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全美学自联六四纪念会致辞

 

亲爱的同胞们、朋友们:

值此六四惨案十九周年之际,我受天安门母亲群体之托,衷心感谢你们年复一年聚集在一起,悼念十九年前那场大屠杀中的死难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集会越来越显示其重要的意义。这不仅是对死者的一种敬重,也是对未来的一种憧憬;这既是一份道义的担当,又是一份信念的坚持。我在这里代表天安门母亲的每一个成员谢谢大家了。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举国同悲的特大地震灾难,这场灾难再一次在我们这块浸染着斑斑血迹的土地上留下了数以万计的死难者。让我们无法面对的是,在这些死难者之中,竟有那么多尚未成年的孩子。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顷刻间被埋葬在瓦砾堆下,那一个个抱着孩子生前照片的母亲们跪倒在地上呼天抢地,这一切令每一位善良的人们肝肠寸断。

作为十九年前失去了儿女的母亲们,我们都曾经历过死亡,也曾经受过灾难降临时的痛不欲生。我们的心已经变得非常脆弱,再也经受不住一起又一起新的死亡接踵而至。昨天,中国大地上出了个天安门母亲群体;今天,同一片大地上又多了个四川母亲群体。这难道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宿命!?

无情的天灾是可怕的,因为我们尚难以预测;但人为的灾祸更可怕,因为本该防止却未能防止。十九年前的那场大屠杀,成百上千的男女青年和无辜平民死在了共和国军队的枪弹和坦克履带之下,那纯粹是一场人祸。今天的那些孩子们,本来是可以不死的,但他们死了。他们死于天灾,更死于人祸是丧尽天良的豆腐渣工程最终夺去了他们年幼的生命。

中国无以数计的非正常死亡,多半是死于一种制度,一种观念。

中国的政治制度,它所极力维护的,一个是权力,一个是金钱;除了权力和金钱,不存在更需要维护的东西。中国人的观念中,最缺少的,一个是对生命的尊重与关爱,一个是对死亡的敬畏与戒惧。千百年来,尤其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草民百姓,或者视人命如草芥,或者视生死为天命,都不把生命和人的价值当回事。人们不会忘记十九年前邓小平死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的狠话,人们也不会不记住十九年后今天地震死了那么多人竟还有人冷血地发话,要媒体坚持所谓的正面报道。这不禁让人们不寒而栗!

制度、观念都是很难改变的,但不改不行。六四带来的祸患已经说明非改不可,这次地震带来的灾祸再一次说明非改不可。

今天,我们纪念六四十九周年,就是要唤起国人对于生命的尊重与关爱,唤起对于死亡的敬畏与戒惧;就是要尽我们的一切努力,促使我们的制度按照人类的普世价值实现和平转型。惟有如此,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才能得到最基本的保障,我们才不再感到死神会随时降临到自己身边。

谢谢大家!

丁子霖 2008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