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时政与评论

六.四感怀


 


独光达


 


震惊世界的六.四民主运动已经过去22年了,在这22年中,中国政府进行了严密的舆论封锁,不许人们对六.四谈论与评价,企图使人们逐渐淡忘,用时间的流逝来洗刷自己的罪恶。

一九八九年的六
.四民运是从北京的部分高校发起的,很快波及到全国,全国的高校学生纷纷响应,当时中国的青年学生表现出了空前的政治热情,他们关心国运,牵挂民生,当时如果给予正确疏导,将会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

.四以后,中共加强了对学生的控制,不仅取消了原来的毕业分配制度,而且实行了公务员制度,并大幅提高公务员待遇,表面上与国际接轨,其目的是用就业的压力,转移学生对政治的关心,用升官发财的诱惑,将大批学生吸引到政府方面来。对在校学生的思想也进行严格控制。曾经以自由精神著称于世的北大,甚至建立了臭名昭著的学生会商制度,对思想激进的学生进行严密监控,此举真乃北大之耻辱。在此高压政策下,中国的青年已经远离了政治生活,对政治日益淡漠,国家的政治生活已经被少数党棍和政客所垄断,成为了他们的私事,由于缺少新鲜血液和自我更新能力,这个政权本身已变得老气横秋、了无生气。

22年了,中国的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这也成了中国政府向世人炫耀的资本,中国政府企图以此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以使人们对六.四逐渐淡忘。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治腐败、贫富分化、环境污染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这一过程也是特权阶层向国家财产和普通民众进行辉煌掠夺的过程。当年的六.四是以反腐败、反官倒、争民主为旗帜的,今天的中国已经用铁的事实证明了六.四民主运动的正确。

今天,决策并参与镇压六
.四民运的元凶邓小平、杨尚昆、刘华清等,已经相继死去,尚在人世的李鹏也已发表文章来推卸自己的责任,企图逃避历史的审判与清算。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如此,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对六.四进行平反和正名呢?可以这样理解,共产党已经不再年轻了,外表虽强,中却干了,这个腐败的政权已经丧失了自身的纠错能力。现任领导人只求维持现状而已,并不具备还原历史的胆略与胸怀,况且,六.四事件是一场遍及全国的运动,其涉及范围之广,也是前所未有。

无论中共如何沉默,历史与现实早已作出了评判,今天在中东北非的民主浪潮中,狂人卡扎菲公开宣扬要效法当年的中共用武力对付和平示威的民众,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警觉,绝不允许六
.四惨剧再度发生,在联合国安理会对利比亚实行经济制裁的决议案中,十五个成员国包括中国,全部投了赞成票。在武力干预利比亚的决议中,中国政府也投了弃权票,而不敢动用否决权。虽然中国政府对卡扎菲不乏同情,但是,众怒难犯,这点常识中国政府还是有的。专制独裁不得人心,对民众动武更令人神共愤,狂妄的卡扎菲不惜使整个国家陷于战火也拒不下台,暴露出其对权力与财富的极度贪婪。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现代暴君卡扎菲已经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必然难逃国际法庭的审判,而代表新型政治力量的反对派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今天,我们纪念六
.四,凭吊国殇,以求证明在22年前的64日,在祖国的心脏,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无数的爱国学生和市民走上街头,向世界上最庞大的专制政权提出了挑战,用他们的生命和血肉之躯面对坦克和机枪,他们虽然遭到了镇压,但是他们以此高贵的行动赢得了神圣和尊严,无论当局如何刻意隐瞒,都不能使他们的神圣和尊严受到丝毫磨灭。那些勇敢的人们,活着的和死去的,他们的奋斗永远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闪耀着不朽的光辉。


 


 


文章来源: 《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