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 天安门母亲的话

致刘晓波之友会



 

丁子霖



 

亲爱的朋友们:


欣闻你们将于今年
128日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在美国纽约举行营救刘晓波的活动。我本人,并作为天安门母亲的一员,十分感动。这让我在万般沮丧与无奈之中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我感谢朋友们邀请我在此次活动中作书面发言。关于晓波的被捕和获奖,这几年来我心里憋了好多话,我愿意在此向朋友们倾吐。

晓波是一个悲剧人物。这二十多年来他的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而与我们从一般的师生关系到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患难与共,这中间有过曲折、有过冷淡甚至拒绝来往,但最终用各自的心换得了彼此的理解和信任,用他的话说:只要我真心面对亡灵,与二老交心,我们必定走到一起。此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自从那天接到余杰的邀请我发言的电话,就勾起了我们与晓波昔日的往还。那天晚上我老伴梦见晓波来电话说要到无锡乡下看望我们,醒来老泪纵横,极度悲伤。

现在十八大开过了,不管前景如何,我们还是要向今天的执政者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

营救刘晓波的活动早应该开始了。事情只要有人做,而且是真心实意、合力地去做,日积月累不停息地去做,那怕滴水穿石,也有成功的可能。

晓波在获奖前两年,《零八宪章》发表时就遭中共当局秘密羁押,所以算起来,他已失去自由四个年头了。四年时间对一般居家过日子的人来说也许算不了什么,一晃就过去了;可是对于晓波这样一个生龙活虎、充满朝气、视写作为生命、两天当三天过的人来说,被囚牢中,失却了言说、写作和行动的自由,这份痛苦与伤害是难以想象的。

他主张和平、理性地推动渐进式改革,不追求夺取政权的目标,致力于建设一个有尊严地活着的人性社会。他坚持自由主义价值,奉行宽容原则,提倡多元对话,无论是体制内身份还是体制外身份,也无论是自上而下的推动还是自下而上的推动,彼此之间都应该尊重其发言权,最终形成转型路径的民间共识,以期产生付出代价最小的结果。

他对待别人总是以最大限度的忍让、忍让、再忍让,绝不以势压人;不管事情多么烦难,绝不假手他人,一定自己亲手完成。所以在国内他的影响力日渐增进,在他周围聚集了一大批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他本人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国内民主运动的领军人物。《零八宪章》的联署成功,是他的影响力及出色工作的结果。这令中共当局极端畏惧,终于在四年前把他拘捕入狱。

接着,又把他妻子刘霞非法软禁在家,不准与外人接触,这就中断了晓波与外界的一切信息联系。刘霞是中国合法公民,中国政府不顾法律、践踏人性,创下了文革结束以来恶待政治犯家属的先例。

2008年底秘密拘捕刘晓波至20096月,中共政府一直在窥视国内外的反应,尤其是美国的态度。 中共政府等了半年,终于在20096月悍然宣布正式逮捕刘晓波。从这个时候起,海内外的朋友们开始了营救活动,欧洲的德国、捷克、瑞典等国政府和议会,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哈维尔以及欧盟议长、波兰前总理、捷克的米奇尼克等等,均先后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

我本人在这段时间里除了与在京的欧洲驻华使馆接触,请求他们运救刘晓波,甚至亲自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写信,请他给中国政府施加影响。然而,这一切都豪无效果。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可是当局视他为十恶不赦的敌人。中共当局囚禁的是刘晓波个人,但扼杀的是中国整个民主事业。从刘晓波蒙难至今这四年来的国内民运状况来看,也足以证明营救刘晓波就是挽救中国的民主事业。

今天,终于有你们一批晓波的忠实朋友挺身而出开始了新一轮的营救活动,在美国的纽约举行这一活动具有特殊意义。美国要重返亚洲,奥巴马又连任美国总统,我衷心希望美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巴马能够在营救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活动中出一把力。

2010108日,晓波获奖,我受天安门母亲群体委托,突破国安的严密控制立即发出了祝贺声明,几乎与此同时,我遭到无锡国安的粗暴对待,在激烈冲突中昏厥倒地,导致脑震荡、失去记忆,随后又被软禁了74天。这一次事件我会永远记住,因为我们与晓波是朋友。

最后谢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




丁子霖
2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