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时政与评论

杜和平"六四"记忆

 

 

杜和平

 

今年是"六四"二十周年。

每年"六四"周年,我们都要举办一些悼念活动,网络上年年都有种种相关的文章发表出来。而过去十九年来,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写一些"六四"文章来公诸于世呢?

主要的原因,是我所写出的主题与内容,担心被人们所误解。因为,我发现自己的感受与认识,不符合主流的情感与理解;尤其担心"六四"死难者家属们的误解。
不幸的,并不是那些死者,而是他们活着的亲人。

"六四"是一个悲壮、沉重、宏大的历史事件。

如果把"六四"事件,拍摄成历史记录片,其伴奏的主题音乐,肯定是悲愤、壮烈、沉重的旋律。每当"六四"周年祭,只要阅读有关的回忆文章,观看有关的实况摄录,我们都会为之泪流满面。

而官方喉舌在"六四"事件中,由气势汹汹到逐渐低调,后来从淡化到沉默。

我一旦实话实说,那涉及敏感的人与事,很不好处理;我一旦倾情坦露,又不符合主旋律;如果不能说真话,那就沉默,这一沉默,就面临而进入20周年了。

我们从"六四"中的所思所悟,真知实情,有很多的珍宝。沉默,就是埋没其真宝。

因此说,我们不应沉默了。我们流泪走过20年,抗争20年,思考20年,守护20年;我想,那些"六四"死难者的在天之灵,不会愿意我们都是用泪水、悲伤、来祭祀来看望他们;如果与他们对话,他们会怎样说呢?我敢肯定,他们会要我们从长期的生活压抑,悲伤、泪水与黑暗之中走出来。

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

因此,请允许,我用另外的声符、音调与旋律,来缅怀这一宏大的历史事件,我们应该从中得到更多的启示。

我对"六四"的记忆,有三大特殊的经历与主题;一是特务大案、二是醒狮计划、三是狱中之梦。

谁是"六四"的最大获益者?

见网上有一篇有关"六四"的文章,标题是"谁在十年前获益?"这引起了我的思潮,我反复思考这么一个问题:谁是"六四"的最大获益者?

最终的答案,肯定会出乎众多主流者的观念,会使人大吃一惊。这个结论是,我是"六四"的最大获益者。

很多人会问:"你是谁?""怎么是"六四"的最大获益者?"

我不是"清场镇压另一方的获益者们",也不是获得自由的学生领袖们。

我怎么会成为"六四"的获益者?而且还是最大的获益者?

有人当然会质疑:这是在炒作,是哗众取宠,是沽名钓誉,或是神经不正常。

我在"六四"做了什么?

在"六四"有什么经历?

我究竟凭什么是"六四"最大的受益者?

一、角色与名誉分析:

从政治方面来说,我是获益者。这好比是发了一笔政治横财,可是,我对这笔意外之财,既没有认识,也就没有重视。

从法律上说,我无罪。众所周知,我肯定无罪。为了解释这场惊心动魄的历史悲剧,执政者需要替罪羊,从抓捕、抄家、审讯、判刑,关押等等所有程序一个不少。

我因"六四"而坐牢,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而被判刑三年。为此,我这一生的命运就与"六四"紧密相连。为此我感到幸运,受宠若惊。只是,我认为自己对"六四"的奉献很少,本来以为没有入狱的资格,就像一个自卑的弱者,并不奢望有进入决赛的资格,重在参与而能够参赛,就很满足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有坐飞机上升一般,令人很兴奋的被送上法庭。

整个经历,就象演电视连续剧一样,我成为重要角色之一。在一些故事与场景之中,我还扮演主角。真是感动而全心身的投入,使得人生而有非常深刻的体验,因此而回味无穷,深感三生有幸。不管怎么说,中国的历史,不会忘记"六四";世界历史,不会忽视"六四"。

我们走上世俗审判台的"八九"民运分子,"六四"反革命,其身前身后,决不会被民众看着是邪恶的角色。决不会在历史的大剧本之中,被视之为罪人。

所有的中国人,只要理解"六四",几乎都不会把因"六四"而坐牢的人,视之为罪人。我们这一批反革命,已经不同毛泽东时代的反革命,广大民众有着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认识与态度。人们都相信,总有一天,对"六四"的官方判决,肯定要平反昭雪。

学生通过游行,表达了他们对社会的态度。

千千万万的学生以及社会各界人士上街头的游行,公开的支持学生,这说明了什么?

