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诗歌 随感 其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李咏胜



          受难者的果实
          

          当权力像脱缰野马
          纵横驰骋的时候
          当贪欲像狮子
          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候
          任何一种异样的声音
          都是颠覆罪的证据

          这是只允许一个特色生长的土地
          这是一个只有恶能够互相理解的地方
          所有不会同时开放的花朵
          所有长高了一点的谷穗
          和还有点儿体温的良知
          在这里都活不下去

          在这里,被强暴与被凌辱
          不是愿意与不愿意
          而是或多或少的事
          在这里,独在故乡为异客
          或在自己的祖国流亡
          都是受难者追求的果实


          冬天的故事
          

          分明在黎明之前
          扼杀了黎明
          分明在冬天里
          捏死了春天
          却一个劲地自我吟唱
          春天的故事

          如今,又是一个黎明
          倒在了黎明之前
          又是一个春天的信息
          被判了刑11年
          甚至,连时间也被装上了核按钮
          冬天后面还是冬天

          春天的故事
          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唯有那个冬天的故事
          还在一次次上演


          长江还是江么
          

          长江
          从喜马拉雅山的血管里
          清纯流出
          流了几千年
          流到今天这代人
          流到峥嵘改革

          今日的长江
          腹中五脏六腑溃烂不堪
          心绞痛、肝硬化、胃溃疡
          交织在一起
          没有一块肉
          不被污染

          长江,华夏子孙的母亲河
          就这样
          被野蛮发展的硬道理
          被层层盘剥的暴利
          一块一段
          一段一块
          逐个分割

          长江还会向东
          日夜滚滚流
          一直流到蔚蓝色的那一头
          只是我的祖国那个好听的歌儿
          已经换了季节


          杜甫的诅咒
          

          昨夜,在杜甫草堂旁的旅馆里
          我梦见杜甫金刚怒目
          回到草堂转悠
          然后诅咒

          他诅咒这个地方
          已是庙堂不是草堂
          到处珠光璀璨
          没有一点贫民的样子

          他诅咒屋里的东西
          都不干净
          珍藏的那些诗篇
          都是被御赐过的

          他诅咒来往朝拜的人
          没有一个是爱他而来
          只是把他作为神灵
          抬高自己

          他诅咒杜诗的香火
          早就灭寂了
          流传后世的那些赝品
          都是帮忙和帮闲

          昨夜,在杜甫草堂旁的旅馆里
          我梦见杜甫金刚怒目
          回到草堂转悠
          然后诅咒

          (
      2010.1.29  于四川攀枝花)◆

       

      出 处 :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