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诗歌 随感 其他

刻木記年




孔捷生



 

 

歲近端陽(2019年)

刻木殊深猶易銷,賽龍花鼓遏歸潮。

悉焚青竹灰中盡,誰撫素弦琴尾焦。

人已非惟城郭故,鶴忘返詫歲年遙。

紙幡飄斷朱幡續,厭聽鵑魂啼徹宵。

 

破夏

新蟬例逐燕翎來,破夏頻驚海上雷。

洞鑑芳鄰今折鼎,幸平逆豎夜吹灰。

謁陵荒久餘鳴蟀,賜夢恩深續勸杯。

欲寫前題蒼蘚外,槐花更落幾多回。

 

丙申春夏(2016年)

弱絮窺簾繾柳煙,黃榆貫朽散青錢。

遙瞻背日銜蘆鳥,曾度薰風瀉雪天。

粉杏墮泥應化鬼,白萍過海謾登仙。

榴花消息聒蟬外,燕沒街簷不記年。

 

是夜讀《祝福》(2016年)

西河一慟曙星沈,沒字頹碑碧蘚深。

野有巴人歌白雪,世稀朝士哭青衿。

久傍高門成柳嫂,每嗤匹婦嫁祥林。

焉知廟檻埋魂未,驀見灰蛾撲燭芯。

 

乙未春夏(2015年)

誅蛇徒賦大風篇,未是狂秦失鹿年。

攘臂襴衫空寸鐵,同庚杏雨濺重泉。

王師獵過五城去,玉律頒由九鼎鐫。

隋苑放螢堪映月,鳳京春事久黯然。

 

虎門(2014年)

虞羅初合戰雲稠,鐵鼎由來聚六州。

袒左笳微龍脈亢,奔南浪奪虎門流。

既將生死付桅櫓,豈藉榮枯斷去留。

碎璧成沙淘又盡,灘聲如訴憶孤舟。

 

苦夏(2013年)

伏闕三撾震上京,揚鑣七鎮疾王程。

角聲驟挾河間雨,軍檄矯承天下名。

指處雕戈齊破竹,歷來行客各沾纓。

宮槐漸老埋金镞,長記天衢夜洗兵。

 

徐勤先將軍(2013年)

逆鱗初折血方殷,一臂擎鷹慨別群。

擲劍沉河波歷歷,落鴉上塚柳紛紛。

幾新王旆彤朱舊,每覆商彜竹帛焚。

夜夜灞陵橫醉尉,坊間誰識故將軍。

 

題襟(2012年)

無覓紅牆賦此宵,白蛇初斷澤生潮。

城春圍與天軍獵,酒熟埋留禁火澆。

烏繞樹時人駐馬,丹成灰後鹿眠蕉。

孤篷自載題襟句,過遍長橋又短橋。

 

入夏(2012年)

歲歲鵑啼青杏初,幾家疑塚沒平蕪。

盛朝終信國無史,楚炬尚容秦有書。

莫借榆錢推讖緯,還將鐮斧合兵符。

一聲聲雨新雷後,盡濕遷人眉與鬚。

 

本命年(2012年)

蒼雲白後鴈回遲,不惑當初今復疑。

誤把天街驪火警,書將焚簡斷碑知。

何堪舊墨題牆處,又是春紅化碧時。

鏡外閭閻非故巷,鷦鷯三匝避南枝。

 

故地(2011年)

獵火橫衢明帝畿,繞枝烏鵲傍誰飛。

出昭關日波三折,履故園時樹幾圍。

短笛吞聲遺廢帳,高堂每歲疊新衣。

無言夫子無顏立,猶恐青銅鑄腹誹。

 

猛憶(2011年)

朱成碧日感阡綿,猛憶螣蛇噬子年。

城碎亥時星在北,炬焚槐市箭離弦。

憑街故柳應衰矣,辭廟羈人益惘然。

抱痛西河知幾戶,燕山回望草粘天。

 

傷逝(2011年)

鼎鑊坤爐覆繡闈,紅鉛秋石煉芳菲。

劈棺綠鬢疑將白,葬月河燈數漸稀。

夜起青燐尋舊壘,世遺秦苑弔餘暉。

春風又別長幡末,斷首遊魂歸不歸。

 

失題(2010年)

望裡山河半舊遊,城焚玉石幾經秋。

風生虎嵗龍蛇窟,霧失瓊台十二樓。

碩鼠盈倉爭暖穴,蒲桃一斛牧涼州。

淮王雞犬喧前夜,宗廟誰人說楚囚。

 

贈友(2010年)

每逢今日豈無句,始信離魂別有天。

遁世忘庚聽水逝,結繩抒痛擁薪眠。

君簪白髮三千丈,我拭青冥廿一年。

縱渡仙河猶擊楫,焉知墳樹可飛綿。

 

無題(2009年)

仙窟忘懷信有之,市曹瀝血至今疑。

雙春閏月逢牛歲,初夏忌辰殤子時。

偶見灰蛾投蠟炬,憐無紅萼出蓮池。

誰家路祭城西夜,一問行人三不知。

 

憶友(2009年)

籬東種柳夢莊周,酒濁茶清付一甌。

城破當時知汝膽,陸沈今日擲吾頭。

還從翻覆續經史,每遇炎涼讀故侯。

燈火樓臺歌未徹,舊江山盡畫新愁。

 

失題(2009年)

金紅畫棟列新株,又向幽冥鎮舊符。

半夜陳塘曾剔骨,廿年合浦未還珠。

死而已者成仁也,魂不歸兮化蝶乎。

酹酒泉台謀共醉,衹留白眼看榮枯。

 

無題(2009年)

故都尋夢幾徘徊,去後劉郎樹不栽。

金鉞真能成霸業,雲旗又使過樓台。

萬千燐火簇今夜,花甲華年寄古槐。

國有迷魂招未得,遺民怕見六軍來。

 

登樓(1992年)

辟穀當時還臥薪,戎車可識讀書人。

九重宮閉三更月,百里城收半日勳。

言路天聽真水火,沙蟲猿鶴盡煙塵。

登樓已倦長吹角,風没青萍波敛紋。

 

感時(1991年)

一繫孤篷路九千,盧溝曉月照空筵。

屠龍有夢凴誰手,投筆無言愧此肩。

拾去丹楓題舊友,借來黃卷問流年。

灞橋柳老人歸日,可是霜寒落木天。

 

去國(1989年)

去留肝膽繫幽州,羽檄貔貅事未休。

新夏行雷敲敗瓦,故人書雁至危樓。

陽關目斷西遷客,粵海腸牽夜渡舟。

星火迷離疑舊土,萍蹤已自過中流。

 

 

 

原载: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