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真相与记忆 > 六四死难者资料

有关部分六四死难者死难地点、死难医院图示的几点说明

 

多年来,我们一直有这样的愿望:为了让公众更直观地了解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真相,拟将部分罹难者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以及分布情况用图示的方式加以标明。今天,这两份沾满了当年罹难者斑斑血迹的图示终于初步编制完成,现正式公布,并作如下说明:

(一)列入这份图示的死难者,绝非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全部罹难者。关于这场惨案死难者的总数,民间有多种说法,但都不足为据,最终需要由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提出权威性的数据。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六四死难者的人数,绝非大屠杀后不久由时任北京市长的陈希同在向全国人大报告中提供的数字,即包括戒严部队士兵在内约二百多人(其中大学生三十六人,中学生一人)。十九年来,我们已经记录下来的死难者共189人。其中仅在校学生就已达71人(包括小学生、中学生、职业学校学生、大学本科生、大学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即已接近官方公布的死亡学生数的一倍。

(二)列入这份图示中的有确切死亡地点的死难者有134人,有确切死亡医院的死难者有110人。这同样不是已经记录下来的全部死难者。在我们记录下来的189 位死难者名册中,有13位属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失踪者,如李长生、郑春富、崔林峰、刘强、胡星云、林涛等人,他(她)们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无人知晓。在这个名册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死难者仅知其死亡的医院,而具体死亡地点尚未查考到。他(她)们是:熊志明、虢爱民、黄涛、张琳、陶志敢、仲桂清、何安彬、许建平、黄培璞、郑春富、刘强等人。另外,在这个名册里,还有少数死难者的死亡地点、死亡医院均不明(原因之一是我们至今尚未找到这些死难者的亲属)。

(三)这份图示中所标明的死亡地点,并非每一个案的确切地点,但均同属一个地区,比如被杀害于木樨地的36位死难者,他(她)们死亡的确切地点可能在木樨地的桥东或桥西、路南或路北。但根据图示,读者已可大致了解当时戒严部队行进的路线和屠杀现场的方位,以及被屠杀者的大致分布情况。

我们公布这份图示,还意在唤起公众的记忆和良知,进一步向我们提供有关六四死难者的线索,以求获得一份更完整的死亡记录;同时,也希望今天的青年一代和我们的子孙后代能真切地了解到并记住发生在19年前的那一场历史惨剧。

在此,我们也呼吁政府当局,六四大屠杀中的死亡数字,不应该被列为国家机密,因为这样做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如今,那场大屠杀已经过去快20年了,如果这个数字曾经被列为所谓国家机密,那么今天也应该解密了。解除六四禁区,公布六四真相,是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前提,也是达成全民和解、实现和平转型必须走出的一个步骤。我们希望政府当局顺应民意,拿出勇气,不失时机地切实解决延宕了快20年的六四历史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