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天安门母亲简介 > 天安门母亲的足迹与历程

第十三章

六四十周年新闻发布会

 

61日,纽约时间上午10时、北京时间夜11时,六四受难者群体委托中国人权组织、全美学自联及其他人权组织在纽约外交大厦召开新闻发布会。在这个发布会上,由中国人权代为公布了国内难属群体当时已收集到的155位死难者名单、27位难属和伤残者为控告李鹏提供的证言,以及60多幅死难者生前和遇难照片(包括伤残者照片)。出席发布会的电视台约20多家,其他媒体约70多家,世界各大媒体均派记者参加。

发布会会场前方摆放了一排花篮。会议由中国人权组织执行主任萧强主持,会上刘青、王丹、黄慈萍(全美学自联代表)等人发言。会上还播放了鲍彤先生预先带出国外的一段录象讲话,丁子霖通过电话连线作了现场讲话。

丁在讲话中说:十年前,中国政府调动数十万野战军,血腥镇压了天安门的和平示威者,致使数以千计的家庭失去了亲人,数以万计的民众受伤、致残。这是中国近百年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也是20世纪和平时期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最惨绝人寰的杀戮之一。

在当年那场大屠杀过后不久,为了寻求相互间的同情和安慰,也为了减轻同命运者的痛苦,我们开始了寻访其他死难亲属和伤残者的活动。现在,这项活动已经坚持了十年,参加这项活动的也不再是少数几个人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寻找到了160多位死难者,将近70位伤残者。这个寻访过程,对于参加寻访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在血污和泪水中艰难跋涉的过程。

现在,六四惨案已经过去十年了。在这十年里,那些失去亲人的父母、妻子和儿女,不仅遭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煎熬,而且承受着别人难以承受的压力。他们不能公开说出亲人惨遭杀害的事实,也不能公开表示对死者的悼念。这些年来,我们苦苦期盼和争取的,就是要为死去的亲人讨回一个公道。

她说:我们渴望和平的生活,希望保持社会的稳定。我们并不主张以牙还牙,以命偿命。我们反对用血债要用血来还这样的非理性口号再次制造人与人之间新的仇恨。但是,李鹏是当年那场大屠杀的最高决策者之一,而且是决策的直接执行者,他对于那场大屠杀的后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对他进行司法追究,是为了在中国早日结束无辜平民遭受任意杀戮的历史,是为了让中国所有的母亲不再遭受我们这样的痛苦。

她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议会、各国际人权组织、所有世界上有良知的人们,以人类道义的立场,继续关注中国的六四事件,关注六四受难者和所有受迫害者的命运。

最后,她代表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对十年来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次新闻发布会还通过美国邮电局给国内难属安排了10条电话热线,但北京的7条仅丁子霖一家接通,外地3家有两家接通。因电话听不到现场实况,由童屹和陈祝怡女士作转述。

发布会结束前,丁子霖回答了多家媒体有关六四事件的提问。最后与王丹通话时,电话被切断。

六四周年过后,中国人权编辑、出版了一本题为《见证屠杀 寻求正义》小册子,这本小册子中收集了已公布的155位死难者名单、60多张死难者和伤残者的照片,以及27位难属提供的证词等重要资料。

 

安全局官员第一次登门拜访

62日,丁蒋住家周围便衣人数突然骤增,最多至近20名,岗哨一直设至单元内家门口。丁因心绞痛卧床休息。晚,香港支联会通过传真,邀请丁子霖于64日晚8点香港举行六四烛光纪念晚会时与司徒华通话,并作现场直播。随后住宅电话被切断。

深夜丁蒋从手机上接到10多次骚扰、恐吓电话,自称是从美国、香港等地打来。3日白天持续接到恐吓电话。晚,丁蒋为亡儿过生日。

64日晚7点,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两位官员在人大保卫处副处长陪同下在丁蒋的住所分别与他俩谈话。来人指控丁蒋仇恨共产党、仇恨社会主义,警告丁蒋不要与海外敌对势力联系。谈话直至夜12点。

六四十周年期间,丁蒋被严密监控整整50天,不能出校门,电话经常被切断。

96日,丁蒋再一次离开北京去南方老家暂住。

108日,德国马克捐款冻结到期,丁蒋去无锡中国银行询问,被告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已于930日发文,续冻半年。