究竞谁利用了学生?

"六四"枪声响起,坦克冲击人群,血腥镇压,史无前例。以此,恐怖、绝望、凶恶的信息,笼罩中国。事后得之,很多"六四"参与者都被抓捕了,有些人逃跑了,有些人沉默了,有些人推卸责任了,这些都可以理解与宽容,使人难受的是,有些人没有守住做人的底线,出卖了良知与灵魂。

只要对民众以暴力统治,这是最低劣的政治。对手无寸铁的群众,只要一开枪,政治上就破产了。和平时期,竟然对自己的同胞们大开杀戒,演绎出一幕幕流血魂飞家破人亡的悲剧,无论是以什么理由作为杀人的台词,政治信誉就彻底破产而无法挽救了。

我被抓进监狱,居然没有恐怖紧张、惊慌失色,沮丧绝望的感觉与表现。也许是糊里糊涂,不知大难临头了。我对"六四"所有的言论行为,供认不讳;而且,对于所有的检举揭发,我视之为是帮我回忆,我乃照单接受。我自愿承担一切责任,没有退让,没有推卸。我心安理得,我很努力的演好这部电视连续剧。我还真些演电视剧的感觉,那些抓人、审讯、转监、审判等等的剧情与所有的局中人,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在演戏。

我问心无愧,没有谁,因为我的供认不讳而受到伤害。我"罪"有应得。
如果有一天说,"六四"参与者是有功的,我也不会与谁去相争。

一场震惊世界的风暴,无论怎样定性,或"暴动"、或"动乱"、或"风波"、或"事件"等等,肯定要载入历史,成为各种学科研究者的对象,是有待学者们开发的宝库。

这是流血的大事件,必然要有人走上祭坛,有人要牺牲;有人要成为替罪羊。所有的参与者,都要被审判,即使逃离了世俗法庭的审判,也难逃道德的审判与历史的审判,必然逃不了神的审判!

我的参与,实在不足挂齿,不过就是旗帜鲜明的表达了对这场学生民运的态度,撰写和印发了传单,参与策划了游行。还有一些观点与意图,可惜没有机会与能力表达出来。

应该抓的没有抓住,我因此而升级了,成为主力演员了。最后被判刑三年。后来,有朋友还很嫉妒(或羡慕)的说,不过判了三年刑,这可是一笔政治资本。我开玩笑的说,谁叫你们不提供"罪"证,谁叫你们要逃跑和回避的。

我并没有把坐牢三年,视为政治资本,到处炫耀。为什么,这以后专文论述。那些演讲起来,慷慨激昂,宣称不怕这不怕那的好演员,大有人在,我自愧不如,自己不是重大历史事件的演员,自以为有自知之明,愿意当好一个好观众,鼓掌喝彩、摇旗献花、呐喊助威,在幕后编写剧本,提供剧务服务,当一下积极队员,不敢奢望成为主力演员。

自认为没有资格成为"六四"事件的重要角色,突然成为主要演员之一,这就是我深感受益的因素之一。

这三年的监狱生活经历,我真实的感受是,游戏扮演、参观游玩、调查、采风与研读。也就是说,这犹如是一次惊险旅游;是一场人间游戏;是一次出国留学。

如果要搞文学创作,我拥有丰富多彩的题材,都是亲身经历,原生原态,不需要虚构,记录下来,就有很精彩的情节,就是很有意义的故事。每一个囚徒,都是一本传奇小说。

如果没有亲自经历,那些故事、情节和感受是编写不出来的。

我的心中有一本新的《神曲》,当然比但丁的《神曲》,更有认识现实世界的意义与指导社会实践的价值;我发现与研究"历史玄机",为中国社会的转型,构思"醒狮计划";我可以超越弗洛伊德而写一部全新的"释梦";这些都是对自我与人类命运的思考与社会实践之中所产生的结晶。

