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真相与记忆 > 六四难属和伤残者的证词

黄金平的证词六四遇难者杨燕声的遗孀

 

杨燕声,男,1959227日生,遇难时30岁;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电脑室职员;89647时在正义路抡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于体内炸开,不治身亡。

8964日早5点多,当我们都酣睡时,忽听有人敲门:燕声,燕声,外面开枪了!我听燕声骂了一句:真是法西斯!又过了一会,我回头找他时,他已经离家骑车走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去竟成永诀。杨燕声4日凌晨骑车至正义路,那里还在开枪, 路边站着很多人。这时开来一辆卡车,车上的士兵向路边的群众开枪,人们都爬下了,燕声也爬在那儿。这时在前面有人喊:救命啊!我受伤了!燕声站起来,要去救那个人,可就在他站起来奔向呼救的人时,狠毒的子弹向他射来,打中了他的肝部。他倒下了,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周围的人:我是体育报社的,我叫杨燕声...在周围的人中有北京医院的大夫,他们目睹了这一切,并和周围的人用三轮车将燕声送到他所在的医院,立刻送到手术台抢救。医生打开伤口,发现子弹在体内炸开了,这是中了炸子!因流血过多,已无法抡救了。北京医院的大夫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我们。

我永远失去了初恋的丈夫,孩子永远失去了爱他的父亲。那时,孩子只有一岁八个月。当孩子三岁时,提出了我有父亲吗?他是多么渴望见到父亲啊!我们母子相依为命艰难生活着。沉重的生活负担都由我一人承受着。孩子还特别懂事,从来不要东西,有时,我想给他买,他就说:妈妈,我不要,不要!留着钱交房费、电费、水费吧!就这样为了支撑家里的开销,我不得不再找一份兼职工作。

孩子的追问,催我泪下,我强忍的心在流血;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只有逃避麻痹自己,过着非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作为六四难属,不仅得不到政府的丝毫安抚,反而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对待,每到清明、六四等敏感日,不能离开工作岗位,警察都要来我家里打招呼。这些年来,我逐渐懂得,象我们这样的六四难属,唯有将痛苦埋在心里,坚强地面对人生!

黄金平 1999.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