1020日,丁蒋应难友郝义传先生(死难者郝致京父亲)邀请,动身去马鞍山市郝家。这是丁蒋与郝先生第三次见面。前两次郝先生被邀来无锡小住。

 

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发端

126日,丁子霖接到纽约中国人权组织一封传真信件,信件称,鉴于国际上已存在有多个母亲运动,建议六四难属群体选用一个类似的名称,以便于与国际上同类群体进行联络、沟通。这个提议得到了丁及群体中多数成员赞同。经丁子霖与中国人权组织反复协商,在诸多备选名称中选择了天安门母亲这个称谓。如果作完整的表述,应为89天安门民主运动死难者母亲。从此天安门母亲作为六四受难者群体的名称得到了海内外人士及国际媒体的广泛使用。

几日后中国人权又传来智利等国开展母亲运动的有关译文资料,这些资料对于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开展具有可贵的借鉴意义。

与出狱后的刘晓波夫妇共度除夕夜

1231日,刘晓波、刘霞夫妇来访,共进除夕晚餐,晚9时离去。这是刘出狱后的第一次会面。关于这次会面,刘有如下回忆:199910月,我再次走出中共的监狱,从大连回到北京。接近年底,全世界盼望新千年降临的气氛日见浓烈。那几天,不断有朋友打电话来,约我共度除夕夜,但我和妻子刘霞想把这个新千年之夜留给六四的亡灵们,决定和丁、蒋二位老师一起为亡灵守夜。(

1231日夜晚,我和妻子去了二位老师家,吃了简单的晚饭之后,守夜的气氛一直很沉重,沉默多于谈话。在小连的遗像前,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二位老师,平时的口若悬河也变得沉默寡言。临走前,丁老师反复叮嘱我好好待刘霞,决不能再卤莽行事,把刘霞一个人留在有形监狱外的心牢里。我很感动,这才是对我们两口子的真正关心,做政治犯的妻子之难,一点也不次于政治犯本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当时想,丁老师之所以关心刘霞胜过关心我,肯定来自她这些年的亲历,她太了解失去最亲爱者的遗属们的艰难了。

告别时,丁﹑蒋二位老师把他们历尽磨难编成的难属《证词》送给我俩﹐并再一次叮嘱我好好待刘霞。)

第一次读到为纪念六四十周年而出版的《见证屠杀 寻找正义》,那是155位死者、65位伤残者的名单和27位六四难属的证词。阅读时的经历和感受,我都写进了《来自坟墓的震撼》这篇六四十一周年的祭文中。

 

北京、上海国安局制造扣人、截款恶性事件

2000年元月上旬,蒋去中关村科学院宿舍看望许良英先生,谈及国内某些人对六四难属诉求的曲解。蒋说:六四受难者经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艰辛,这是不言而喻的,因此我们要为他们呼吁,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经济上的帮助。但是,他们今天之所以能走到一起,是由于亲人们的鲜血,是由于共同的命运;虽然他们在社会、经济方面是弱者,但在道义上却是强者。他们是有自己尊严、并且知道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去抗争的政治受难者,因此决不能把他们仅仅看作乞求施舍的一群。蒋还谈到,不能把寻访和救助看作难属工作的全部,这不过是整个难属工作的一部分,甚至不是主要部分,难属群体的大量工作,是通过互助互慰,互相激励,把大家联合起来,为自身的权利而抗争,为死去的亲人寻求正义、讨回公道。许先生同意蒋的这种说法。

同日,中国人权组织的一位来自香港的部门负责人与丁谈及天安门母亲运动的事。丁谈了自己的设想:六四受难者只是一个有着共同命运的群体,既不是什么政治派别或民运团体,也不是什么利益集团,因此不搞任何组织形式,不突出任何个人。这个群体的一切活动,应始终坚持独立的、非政治的人道性质,不以群体名义参加任何政治活动。鉴于中国大陆自49年以来频繁发生社会动乱, 无辜平民惨遭迫害和杀戮的情况,还应把争取和平安宁的生活作为天安门母亲运动的一项主要内容。在谈到这个群体的近期诉求时,丁提出争取三项权利:一是公开悼念死者的权利;二是接受人道捐助的权利;三是要求与政府对话的权利。该负责人提出是否可以与世界各国的母亲运动取得联系,以争取她们的声援和支持。丁同意这个提议。

