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时政与评论

沉默的六四

 

 

昝爱宗

 

    六四这天,我收到一条值得收藏的手机短信:1989年我16岁,1991年进北大,如果我早出生两年,那死在广场上的很可能就是我,那流泪的、囚禁的、在思念中老去的就是我的亲人。20年了,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20年了,自由民主仍然是我们的梦想。历史和我们每个人的命运相联,我们有责任记住那场悲剧和苦难,我们有责任说出真相,我们有责任为尊严而斗争为了我们的后代、血肉同胞不再生活在恐惧和奴役之中。滕彪于北京密云。

    滕彪律师是在被看护期间发来的短信被看护是什么意思呢?我深刻体会到汉字的复杂:被旅游、被站岗、被喝茶、被和谐,我是
200963日晚上被站岗,被的意思就是被消失。

    被站岗、被旅游这是我们纪念六四
20周年的最平常方式。据不完全统计,这天至少《零八宪章》首批303人签署人基本上都被某些公职人员或负有特殊使命的人员看护,有的是警察,有的是学生,有的是街道干部,有的是联防队,还有直接送往派出所的,等等,看护起来就等于你被消失了,不过你照样可以在其间以自己的方式纪念六四20周年。

    我们的纪念方式就是穿白衣,发短信,打电话,上网,尽量利用当时有享有的自由,问候,传播信息。六四这天,我听说某地超市有了印有
19898964字样的文化衫,可惜无法抽身前往现场我身边至少有6名特殊战线的人员和两辆车,我步行,他们步行,我骑自行车,他们骑自行车,几乎贴身行动,我被消失就是我被自由,表面看我哪儿都可以去,但去哪儿他们都跟着。晚上休息,他们就在楼下,或在车上守护,寸步不离中国特色的对守法公民的非法监视居住。

    我想当天电话问候丁子霖、蒋培坤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电话接通了没有人回应或许那电话铃音根本就没有响起;我问候张祖桦先生,电话关机,无法通话;下午可以接通张先玲老师的电话,她们天安门难属被强迫分开,她们分别进入墓地纪念自己
20年前遇难的孩子,张老师说她后面就跟着有车子和不少人,至少墓地周围不少于50人。晓波先生被消失已快6个月了,他的手机还是关机,没有晓波夫人刘霞的电话;曾金燕想出门拿生日蛋糕送妈妈,国保不让出门,她和国保僵持,依然不能出门,直到67日,她和国保一起送孩子到幼儿园。8日,曾金燕说自由了。余杰在整个六四期间被限制出门十余天,到教堂参加敬拜活动也被禁止,他于是发文章表示严重抗议。我所在城市杭州的温克坚,68日依然被站岗,说要到610日才结束。我本人是63日晚上被站岗,到了65日夜里12点后发现已经撤岗了,为什么温克坚要备受呵护呢?杭州自由作家吕耿松身陷囹圄4载,他的夫人却被站岗;维权人士邹巍,被带到浙江淳安千岛湖旅游有人推测说,这是中共建国60周年大庆安保措施的一次预演,4个月后,还有可能再来一次被站岗、被自由、被和谐贴身服务。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守候在网站纪念六四,但今年上面的维稳令把网站都和谐了,我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注册的
ID因为发表纪念六四的诗歌而被锁掉,无法继续使用。天益网社区停止浏览,饭否微博停止服务,还有一批Twitter、图片分享网站Flicker、电子邮箱服务Hotmail等知名网站,而国内的P2P网站Very CD等知名网站都在3日起暂停服务,进入维护状态。截至4日凌晨,已经有超过200个各类型大小网站、论坛、博客等,进入维护、关闭部分功能、或者使用方面增加限制,而这些网站称将在几日之后恢复服务。这样强奸民意、掩耳盗铃之举,被网友称为河蟹,而不是和谐。

    纪念六四,本来是人人发表意见,让执政党思考,可执政党上下不让人民发表意见,更不让人民思考,甚至恐惧印有
19898964等字样的文化衫,请问:印有19898964等字样的文化衫何罪之有?

    古人有案,祇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现在是防火防盗防六四,中共已经成立
88年了,中共建国已60年了,六四也20周年了,中共自己不敢正视历史,还不容百姓正视历史,或许这个现象说明中共已到了经不起折腾的地步到了穷途末路。

    纪念六四,纪念那些遇难的人们,他们是替我们而死;今天活着的人们,就是继续他们的使命,继续担当他们的责任,活着的我们不仅仅是为他们而活,还是为了我们的后代能够享有民主自由、免于恐惧和得到尊严而活。谨以此文纪念六四
20周年。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