对于当代的社会生活中,所发生的许多事件,不需要搜肠刮肚的构思与呕心沥血的编造,只要如实记录下来,就有小说的结构与戏剧性的情节。什么横溢的才华,热情奔放的情绪,与奇异诡谲的想象,往往是喧宾夺主,或掩饰或冲淡了那些故事的真实,乃至有可能失去新鲜的生命力与吸引力,真实性的知识与现实性的故事,必然为我们的人生与事业,有深刻的启示与激活灵智的力量。

真实的故事,在几经传说之后,几乎都会变得面目全非。有不少人的故事,因为另有企图,而进行包装、炒作之类,甚至不惜虚构而远离了事实,这要注意识别与避免。

我记录的故事,并非道听途说,猎奇逐名,东抄西摘的编著,也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要撰写出一些耸人听闻的传奇故事。有些故事,是我身历其景,直接感知甚至有些是参与进去而获得的,并非仅仅是一个袖手旁观者。

人贵有自知之明。

凡是有关人的真知灼见,都是照亮人生道路的明灯,也是推动现代社会发展的力量。人心的知识,是知识经济社会的金矿,有待于有志者们的开发采用。

监狱是特殊大学。高墙,电网围成一个世界,使之与红尘闹市隔开。这里面,听到的脚镣手铐的叮铛哗哗声,看的是一张张苍白、呆滞和冷漠的脸面。对于阅世未深,初次进来的人犯,足以吓得泪流眼花、头昏脑胀。这里集中了社会上最黑暗的传奇故事。这里依然经常重演着社会上最残酷的事件。对于初来者,对之搜身、调笑、侮辱、毒打这些见面礼是不成文的规章。见面礼就是古代就有的杀威棒。即使是李小龙、赵子龙,战场上杀出来的英雄虎将,也会被整治成弱虫病猫。骨气虽在,威风全无。

同是罪犯囚徒,但这里同样有分明的阶层。一般分三等,上等是岛主。岛一岛二是岛主的左右手,往往充当打手。称之冲锋机,任务是把新入监者打服打怕。防止他们冲击岛主的地位。以岛主为首形成本间牢房的管理系统,统治阶层。下等阶层者,称之为花子,是牢房里的苦役、出气筒。他们除了打扫卫生,洗刷衣裤,上交钱财,为岛主阶层者按摩捶背,还得忍受岛上的人的侮辱,调笑等等变态心理的恶作剧。他们不准乱说乱动,处于牢中之牢的磨难。中间阶层称之为菩萨。他们不管任何事情,抱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不欺花子,不管岛上的争夺战。与岛上的人和岛下的人,均可以和睦相处或都不来往,只求自保。一般是由一些有社会地位,某些身份较高,有特殊面目关系的人物所形成。

监狱,这真是一所特殊的大学,我在里面,很快就忘掉恐惧,投入这难得的学习与研究的机会。磨难没有使有志者消沉、颓废,反而获得出乎预料之外的启示与力量。使得更有信心面对生活的压力与工作的挑战。对未来的希望之火,燃烧得更加兴旺。

虽然没有权势为背景靠山,没有充足的金钱来打通关系进贡岛主,免除杀威棒,脱离岛下的磨难。于是,我的日子会好过吗?但是,当我的"犯罪事实",征服了他们,因此受到岛主的礼遇。我就进入岛上中间阶层。这对于研究人的哲学与心理学来说,真是天赐良机,得到一批罪犯的故事作深入与系统的研究。因为给判了死刑的囚犯作心理咨询,我不得不面对生死问题与灵魂问题,确实是出乎预料的大收获.。

少有人知道,这一次蒙难,对于我们的人生是一个新的转折点。作为一个被威逼的"犯人",一个惶恐不安的囚徒来研究其他犯人,这是任何一个养尊处优的研究者,都不会具有的"优越"条件。也许那么多的学者们,之所以写了许许多多不痛不痒的论文、编著。可能是没有身历较大的痛楚,心历较大的磨炼之苦。他们坐在象牙塔里,安全地和"客观"地研究游泳,"科学"地分析溺水者,会有什么发现?会有多大价值的真知灼见?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调查研究"、"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等等。是说起容易做起难。在和平的环境里研究战争的人,其中的天才学者,就会不幸的成为纸上谈兵的能人。在实践竞争之中,成为低能者。

