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 天安门母亲的话

亦师、亦友、亦长兄
___清明忆蒋公




 



张先玲








我和蒋培坤夫妇初识的阶段,他们正在向高教委申诉,要求调查并改正人大停止丁老师授课的错误决定。他们给我看了申诉材料,那时,我开始有了依法维护公民权利的意识,萌生了向当权者讨还公道的想法。以前,我是个不关心政治的人,而且对文革后的掌权者还抱有希望。但认识蒋先生后,从聊天中学习到民主与专制制度上不同,不单单是领导者的问题。结合六四屠杀的事实,唤醒我心中对民主、正义的追求,对普世价值的认同,以及对执政党一贯说假话的憎恶。所以,当我听到李鹏在记者会上说六四家属不愿公布名单时,我很生气。第二天去到人民大学丁子霖家,他们夫妇也十分气愤,蒋先生当时就说:我们可惜手头没有证据!



那时我的思想还有局限性,心里只想着中学生的事,只想着我的孩子。所以,我说:报上说:死亡的中学生只有一个(蒋捷连)。可我的孩子也是中学生(王楠),我单位隔壁的中粮公司也有人的孩子被杀,还是个女中学生。(张瑾)。我接着说:我们去找找,看到底有几个中学生?同时,也将我听到的一些死难者的信息向他们叙述。这时,蒋先生建议说:官方公布只死亡了22名大学生,1名中学生,肯定不止此数,你们要寻访就不要光找中学生,应该把每位能找到的死难者的情况,尽可能详细的记下来,这就是证据!我们俩点头称是,从此,开启了漫长的寻访之路。90年代初,他们夫妇将寻访的材料汇编成册,影响巨大而深远!



蒋先生是个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人。在建筑美学上非常有天赋,这点在他们的无锡连园建筑中可见一斑,我也很喜欢自然的山水和古老的建筑。每次我去连园,都会发现令我惊奇的改变:水榭、小桥、山石、花草、树木,处处表现出他的智慧和勤俭,他总能花很少的费用和自己的劳动,做出超值的成果。在无锡他带我去看古老的明代房屋,告诉我明代的房屋特色。在三山岛、乌镇我和他们夫妇,以及朋友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在谈论群体的事务和当前的时政观点时,他常常会有一些精辟的见解,发人深省。此外,蒋先生还带我们去欣赏古树、老屋,言语之间流露出他的文化素养和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这样一位热爱生活,才识丰富、学识渊博的教授,就因为对六四屠杀发表了自己正确的看法,竟然被夺去教鞭,赶下讲坛!由此可见执政者的专横和愚昧!



90年代末,他们夫妇邀我一起去看望江苏农村的难属陆马生夫妇。蒋先生对乡间的自然山水、古朴老屋情有独钟,他耐心地告诉我如何取景,才能表现出山水的清秀和老建筑的风韵;谈到这样一个乡间农户,也被六、四枪声打碎了生活的宁静,谈到农民培养一个大学生多么不容易!谈到六、四屠杀的罪行,他又止不住的义愤填膺、唏嘘叹息,仁者之心处处展现!



94年世界妇女大会蒋、丁夫妇被软禁在无锡,我和在京难属一起发布抗议信,这是我们第一次向境外发声,国际上反应十分强烈。95年大约四、五月份,我去人大看望丁老师,建议是否在六四时写一封公开信,向政府提出我们的要求。那时,邓小平还在世,我认为现在提出来好,否则,邓小平年事已高要是死了,我们再提出来,好像怕他似的。但又担心有没有难属签名。因为在寻访中感觉到,难属很多人还在上班,高压之下怕影响工作,大部分人还是心存畏惧的。蒋老师很赞成这个想法,他说:有你们两个签名不就行了吗!不在人多而在于公开提出!最后,第一封公开信有27人签名。从此,每年两次蒋、丁二人共同起草了几十封文件,经群体讨论通过后发表。大大提高了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影响力和素质。就在法轮功被镇压的那年,我们讨论蒋先生为六四起草的文件稿,其中对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做法提出了反对意见。在讨论时,有的成员有异议,他解释说:我们并不是法轮功信徒,但是我们反对的是政府随意践踏人权,粗暴地镇压行为!



蒋培坤先生是个政治上敏感性很强、思考缜密、生性严肃的人,而我的性格粗放、对人、对事毫无戒心,政治上更不敏感。有时,他因为不同意我的意见着急、生气,甚至严加指责。但我知道那是兄长般的关怀,他怕我的言行若有不慎,影响到群体和我自身的安全,那是群体中不同意见的辩论或争执,是很正常的事。蒋老师很喜欢石头,有一年我从云南带回一块木化石送给他,我开玩笑地说:我们群体也由木头变成石头,越来越硬了。他风趣地说:那我们不是鸡蛋碰石头,是石头碰石头了(有人说我们的抗争是鸡蛋碰石头)。20多年的交往,经历了多少狂风暴雨、越过了多少高沟低坎,经过的事情如丝如缕,岂是几页纸能说清楚的,也不是任何外力能破坏的!



但是,从寻访开始不久,国家安全方面的人士就处心积虑的挑拨群体之间的关系,预言着、盼望着群体的分裂。几十年的事实证明,是亲人们的鲜血将我们凝聚在一起,不为名不为利,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真相、赔偿、问责!



今天,蒋先生离开喧嚣的尘世已将半年,我相信他的在天之灵会护佑我们前行!



蒋先生走了,他留下的重担,不管能力如何,我们都会尽力挑起,无论道路多么崎岖,我们将奋力前行,正义在我们一边,真相终会战胜谎言!



愿蒋培坤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张先玲





2016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