113日凌晨,海外朋友来电告知丁蒋,全美学自联理事会理事、IIFC主席陆文禾博士回国探亲时,在北京海淀区魏公村离人民大学丁蒋住所不远处遭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无理扣押、搜身,抄走海外朋友给丁子霖的私人信件,包括埃得加斯诺夫人的信件。国安部门先把他扣押在北京,后送往上海陆父母住地。这次陆绕道北京是受全美学自联等团体委托,给丁子霖女士送交一笔六四难属人道捐款的托收支票。陆被押解到上海后,上海国安局逼迫陆在托收支票上写明丁子霖的名字,企图以丁的名义向美国银行骗取这笔汇款,后觉不妥又责令陆改写为上海市国安局某一人员的名字。不仅如此,上海市国安局官员还逼迫陆的父亲按他们口授的内容签署担保书,声称如果陆返美后不兑付这笔汇款则由陆父负责偿还,否则不准陆离境;不仅如此,他们还收缴了陆父母居所的房卡(相当于房产证),以此作为抵押。当他们得知托收支票已被美国银行退回后,又多次威逼陆父,企图勒索现金,并恫吓要以拍卖住房来抵债。

为此,丁于29日以个人名义致函国家主席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对上海国安当局扣押陆文禾博士、非法追缴六四人道捐款的恶性事件表示强烈抗议,并作出如下声明:

(一)此次陆文禾博士向我转交的海外捐款,是捐款人委托我转交给六四死难亲属和伤残者的,纯属人道救助性质。死难亲属和伤残者作为中国公民有权接受来自各方面的人道帮助,追缴此项捐款是对公民合法权益的侵犯;尤其是此次上海安全局的所作所为,无异于拦路抢劫。

(二)我对陆文禾的父亲、78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元章先生因此事无端受株连深感难过。我强烈谴责上海市国家安全局这种完全违背人类文明准则的做法,要求立即发还陆父的房卡,停止对他的骚扰和迫害,并向他赔礼道歉。

(三)多年来,政府所属国家安全部门无视宪法和国际人权准则,一再阻挠、破坏海内外各界人士对六四受难者的人道救助活动。9810月北京市安全局非法冻结了一笔来自德国的11620马克人道捐款,至今仍未解冻,此次上海市安全局又公然非法追缴来自美国的人道救助捐款。凡此种种,竟然发生在政府已经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之后,更令人无法理解和容忍。

信件最后请求江泽民主席、朱鎔基总理关注并派专员调查北京、上海两地安全部门此次无理拘押旅美回国人员、非法追缴六四人道捐款的恶性事件,立即归还海外朋友给丁的私人信件,包括埃得加斯诺夫人的信件,严肃查办有关违法人员,制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212日,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就同一件事发出抗议声明。声明对中国国家安全部门为盗取六四人道捐款而不择手段采取的野蛮行径表示愤慨。指出上海国安局因截款未成转而将陆文禾父亲的房卡作扣押,其行径之恶劣、手段之卑鄙,令人发指。

声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陆文禾博士在国内的亲属的骚扰和威胁;中国政府必须抚恤所有六四受难者及其家属;必须立即停止以任何形式打压和封锁海内外的人道援助。

当年的学生领袖王丹以勒索六四捐款,天理难容为题愤怒谴责了中国国安局的卑劣行径。他说:在六四难属中,有的是年迈父母失去儿女,有的是双胞胎幼儿失去父亲,有的是妻子失去丈夫,在普遍下岗的经济困难中,他们的生存状况更是困窘。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群,政府从未认真予以调查,更谈不上救济,相反却不允许他们得到外界的帮助。他说当局这种欲置难属于死地的做法,不仅丧尽天良,而且令人质疑。

212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陆文禾事件显示中国法治之差的社论。社论指出:在美国,无论是支持或反对与中国交往的两派都同意,中国距离法治国家还遥远得很,只是两派对于北京是否有诚意在这方面做出努力看法不同,而最近发生的陆文禾事件应可让双方有更清楚的了解。

关于此次截款事件,在稍后的一次中国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及中国政府是否考虑将外国的人道主义捐款获准送到死难亲属的手中时,发言人章启月回答说:这是发生在中国国内的事情,任何别的国家都无权干涉中国内政。

28日(年初二),在京难属例行聚会,出席者共14人。

31日,丁蒋离京赴川、鄂两省看望外地难属,同月16日返京。整个旅程,完全由所在省区的国安部门严密监控。此次丁蒋看望了成都市和武汉市的三家难属。原定还要看望两个省份其他几家农村的难属,但考虑到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