我们自然会发现:古今中外的大智者所阐发的哲理,都是相似的:祸兮福之所依。这次蒙难,居然成为我们磨炼心智的机遇,这是很多御用学者与专家所无法获得的恩赐。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智,饿其体肤

要干一番伟大的事业,就要承受着沉重的十字架。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三年读博,"六四"亲历、"醒狮计划"、"梦悟人生"是我的毕业论文。

二十多年的磨练与思考,才会有今天的认识与未来的佳音。就象极品茅台酒一样,要经历长期的酝酿,才会有飘及万里的浓厚醇香。

二十年来,我并没有写作宣传的要求。也就不会对我有意扮演什么角色,自诩有什么了不起。当然也没有也无此必要玩儿搞串通来骗人蒙人,来欺世盗名。我也没有急就文章,钓名钓誉的浮躁心理与短期行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了。二十余年的磨砺与修炼,思考与感悟,得到的是明心见性,处乱不惊的心。

诚然,我们深深地自知。自己是一个平凡之人,随时警醒自己,不敢忘记自己的平常心。不过,我们有幸的是,获得了人类的思想精华与神圣知识来滋护心灵。有幸的在历经挫折和苦难之中,没有一蹶不起,怨天尤人。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是理想造就了伟大,苦难逼成了崇高。总之,经过"八九民运"与"六四"的社会考验。那么,在中国研究政治转型这个主题,就是一项历史性的任务。

这样的历史性时刻来到了。我感觉到,强烈地感觉到,在这呼唤知识创新的信息时代,在呼唤人才,竞争知识经济的时刻,"醒狮计划"可以大显身手了。

"六四"亲历、"醒狮计划"、"梦悟人生",可以为社会文明的转型发展,做出非凡的启示。大力宣传心理学的新发现新观点,乃是当务之急。传授通灵技术,促使顶级人才的成就,提高人力资源的管理水平,是十万火急的任务,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上策。

看吧,历史玄机,"醒狮计划"、"六四"亲历、"梦悟人生",有能力迎接传统的诅咒与挑战。它与时代精神和谐共鸣,高奏新境界的福音与赞歌,它必将创造出新的奇迹。

常态生活中的三十年阅读,决不会有我这三年的经历感受与感悟获益。

二、涉案与祸福分析:

我惊醒的发现,如果我不是"六四"这场历史事件的替罪羊,我的自由将牺牲在另一场政治案件之中。

在监狱里,我惊骇的认识到,我的身边布满了特务。为了邀功请赏,他们最常用的方式,就是设立陷阱与种种圈套。从逻辑上推演,他们作案,或者叫侦破、或者叫陷害,肯定能成功。

"六四"事件,导致了另一场案件的终结。

我对"六四"期间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愿意承担责任,但我发现,审讯者真正感兴趣的是另一案件,他们视之为国外敌特背景的案件。之后得知,公安的卧底(线人、特务)已经是多人,进入我们的沙龙活动。而本案件的主角,是郑天赐先生。

如果不是"六四"事件,那些卧底(特务、线人),为了邀功请赏,他们早就设局布线,诱人入套、推落陷阱等等阴谋,弥漫在我们周围。"六四"使他们过早的抓人,敌特案件无法上演,证据明显不足。所有隐蔽的角色最终全部暴露。我也从这场险恶的案件中惊醒过来。

我太天真了,这些险恶的卧底,围绕在我们的身旁,我们的日子会好过吗?
心灵的不安,我终于有了答案。

其中的故事,曲折诡异,过程一波三折,扑朔迷离,有些人我也不一定搞清楚,但总体是明白的,一个凶险的设局没有完成而终结了。

江湖凶险,政治险恶,此话是中国社会的现实,我等善良百姓,只要有些良知,正义真理的追求,反而会容易落入圈套陷阱。

"六四"事件使我脱离了险恶的陷害,这就是我因"六四"事件受益因素之二。

三、闻道与精神分析:

