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 天安门母亲的话

沉痛悼念徐珏女士






 



丁子霖






徐珏,我的好姐妹!


我无力挽住你生命的脚步,只得祈愿你放心地走吧,而且要一路走好!


徐珏,我的好姐妹!


你有着常人无法企及之钢铁般的坚强意志;你拼尽全部气力坚持到了最后一刻,给生命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我会永远永远怀念你,我的好姐妹!


我会竭尽全力去实现你那未竟的遗愿。


丁子霖泣别
2017426


 

 

徐珏的儿子吴卫东发微信给我,告诉我,他的母亲于424日上午851分去世,我马上把这个消息电话告诉给丁老师。她很难过。


丁老师在317号突发腰病,一直行走不便(此病是她在文革期间五七干校劳动时劳累过度落下的)。在此期间,我有时间会去她家照顾她。


徐珏在去年下半年,肝部发现肿瘤,医院不得不再次给她做手术。医生告诉她,此是最后一次手术,如果控制不了,再也无法医治了。结果手术后不久,肝部又发现了肿瘤。


今年215日,丁老师、尹敏、还有我在给斯诺先生扫墓后,去徐珏家看望她。丁老师知道徐珏再也不可能好转,此是她们最后相见。


由于丁老师的身体问题,徐珏的送别仪式,她不能参加,于是用碳素笔写了一封信,说了她想对徐珏说的话。


信封是丁文江诞辰130周年的首日封。丁老师嘱我见到卫东将此信交给他,并让我告诉他:丁文江是中国地质勘探的奠基人,他妈妈是搞地质的,所以她选用了丁文江诞辰130周年的首日封。


此信与徐珏的遗体一起火化,寄托着丁老师对徐珏的不舍与思念。


2017426日  尤维洁   于北京


 

2017215日,丁子霖、尤维洁、尹敏到家中看望徐珏。
照片由左到右:尤维洁、徐珏、丁子霖、尹敏)

 



 



文章来源:天安门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