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时政与评论

《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

胡平

 

 

根据最新统计,《零八宪章》的签名者已超过6600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在支持者日众的同时也不乏反对者的声音。为此,记者从网上搜集整理了一些反对者的主要观点,专访了《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胡平先生对这些不同观点进行了深刻分析。
 
    《参与》记者:胡先生,有些人认为《零八宪章》不过是老调重弹,没什么新意。您怎么看呢?
    
     胡平:我认为《零八宪章》谈到的主张和理念都是很多人很多年来谈了很多次的,从这方面来说当然是老生常谈了,但问题是今天的中国缺少这种老生常谈,它的意义就在于在基本的理念上形成共识,把一种常识和共识表达出来,这并不是它的缺点,而是它的长处。
    
    
《参与》记者:还有人认为中国当前的关键问题并不是人权和民主的问题,现在提人权和民主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甚至会影响中国度过当下的金融危机。
    
    
胡平:这种说法正好说明这个事情的重要性,之所以要人权、要民主就是让所有人的基本权利得到保障,免于受到权势者的侵犯,使大众的意愿反映到国家的决策上,在这个关头,没有人权和民主,政府的调整难免会向权势者倾斜,使大众的利益受到进一步损害。
    
    《参与》记者:基于刚才这个观点,一些人认为共产党让中国人民的生活得到巨大改善,而《零八宪章》否定共产党统治的做法是忘本。
    
    
胡平:这种说法完全把事情说颠倒了,要说忘本,这种观点才是最大的忘本。在这不到六十年时间内,中国人民尝够了专制的苦头,包括饿死几千万人,如果这么大的灾祸都不能唤起我们对这种制度加以改革的愿望,那就太没有出息了。就连邓小平、毛泽东也说过,在中国发生的一些事情,在欧美国家不可能发生。建立民主制度就是为了防止最坏的可能性,最坏的可能性我们这几代人已经尝够了,所以不能因为现在经济上有一些好转就把过去的一切都忘掉了。
    
    《参与》记者:《零八宪章》的第十八条也是讨论的焦点,有人指责《宪章》照搬西方的做法,比如实行联邦制,而且在台湾与西藏问题上有分裂国土的嫌疑。
    
     胡平:这种指责是毫无道理的,第十八条写的很清楚,不是在现在,而是在未来,是在民主的基础上提出的一种主张。中共领导人也讲过类似的话,未来的中国可以不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不是一个中华民国香港的一国两制已实行了十一年之久,其独立性超过了美国的任何一个州,所谓一国两制早就突破了单一制,一国两制与联邦制非常相象,甚至在某些方面比联邦制走得更远。《零八宪章》提出的主张,将来实现前必须要先经过提案、讨论、表决等程序,而共产党实行一国两制时并没有修改宪法,邓小平一句话就成了政府决策,共产党的做法是违宪的。
    
    《参与》记者:有些关心中国政治的人认为《零八宪章》犯了政治幼稚病,而且没有执行者,很不现实。
    
    
胡平:《零八宪章》面对所有公众,一切有责任感的公民,以签名的方式表达一种集体的意愿。在大陆目前的环境下,这是相当具有可行性的。现在让更多人采取更大的动作还是比较困难,相比较于结社、集会,签名很简单,风险小,更有现实的可操作性。鉴于现实情况,推进民主就要找到一个恰当的切入点,采取的方式让一般人容易参与,《零八宪章》作为一个集合点汇集起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使人心凝聚起来,让人们感到有力量和信心,虽然提法温和,但对于转变一党专制的局面是具有根本性意义的。六四之后的二十年大多数人感到相当无力和无奈,与政府抗争的风险太大,因此首先要把蕴藏在人们中间的这种渴望召唤出来,《零八宪章》做得相当不错,现在是几千人,将来有可能变成几万人、几十万人。
    
    《参与》记者:《零八宪章》强调签署实名,这对于签名的公众特别是身处大陆的公众来说是不是有一定风险呢?
    
     
胡平:在《宪章》上签上实名是有一定风险的,有的国内签名者说得很清楚,如果签名一点风险都没有,那我们签名还有什么意义?正因为签名有风险,签名才是有意义的,但是这种风险相对来说比较小,一般人未必承受不起,因为签名被判刑入狱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带头人承担了最大的风险。争取民主的实现,肯定是要冒一定风险的,维护专制的唯一办法就是用它的权力和暴力对人民进行威胁,如果屈服于这种威胁,就永远处于被奴役的状态,如果要改变,就需要拿出一定勇气。《零八宪章》在现实条件下,把风险降到了最小的程度,每个人只对签名负责,不用对别的事情负责,可以对风险进行事前评估,这样《宪章》才能不断地扩散,更多的人才能参与进来,也会为今后开展其他活动奠定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参与》记者:根据现在的形势,您预计《零八宪章》的签名者会达到多少人?
    
    
胡平:这个很难说,我认为超过十万、二十万都是有可能的。在互联网时代很容易操作,现在《零八宪章》已经在很多人中间成为一个话题,只要持之以恒,不断宣传,肯定会有很大的成效。而且每一次签名的行为、每一次传播的行为都意味着一个人人性的苏醒,一个公民公民意识的确立,意味着一个人敢于向权威说不,意味着一个人道德风貌的提升,这个过程本身是很有意义的。建立一个公民社会有赖于千千万万有公民精神的人,签名活动实际上是培养公民精神的一个过程。
    
    《参与》记者:《零八宪章》自出台之日起,就有很多人拿它与《七七宪章》作比较,您怎么看二者的异同?
    
     胡平:当时他们把这个文件取名为《零八宪章》当然是有效仿《七七宪章》的意思,好处是一下子就让人联想到《七七宪章》,不看文本就知道大概是什么内容。对于统治者也能产生一定的心理效应,《七七宪章》发布时也受到打压,但不过十余年,捷克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就土崩瓦解。当时的共产党更不可一世,更自信骄横,而且因为没有成功的先例,民间反对力量尽管表现了很高的道德勇气,但他们对在短期间获得胜利的信心比现在更加不足。当局不可避免地联想到了共产党必定会垮台,这样一些开明有良知的人也许不愿采取严厉的压制手段,因为他们不愿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另外,因为八九之后,共产党完全破产,《零八宪章》谈的问题也比《七七宪章》谈的更深入、透彻、广泛,和二十年前方励之等知识分子发布的公开信相比,诉求也要高很多,反映出人们的思想意识有很大进步。但那时人们对共产党的恐惧感还不强烈,更多人愿意站出来,包括海外基本上是一边倒。现在六四造成的恐惧效应让人们有太多顾虑,我们应该意识到六四二十周年马上就要到了,一切怀有自由民主理念的人如果还不站出来说话,必然会使整个民族的士气更加消沉,更加感觉没有希望,这就更需要我们挺身而出,大声地发出声音,把埋藏多年的激情、追求召唤出来,坚信只要坚持不懈,《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