我最大的收益,是神秘体验,"梦悟人生"。

我做了一系列的梦,有些可谓是神奇的梦,奇妙的梦。

我开悟了。
我发现了良知与灵魂的存在,这是我在监狱里最大的收益

我对心灵有二十年的探索与修炼:这种坚持不懈的动机与力量,就来自"六四"的经历。

我因"六四"而被卷入监狱;在监牢里,我有一系列奇特的梦与神奇的体验。

共和国的教育,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有两条原则:唯物主义与无神论。他们因此对宗教,传统文化中的神秘现象,进行彻底的批判。我们这一代人,全都是这种偏执理论的受害者。我们的心灵,受到严重的毒害而不自知,我们鹦鹉学舌的亵渎神圣。

神奇的梦与体验,使我沉睡,压抑的心灵,苏醒了,使我喜悦与震惊,使我走向追求神性之道。

从监狱出来,我奇妙的得到许多帮助,即遇到一些传道人,为我打开了宗教之门,引领我进入神圣的殿堂;我补上了宗教课,这是人生最重要的课程,深入了解了宗教,是我人生最大的收获。

我认识了"巴哈伊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等等,我补上了宗教这一课。

没有"六四"入狱的经历,我可能不会有幡然醒悟的体验,就可能终身不会开悟,可能不会去学习与探索宗教。我不可能有神秘体验,就不会有饥渴慕道的思想意识。有了神圣的体验与坚定的求道意念,就才会有为道的快乐与功夫,就才会有以道莅天下的信心。

"六四"是我人生历程中,一个最大的转折点。奇妙的是,三年牢狱生活,反而是我"从地狱到天堂"的分界处。这样的感受与理解,对于现代社会的很多人来说,是认识颠倒,匪夷所思。

其实,这很容易理解。首先就是认识,什么是地狱与天堂?然后是理解地狱与天堂是怎样影响我们的人生命运?

地狱就是,装满了各样不义,邪恶,贪婪,恶毒,阴谋。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

天堂,就是良知与仁慈的展现;就是爱与自由的实现;天堂就是民生与人权的价值观,得到普及;就是构建和谐社会。

神爱义人,大爱无疆。所以,圣徒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我怕我再来的时候,见你们不合我所想望的,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想望的。又怕有分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才言,狂傲,混乱的事。嫉妒,凶杀,醉酒,荒宴等类,我从前告诉你们,现在又告诉你们,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神的国。"
天堂就在神的国度里,或者说在天国里。

耶稣说:"不要问天国在哪里,天国就在你的心中"。
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就在汝心头。
地狱与天堂,唯心所造。

其实,可以不用引经据典,我的经历与感受,足以理解了"地狱与天堂"的真实意义。我刻骨铭心的认识到,生活在尔虞我诈,暴力恐吓,阴谋陷害的社会环境里,就是生活在地狱之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环境污染,人人受害。一个人即使没有遭受直接与明显的伤害,但是,因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也必然的会影响生存境界。

我因此而踏上修道与悟道的旅途,对政治与经济的名利得失,逐渐淡漠。身心反而逐渐舒坦与健康。

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相信,因果报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我相信,未来的理想社会,宗教的真理,神圣的生活,圣人境界,将成为主旋律。只有道教才能安定天下,只有道家才能救中国。

19898月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对我的一生,产生了关键性的影响,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具有里程碑的价值,在心路旅途中,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从此,我饥渴慕道,开始了对梦境的探索试验与研究。我关注着心灵世界的信息,寻求对人生、精神奥秘的启示与深入探秘的力量。

后来,就有一系列更为神秘的梦,使我拥有非常珍贵的神秘体验。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叩门心不惊。保卫良知养正气,问心无愧皈依神。神奇的梦,是来自上苍的最好的礼物。如此的神秘体验,是人生最美的享受。

似乎是一瞬间,二十年就过去了。

奇妙的经历,使我深切的明白心灵的重要性,这使我对社会关系、政治体制,民主人权、战争英雄、自由市场,经商发财,美食爱情,名利等等的关怀程度,轻重价值,已经悄然产生变化,对人生有了新的思路与新的目标。哪来自欧洲上空的幽灵教育,即唯物主义与无神论的理论大厦,突然就土崩瓦解了。

我的奇妙之梦,给我超越现实名利的力量与启示,使我对几大宗教的理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使我对中国道家文化,倍感亲切,把弘扬老子的《圣书》,视为使命!相信《圣书》是21世纪的佳音。

