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时政与评论

有一种沉默叫不屈--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二

 

 

秦耕

 

与畏罪潜逃、一直生活在恐惧中的官方不同,民间这20年来怀抱不灭的希望,一直生活在等待之中。20年来官方为了隐瞒罪行,刻意采取了一系列掩盖动作,民间也一片死寂,无所作为。这一切使人们不禁想问:难道罪恶真的战胜了正义?难道公理真的输给了强权?难道黑白真的可以永远颠倒?难道枪口下的冤魂永远等不来昭雪的一天?难道所有的等待注定是一场空?有人在等待中追问,有人在追问中等待。也许20年的等待的确过于漫长了,使得一部分人们开始健忘、开始失去耐心、甚至开始陷入绝望。

其实每个人都清楚,1989以来20年的等待虽然漫长,但这种等待决不是无望的。我在2006年曾写有《为公元1989年辩护》一文。那是我17年来第一次以文字形式公开反对1989年民主运动"失败论"。我从来不认为1989年的民主运动是失败的,20年前这样认为,20年后仍这样认为。

在中国结束极权体制,远不是公元1989年的任务,甚至也不是公元2009年的任务,需要民众为之长期努力。当然,现在的人们对此应该不会有异议,因为这已成为历史事实。1989年的民主运动,在我眼里只是争取民主权利的漫长过程中的一个必经步骤,是对1980年代启蒙成果的一次全面检验,是一次最为广泛的全民动员,是全国范围的第一次为争取民主权利而进行的力量展示,甚至它也是一次更为直接的公民训练和民主启蒙。在1989之后,还需要为争取民主权利而持续努力。从这个意义上说,1989年的民主运动已经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它非常成功。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提前辞职离开白宫不久,曾著有《1999:不战而胜》一书,他天才的预言东方专制主义与西方自由主义将在上个世纪末分出胜负。历史的实际进程比尼克松的预言提前了10年时间,欧洲东部的极权体制在1989年后半年像雪崩一样垮台了,但亚洲东部的极权体制在19896月用刺刀扭转了自己险些提前失败的命运,并使其寿命成功地向后延续了20年,而且可能还将再延长下去。如果以尼克松的预言为标准来判断,则1989民主运动无疑是失败的,它未能在1989年提前终结中国的极权体制,甚至在1999年的正确时间也未能实现这一目标。但在我看来,1989民主运动虽未在特定时间阶段终结极权体制,但已经给了它致命一击。63日夜间响起的枪声,已经启动了极权体制在中国死亡的倒计时钟。表面看,1989持续近2个月的全国民主运动是因,64日屠杀是果,屠杀是极权体制在生死关头的"自卫"行为,如果再不举起屠刀,就将比其东欧的那些同志们提前半年退出历史舞台。但恰恰是这个在它自己看来是必须采取、别无选择的"自卫"行为,成为极权体制不日而亡的致命伤。经历了1989的致命一击,极权体制从脚步踉跄中又站起来了,而且似乎把自己的脚跟在中国的土地上站得更稳了,仿佛可以千秋万代屹立不倒。但这一切都是幻象,只有它自己最清楚,在其华丽外衣的下边,1989年留下的致命伤口没有一天不在隐隐作疼。我相信,当人们在未来回头再看1989时,会重新发现它的伟大功绩。

我说过,长达20年的或者更长的等待决不是无望的。在1949之后,中国人被体制的鸿沟分隔在不同的地域空间,不管是生活在香港、台湾还是大陆的人,在1989年之前,从来没有想到彼此的心原来贴得那样近。台北街头的绝食静坐者分明觉得自己的泪水和天安门广场上的人们流在一处,而罗湖桥南头每天声势浩大的游行,更是直接把自己和天安门广场捆绑在一起,就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也强烈的感觉到,民族的血脉是大山大洋无法隔断的。只有在呼唤民主、争取自由的那一刻,中国人不分港、台和大陆,他们发现彼此同呼吸共命运,心脏按照同一个节拍跳动。1989的初夏,所有中国人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和世界离得那样近,和世界上一切善良民族是那样亲密,那样容易沟通,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以华人身份受到了他人发自内心的尊重1989民主运动超越历史时空,第一次把中国人结为一个命运共同体,这也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在1989之后,不管需要等待多久,都是值得的。

1989民主运动虽未立刻为中国人争取到自由权利,但它已经成为横亘在极权体制穷途末路上的一块巨石,20年来,官方每天都想跨越过去,把它扔在身后,但时至今日,它发现自己仍绕不过去,而且将来也不会绕过去。我可以预言,当中国的极权体制在某一天轰然倒下时,人们将会惊讶的发现,它的尸体是从1989年的伤口开始腐烂的。20年来人们一直在默默等待着这一刻。怀着这个期盼,人们已经等待了20年。20年虽然过于漫长,但人们决不会放弃这份期盼。而这份期盼,就是1989播给未来的种子。从这个意义上说,1989的民主运动与失败无关。

沉默并不是屈服,等待也不是放弃。1989之后的全民噤声,既是"稳定压倒一切"的结果,当然也是无声的抗议。官方虽想极力逃离犯罪现场,永远隐匿罪证,但民众不会撤离,1989之后的沉默,就是对阵地的特殊坚守。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1989之后的等待,决不会落空。我同样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为了自由的到来,不管需要等待多久,都是值得的。1989之后,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沉默中,极权体制和自由力量彼消此长,随着时间的流逝,极权体制在一天一天衰老,而1989播下的自由种子,正在人们的心中慢慢发芽。

历史的玄机有时就是这样奇怪,当你满怀信心的等待时,你等来的是一次次失望,也许就在你准备放弃时,那个时刻却意外降临。

2009-05-17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