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诗歌 随感 其他

致天安门母亲







白朴



      62, 2019

      妈妈,我不想死
      我的骨骼还在生长
      一颗子弹穿透了我的脚踝
      坦克的履带碾住了我的小腿
      妈妈,撕心的痛
      浓稠的血从我的口中涌出
      妈妈,我不想死
      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我还未看过我意中女孩的身体
      广场上的枪声吓破了我的胆
      广场前的道路夸张的宽
      喊啊,叫啊,跑啊,逃啊
      我的头被轧在了坦克的履带下
      戴头盔全副武装的士兵
      他们在争抢我流出的脑浆
      妈妈,我不想死
      我还年轻我没有犯罪
      我还想在暑假弹吉摘玫瑰
      多么想你能拽住我
      不要让我出门去广场
      妈妈,好痛真的好痛
      履带上的齿板刺进了我嘴里
      被绞烂的舌头再不能说话
      履带上的齿板刺透了我的眼睛
      被挤烂的眼睛再也没有光明
      妈妈,我不是杀人犯
      却挨了人民野战军的子弹
      妈妈,我不想死
      我还想给你梳头吃你做的饭

      焚烧的纸钱在广场的上空飘散
      被遗忘的我成了广场上的游魂
      广场上的枪声停了 广场的四周
      却又架满了上了膛的摄像头
      龙床上的人仍然在为人民服务
      跪着的人民依然再喊吾皇万岁
      妈妈,我溅在英雄纪念碑上的血
      早已经干透被人民的抹布抹去
      妈妈,我洒在汉白玉栏杆上的血
      早已经被嗜血暴君的黑舌舔去
      妈妈,是否我的死亡毫无意义
      只是让你伤心对人间无留恋
      我飘荡在列尸馆浊气的上空
      怒视着城门楼上那张肥肿的肖像
      妈妈,自由民主的女神像何时
      才能驱散广场上的魔障
      看着他们缝合一张张能说话的嘴
      没有躯干的我流出了悲痛的泪水
      昔日广场上的朋友都流亡异域
      现在广场上只剩下充满仇恨的我
      妈妈,有人告诉我用爱才能驱敢
      杀人头颅的权力魔幻
      妈妈,我却死在了人民造的
      人民子弟开的坦克之下
      妈妈,我不愿投胎,我宁愿
      冤魂浸泡在这罪恶的苦海
      我诅咒滥杀无辜朝我开枪的人
      不得好死他们的儿孙永坠地狱
      我纠缠在人民麻木的目光中
      等待 祈求一张契约降临人间
      权利与权力的圣约,支撑
      状如虫蚁的人民限制龙床的游戏

      妈妈,等等我,你不要老去
      等到自由
      降临这块我憎恶的大地
      等到人民
      站起来回忆为自由牺牲的年轻人
      我将会重新选择转世人间
      重新选择一块洁净之地
      避开那块不辨善恶的祖国
      重新做回你子宫内的一颗受精卵
      降临在一片没有广场的天地间

       

       

       

       

      原载: Baipu'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