奇妙的梦,神秘体验,修道与悟道,补上宗教课程。追求人生正果,这可以清除中共的教义毒素,改变现代教育的误区与困境;其显著的效果是使我身心和谐,获闻道之幸运。这就是我因"六四"而受益的因素之三,而且,这是核心的受益,最关键的受益。

【小结】
为什么过去的"六四"周年,我没有写出自己的"六四"经历?当然,原因很多,归纳之后,主要是以下三大因素:

一、背离主旋律

不符合"六四"的主旋律。

"六四"话语,有两大主旋律;一是宏大、悲愤、沉重。一是凶恶、淡化、回避。
而我个人的经历、感受与思考,完全不符合这两个主旋律。

二、话题很敏感

涉及很多的人与事,非常敏感。

大家很容易明白,我因"六四"而被判刑坐牢,就被定位为反革命,是危险分子,(即"不稳定因素"),就成为黑名单的严控对象。

然而,我在蒙难经历之中,得到很多人的理解、支持与帮助;有些,就是一句话、就是一件小事,但我从中感受到人性之中的良知、正义、等等美德,这使我的乐观与希望之火,不至熄灭。如果写下来,我担心会对他们产生不利的影响。而有一些人,良知泯灭,出卖了灵魂,干了不敢公开于众的事情,这使领悟到人性的阴暗面,对于这类人事,使我长期难过,不知道怎样写?有些人与事,我还不甚了了。

得利益者们,不愿意谈"六四",而我们谈"六四",就会受到打压、骚扰等等。

三、价值观巨变

因神秘经历,神圣感悟使我的人生观价值观等等产生巨变。

我做了一系列颇为神秘的梦,使我拥有非常珍贵的神秘体验。

奇妙的经历,使我深切的明白心灵的重要性,这使我对社会关系、政治体制,民主人权、战争英雄、自由市场,经商发财,美食爱情,名利等等的关怀程度,轻重价值,已经悄然产生变化,对人生有了新的思路与新的目标。

那来自欧洲上空的幽灵教育,即唯物主义与无神论的理论大厦,突然就土崩瓦解了。

公元一九八九年,是刻印中国历史上最浓烈最深刻图景的年代,这一年,由坦克、枪声、呐喊、鲜血所刻写,。

"六四"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历史大事件,"六四"在大陆还是一个被官方封锁的历史事件,是忌讳的政治话题。对中国人来说,是惨痛的悲剧。

"六四"离我写下这些思考,已经有二十年的时空,在漫长又一瞬间的二十个春秋里,我很少提及"六四"之事。

这是史无前例的悲剧,是一场奇特的战争;这是在和平时期,国家的首都,成为了战场。一方是拥有枪炮坦克武装的正规部队,而另一方是千千万万的学生与市民,他们手无寸铁。现代武器的钢铁一方,向另一方的血肉之躯,射击与冲击,可谓是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他们都是同一块土地上的同胞,这是一场什么名义的战争?战场的一方是几十万人的野战军,另一方的主角是年轻的学生,他们是热爱祖国,热爱生命,盼望政府清明,社会发展,因此而表达了良知与正义的学生,他们获得了全民的支持,因为他们单纯的心灵与行为,无不是希望祖国走向繁荣文明与强大的道路,所以,感动了人民。

这是一场人民战争。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这是一场不应该发生的战争。这是一场错误的战争。但是,这场错误的战争、荒唐的战争、奇特的战争、不应该发生的战争,竟然就发生了。

我们回顾这一段沉重与宏大的历史事件,主要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到产生这一悲剧的根本原因,让这样的历史悲剧,永不重演。

那一场震惊中国与世界的社会风暴,
把我卷进了恐怖的监狱。
三年之后,
我走出了地狱。
经常有朋友这样问:
在里面,你是怎样过的?
我说:一言难尽啊!三言、百言难尽!
千言万语也难尽哟。

因为在监狱里,不是一种状态,
那是一个过程,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阅历了很多的人与事,多少悲欢离合,
多少悲惨剧情,隆重上演,
很刺激!很精彩!
终身难忘!
震惊!
觉醒!
开悟!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