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真相与记忆 > 六四受难者寻访实录

苦命夫妻

古谚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就因为一场伤天害理的杀戮,顷刻间崩解了。丈夫受了重伤,妻子因受强烈刺激走失了,至今无影无踪,两地茫茫。

丈夫小唐出身贫寒,自幼失去父母,是个孤儿。他从外地一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京城工作,可谓时来运转,如鱼得水。不久,又与一位可爱的姑娘小李相识,且相恋成婚。从此离别了往日的孤独,饱尝家庭的温馨和亲情。小李是个独生女,因此她父母视小唐如同己出;尤其是小李有了一个女儿后,两位老人更把自己全部的爱给予了下一代。为了分担小夫妻俩的劳累,他们把小外孙女留在身边,好让年轻人集中精力投身各自的事业。

然而,不幸也正由此而缘起。

小唐因工作繁忙,常常要加班加点到深夜,单位离岳父家又远,所以平时常住在单位,到周末才回岳父家与妻女团聚。周末,对这对小夫妻和他们的女儿来说,是那样的不同寻常,那样的难得。

8963日,正好也是个周末。如在往常,小唐是一定要回家的,可那天北京街头的局势异常紧张,他便给小李打电话商量,说城里很乱,这个周末就暂且不回家了。然而,小李不放心让丈夫一个人留在单位,说在这样的时候还是全家人耽在一起有个照应。于是,小唐放下电话,便骑车赶回西郊家中。

这时的北京城,各个路口都出现了民众与戒严部队对峙的局面,交通已完全堵塞。夜11时左右,小唐好不容易通过了聚集在木樨地桥头的人群,推车至军事博物馆附近。可就在这个时候,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小唐的腹部,他随即倒下了。当民众把他送往复兴医院时,他已奄奄一息。医院里的大夫见他的腹部已被打得稀烂,断定难以救治,便把他置放到了该院的尸体堆里。这一切小唐已毫无知觉。也许是他的命大,这时前来认领尸体的人们发现他尚有一丝气息,便找人找车把他送到了另一家医院。

当时的北京城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连救死扶伤的医院也不例外。小唐刚被送去这家医院,紧跟着戒严部队就冲进医院搜查。是好心的大夫把小唐藏匿了起来。为了对付查问,大夫伪造了唐的病历,将收治日期改为63日之前(表示与六四无关),这才躲过了搜查。但在以后的住院期间,小唐仍没有逃脱公安人员的盘问,接二连三的盘问竟长达数月。小唐前后转住了三家医院,作了三次大手术,至90年底才伤愈出院;但出院后单位仍然没有放过他,又对他进行了无数次的清查。

在中国大陆,是非黑白都是颠倒的。一个无辜的平民百姓被打伤了,追查的不是开枪杀人的凶手,反而是无辜的受害者。这已是无可理论的了。所幸的是,小唐总算死里逃生,平平安安出院回家了,全家都为之庆幸。

然而,另一件更不幸的事情又接着发生了。

小唐的妻子小李,自幼无忧无虑,在人生旅程中是一帆风顺地过来的。她经不起这样大的打击。因为在63日那天晚上,是她要丈夫从单位回家的。她不能原谅自己;总是这样想,要是那天晚上让丈夫耽在单位,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在她丈夫受伤、治伤期间,她深深地陷入了自责之中。生性内向、恬静的她,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了。无尽的自责折磨着她,她象是换了个人。

弦绷得越来越紧,她的精神崩溃了。终于,在90年底小唐出院后不久的一天,她出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一张纸片,没有丝毫痕迹。在以后的日子里,家人四处寻找,没有任何下落。小唐通过国内媒体一次又一次发出寻人启事,向全国各省市公安、户籍部门和乡村基层单位发出寻人信件,甚至写信向全国各地寺院、道馆、教堂求助。然而,这一切努力都成了徒劳。小李依然杳无音讯;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几年过去了,按中国司法惯例,由公安部门发布了死亡通告,吊销了小李的户口。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

原先是孤儿的小唐,现在又成了孓然一身。唯一能得到些许安慰的,是妻子留下了一个女儿,但她已永远失去了母爱。

善良的人们,也许您很难想象到这一切;然而,这是真实,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真实!

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一位似乎已经消失又似乎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年轻的妻子、年轻的妈妈吧!(丁子霖执笔 2004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