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时政与评论

中国的人权捍卫者需要支持

By Vaclav Havel

(瓦克拉夫﹒哈维尔)

 

布拉格19771月,我有幸属于的一个由捷克斯洛伐克公民组成的团体发表了七七宪章。那份文件是我们对国家更好地保护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呼吁。它也阐明了我们作为公民有责任通过跟政府的合作、并且通过我们的监督来保护我们的基本权利的一个信念。

我们并不想要通过七七宪章的公布成立一个会员组织。我们要成立的是,正如我当时写道:一个自由的,非正式和公开的,由不同政治倾向,不同信念,不同职业的人们组成的一个共同体,这群人由一种为了尊重我国和世界的公民和政治权利的个人和集体的努力组成的意愿而团结在一起。

三十多年后的200812月,一群中国公民以我们的卑微的努力为楷模,做出了对人权,对良好的政府,以及尊重公民监督政府的责任的类似诉求来确保他们的国家按照一个现代的开放社会的规则行事。

他们发表的这份文件令人印象深刻。零八宪章的作者要求保护基本权利,增加司法的独立性和代议制民主。但他们没有停留在这些诉求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渐渐认识到一个自由和开放的社会意味着比保护基本权利更多的内容。在这一点上,零八宪章的联署人明智地呼吁更好的环境保护,消除城乡差异,要求更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以及对过去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做出和解的严肃努力。

最初的300多名联署人来自全中国的各行各业,这表明宪章所提出的观点有着广泛的支持度。这些最初的联署人包括中国最优秀的法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思想家、文化艺术家和律师等。他们决定在这份文件上签字的行为一定没有被轻视,他们的言论也不应被粗暴地撇在一边。自从宪章公布之后,已经有5000多人加入了支持宪章的行列。

2008年的中国不是1977年的捷克斯洛伐克。在许多方面,今天的中国比30年前的我的国家要自由和开放。但是,中国政府对零八宪章的反应和当年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七七宪章的反应极为相似。
 
对于我们所表达的和政府对话和辩论的愿望,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报之以镇压。我们的政府逮捕了一些联署人,讯问和骚扰了其他的联署人,并且传播对我们的运动和目标的不实之词。

同样地,中国政府至今仍拒绝与零八宪章联署人进行对其观点的讨论。相反地,政府拘捕了两位联署人刘晓波和张祖桦。这两个人被政府认定为宪章的主要操作者。张已经被释放,但是,刘,一位著名的作家学者,还在被毫无理由地关押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还有其它几十人被讯问,更多的人,当他们在为他们被关的同志打电话或发邮件时被国家的安全机关严密地监视着。七七宪章公布之后,我以触犯共和国的基本原则的严重罪行被逮捕。今天,又很多人担心,刘晓波先生会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个同样任意的罪名,被起诉。
 
我对这一事件的发展方向感到悲哀。在此,我向还没有机会见到其丈夫的刘晓波的夫人刘霞表达我的关切。中国政府应当汲取七七宪章运动的教训:恐吓,开动国家宣传机器,以及镇压不是理性对话的替代品。只有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刘晓波才能显示北京已经从七七宪章的经历中学到了教训。

注:哈维尔是前捷克共和国总统,七七宪章的主要发起人

 

维权网翻译, 华尔街日报1219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