馆被炸、记者被害事件能够按照有关国际公约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我呼吁立即停止发生在南斯拉夫的一切杀戮,使科索沃问题得到和平解决,让阿族难民早日回到自己的家园,让所有南斯拉夫人民享受和平、安宁的生活。

 

控告李鹏

517日上午,难友张先玲和苏冰娴受难书群体委托前往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控告李鹏的起诉状。经耐心交涉,最高检察院收下了这份诉状。

按法律程序控告李鹏,是六四难属群体自1995年以来一再重申的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诉求之一,即: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这份诉状说:我们作为1989年六四事件的受害人,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19896月发生在北京的政府命令军队大规模屠杀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严重流血事件立案侦查,追究参与这场屠杀事件最高决策、并对屠杀事件负有主要责任的原国务院总理李鹏的法律责任。

诉状中说:198945月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有百万学生、民众参加的示威、请愿和抗议运动,是中国公民依据本国宪法和法律,依据联合国宪章及联合国有关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行使公民正当权利的行动。运动自始至终坚持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在整个运动过程中,首都学生和市民自觉维持了良好的社会秩序。示威民众的唯一诉求,只是要求政府按民主和法制的程序,通过协商、对话的方式使双方分歧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得到合理的解决。

此次示威事件发生后,政府方面置本国宪法和国际人权约法于不顾,断然拒绝示威民众的合理要求。426日,政府在毫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通过《人民日报》指称学生、民众的和平示威为动乱,导致矛盾激化,学生被迫绝食抗议。519日,政府悍然调动数十万配备有坦克、装甲车和各种杀伤性武器的人民解放军分多路进入北京市区,紧接着李鹏于20日以国务院总理名义签发戒严令,宣布在首都部分地区实行戒严,致使事态急转直下,不安和恐惧笼罩全城。但是,即使在如此严重的情势下,首都居民仍然保持了镇静和克制,各界人士紧急呼吁人大常委会召开临时会议,以求通过法定程序解决分歧、平息事态。以后的事态表明,在戒严部队奉命向学生、市民开枪之前,学生、市民没有采取任何暴力行动,更没有发生政府所指称的反革命暴乱。在戒严部队奉命向学生、市民开枪之后,军队的残忍和滥杀无辜激起了民众有限的反抗,这是民众在生命和自由遭到侵犯时行使正当防卫的权利。

经我们反复查证、核实,在目前已知的155位死难者和65位伤残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

医院死难者遗体.bmp

根据以上事实,我们认为,在198956月间北京地区未发生任何武装叛乱或武装暴动的情况下,政府当局调动数十万军队对和平示威者实行武力镇压,对无辜的和平居民实行残暴的杀害,其行为属于政府权力和国家武装力量的非法滥用。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关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之规定;按《联合国宪章》重申之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按《世界人权宣言》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有关联合国人权公约所确认的国际人权准则,即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此项权利应受法律保护,不得任意剥夺,我们认为,政府当局在19896月大规模屠杀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行为,不仅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而且已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其行为已构成对公民人身权利尤其是生命权利的故意侵犯和剥夺,就其造成后果之严重足以认定为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章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四章第一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原国务院总理李鹏作为这场暴行的参与决策者和决策的直接执行者,应对这场大规模屠杀事件负主要责任,其行为应受到法律追究。

为此,我们郑重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此次大规模屠杀事件立案侦查,并请求检察院对此次事件的被告人李鹏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这份诉状上签名的六四受难者及死难者亲属共105人。

 

江棋生因呼吁民众悼念六四死难者而被捕,难属群体发出抗议

517日,人大博士生江棋生因呼吁民众悼念六四死难者而被捕。

521日,许良英、林牧、丁子霖、王来棣、蒋培坤等5人签发抗议书,谴责政府当局无理拘捕江棋生。

525日,张先玲、苏冰娴、徐珏、周淑庄、李雪文等23位六四难属签发要求政府立即释放江棋生先生的呼吁书。这份呼吁书说:我们对于政府当局这种无视公民权利、粗暴践踏国际人权准则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和谴责。这次政府当局对江棋生等异议人士的拘捕和打压,是一种丧失理智的行为,不仅完全违背了政府已签署的两个联合国人权公约,而且激化了国内矛盾,危及到社会的稳定。我们呼吁江泽民主席、朱鎔基总理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关注此一事件,立即制止事态的恶化。

524日,张先玲和苏冰娴女士再次代表难属群体前往高检递交控告李鹏的补充材料。但这次递交的文件却遭到了接待人员的拒绝。正无奈之际,她们发现一辆首长专车正驶进高检的大门。情急之中,她们冲向了那辆汽车,准备拦车递状,却被两边的警卫粗暴地挡回。然而,她们并没有气馁,又通过电话与有关主管官员进行了反复交涉,最后接待人员不得不奉命把文件接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