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 天安门母亲的话 > 六四难属二十年的心路历程

 

寄思 怀念

 

 

尹敏

 

一、清明寄思


乌啼雀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累累春草绿。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生命离别处。

冥冥黄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第十九个清明节,第二十年的死别。凝视着爱子伟航的照片,明亮的眼睛中我感到有一种渴望和哀怨,我知道他一定想要告诉我:妈!我渴望自由,我的生命在自由的烈火中得到升华!我不应该死,我还那么年轻,但是罪恶的子弹夺去了我的生命!我再也不能为您们二老尽孝,原谅我的不孝,请您保重!看着儿子的照片,心中哽咽着,我为没有保护好儿子而深深地受到责难,心中留下无限思念和伤悲。似乎依然能够听到儿子生前朗朗地读书声,声声入耳,阵阵心痛。


手捧着洁白的骨灰,手在颤抖,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竟成为一杯骨灰。十九朵白色的马蹄莲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十九岁的青春年华停留在那一瞬间。虽已度过二十年,但一切好像就在昨天。真是心如刀绞,泪如雨下,每年的清明和六四忌日,都在这无情的事实面前倍受煎熬。因为儿子的死至今无人承担责任,无人来安慰说声对不起,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期盼,我恨自己的无知,无知到相信共产党不会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开枪,结果我的爱子身中三枪倒在十里长街上。残酷的现实令人心寒。


永失爱子之后,我不忍心将他的骨灰葬在冰凉的土地上,舍不得让他去经受寒冷和酷暑的煎熬,更是为了慰籍做为父母的那颗孤独而饱受创伤的的心。我将他安放在家中,我们用爱筑起一个天堂,让他的灵魂永远陪伴着我们。爸妈爱你!我的儿子!如果你在天堂有灵的话,知道父母已经为了你的死,饱受了二十年的伤痛,至今未果。我们也爱自己,生理和心理留下永远的伤痕和心理障碍需要排解,我们要好好地活着,直到六.四得到公正的那一天。


我经常接到这样的短信:尹敏,请你转告咱们的儿子,他又多了一个阿姨和叔叔想念他,愿他在天国永远快乐!也望你为了儿子好好地保重自己。我们由衷佩服你的坚强,你的无畏!我看到这些发自肺腑的祝福,冰凉的心得到丝丝暖意。我知道,我不孤独,因为有千千万万的同胞和我站在一起,我增强了好好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我要笑着面对人生,不管一切如何,我要用我的勇气去得到正义,因为儿子在陪着我,在看着我,在支持着我。


我坚信六.四一定会得到公正的解决,亲人一定会昭雪,愿在天堂的儿子睁大双眼静观这世界的千变万化。


让无限的思念随风捎给天国的孩子们,亲人的希望象永不熄灭的明灯!我们在苦难的路途上坚韧不拔奋勇前进。


 

二、寻找有良知的解放军战士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大屠杀已近二十年,在思念自己儿子的同时,浮现在我眼前的还有一群解放军战士的身影。


那是六月四日临晨三点钟左右,血腥的大屠杀充斥着整个北京城,当时,我和一位陈姓的朋友正站在离家很近的白石桥大街上。那一晚,千万市民夜不能寐,集聚在大街上观察局势的变化,关心着学生们的命运。不断地有人从长安街方向带回来震惊人们心灵的坏消息,还有人从木樨地捡回来大约有5厘米长的子弹和小灯笼样的炸子,群众忧心忡忡。


忽然,听到从首都体育馆方向传来阵阵急促而整齐地脚步声,大家一阵慌乱,四处躲藏。这时,有一个年轻人大喊:大家不要怕,是没有武器的解放军战士。大家这才从不同方向蜂拥到白石桥将他们围住。我和那位陈姓朋友跑在前面,我看见大约有三十多名解放军战士,稚嫩的脸上满是汗水,眼神中露出一片茫然。我急忙上前拉住一个个子不高,清瘦但很英俊的军官的手说:你们不能开枪打学生,你们的枪呢?年青的军官说:我们没想到会命令我们真的对学生和市民开枪,而且会打的这么惨,我们不想开枪,于是我命令战士把枪仍在了祖家街(民族文化宫后面),然后带着战士跑了出来。听了他的话后,大家心情非常激动,激昂地喊着:解放军万岁!当我还想再问他们准备到哪里去时,这些战士已经迅速向香格里拉饭店方向跑去。

他们走后,大家议论着,这才是老百姓心目中真正的解放军战士,他们没有用他们手中的枪去杀害学生和市民,是好样的!但是这些战士的下场可能会很悲惨,因为他们属于临阵脱逃,会受到军事法庭的严厉处置,大家不禁为他们将来的处境担忧。


这些年来,他们当时的形象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这些人应该是受到大家尊敬的人,他们是有良知有人性的战士,由于他们的觉悟,使多少人逃过了这场劫难,免于死伤。但是,他们的情况又会是如何呢?是否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处置;年青的军官可能被枪决;有的战士可能长期在押;或被发配到条件恶劣的边远地区服役;或出狱后一无所有回乡务农,消沉在茫茫人海中苦度人生。


我千万次地问:你们在哪里?呼唤你们重见天日,勇敢地站出来,向自己的同胞说出真相,也为你们当时的壮举讨回公道。因为你们是有觉悟的战士,有良知的中国人,亦可称之为英雄!




尹敏

写于20094


 

 

《天安门母亲网站》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