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真相与记忆 > 六四难属和伤残者的证词

张振霞的证词——“六·四”遇难者轧爱国的母亲

 

轧爱国,男,1967110出生,遇难时22岁;生前待业;8963日晚22时中弹,脑干贯通伤;骨灰安葬于老家天津。

8963日,我孩子出去买肉回来,叫我给他包饺子吃,随后他就找他的女朋友出去买鞋,说明天出去玩。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63号的夜里,政府的军队真的开始杀人啦!枪子满天飞。我当时在公主坟,我要去找孩子,可人山人海,到哪儿去找啊!于是我就先回到家里。第二天是64日,孩子没有回来,那可怎么办呢?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就找来孩子的同学和朋友,求他们到各大医院去找,我自己也出去找。我去到海军医院,人家说只管查活着的,死了的就不管查。看来死了的就没有地方找了!惨无人道!难道集体给烧了?我到水利医院、304医院、人民医院都去找了,特别是人民医院,那里尸体都没有地方放了,就用袋子装了放到车库里边,什么样的惨状都有啊!大人、小孩、青年人、男的、女的,都看不清脸啦!我费了半天劲还是没有找到我的孩子。这一天又过去了。到了5日那天,我说去301医院看看吧,结果我的孩子还真的在那儿,躺在冰柜里,医院保存的还很完整,医生说是脑干贯通,没有抡救过来。等他们告诉我的时候,我昏死过去好半天。我那天真活泼的孩子,就这样被他们活生生的枪杀啦!他们杀死了那么多中华儿女,是谁家的人谁不心疼啊!执政者犯下了血腥罪行,他们就是千古罪人遗臭万年。孩子的骨灰起先存放在八宝山骨灰堂,每年的清明节、六四祭日我们都去看孩子。记得在91年,我和老伴还有孩子的女朋友一起去看孩子,我们只不过在那儿坐了一会,公安人员就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了,审问我们,想把我们三人驱散,怕我们闹事;最后又叫我们看彩电,给什么三五牌烟吸,真不知他们存什么心。他们做了亏心事心虚,我在地上用树枝写了几句话纸笔千年会说话,子孙万代要报仇!他们就问我们向谁报仇?我说谁杀了我的孩子我就找谁报仇,到最后不了了之,就把我们送回家了。

我家以前是个欢乐的家庭,我看着我的两个儿子别提多高兴啦,他们都有女朋友,彼此可好着呢。自89年六四后,我们全家生活得就没有任何意思了,简直是度日如年,我的神经受了刺激,半年没有上班,得了神经性高血压;我的丈夫得了心脏病快十年啦,我们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痛彻心肺的时刻,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艰辛困苦的岁月。现在我想开了,如果我要是死了,谁还给我儿子申冤?我还要保重身体活下去,我要和他们评理!我就不信世界那么大就没有说理的地方,我要和他们抗争到底,讨回人间的公道,要不我对不起那含冤于九泉的儿子!

孩子的骨灰在八宝山存放了三年后,我们送回老家去了,我这里有301 医院的医生证明,还有死亡报告单和死亡诊断书,证明枪伤脑干贯通,还有我儿子的照片。当时的血衣、手表、身份证,我看着难受就都烧了。

张振霞 1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