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真相与记忆 > 六四难属和伤残者的证词

尤维洁的证词六.四遇难者杨明湖的遗孀

 

杨明湖,男,194721日出生,遇难时42岁;生前为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部法律处职员;8964日凌晨2时左右,于南池子受枪伤,膀胱被打成了几片,骨盆炸成一个大洞粉碎性骨折,668时于北京同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骨灰存放于西郊万安公墓。

杨明湖64日清晨1点离家,当时我和他听到枪声一起下楼,听邻居从西单回来说起大街上发生的情况,杨明湖很担心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决定去看看。他不相信人民军队会用机枪、坦克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骑车离家到了天安门西侧的南池子,同人群一起站在东长安街的马路边。将近两点半左右,从公安部大院冲出来的戒严部队向群众开枪,杨明湖中弹了,3点多他由群众用平板车送至同仁医院。他受伤部位在膀胱,膀胱被打成了几片,骨盆炸成一个大洞粉碎性骨折,医院只对膀胱缝合,骨盆处由于是粉碎性骨折,有些毛细管找不到,医生已无法给他做手术。杨明湖在医院里同死神搏斗了两天两夜,在这段时间里,他一边输血,一边流血,终因腹腔感染心力衰竭于668时死亡。临终时他用微弱的声音深怀歉意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别的话已无力说下去了。

杨明湖带着很多遗憾而死,他正值壮年,有许多事需要他做,尤其是对我们的家庭造成巨大打击,我们有一个当时尚年幼孩子,需要我们共同抚养教育,现在这一重担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孩子过早失去了父爱,过早地承受了不应该由他承受的心灵创伤。当时我的孩子尚未满五岁,正值启蒙阶段,父亲的教育对于他来说将永远不存在了。我所在工厂经济效益不好,工厂转行,对于我来说,独自承担孩子的成长教育其艰难是难以言喻的。六 四这一血的事实让我震惊,对于政府用这一残酷暴虐的手段对待自己的国民我深感愤慨!

尤维洁 1999.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