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诗歌 随感 其他

甲子雜詠六首


孔捷生



<無題>
故都尋夢幾徘徊,去後劉郎樹不栽。
斧鉞真能成霸業,雲旗又使過樓台。
萬千燐火簇今夜,六十年華寄古槐。
國有迷魂招未得,遺民怕見六軍來。 

 

<邊詞>
洗馬冰河路幾彎,韶關更在潼關南。
和田種玉盈朱戶,蘆管吹悲滿雪山。
不見煙波羅布泊,忽聞血雨白狼灘。
刀郎唱徹胡天月,氊帳已無庫爾班。

注:刀郎,漢人歌手,娶維人妻。庫爾班,騎毛驢進北京見毛澤東的維吾爾老人,曾編寫入大陸語文課本。

 
< 世說>
來龍漫說九重霞,玉璽安知落誰家。
閱事還從世以外,感時卻在天之涯。
城誇不夜金吾禁,月近中秋鴉雀嘩。
讖緯原非隨制誥,民謠淘盡恒河沙。

<塞下>
唐蕃無覓會盟亭,黃卷青燈轉法鈴。
百二秦關弛鐵甲,十年羌笛哭文成。
雕鳴廢寺知狸語,風讀殘經落雪聲。
香客遠來入不得,大雄殿外是王營。

注:唐蕃會盟於安史之亂後,以漢藏文字立碑於長慶三年(公元823年),碑現分別存拉薩大昭寺和西安。

<感舊>
憲政描龍畫紫煙,那堪甲歲又丁年。
杜陵縱有麟之角,陶令斷無耕者田。
野祭幾家黃葉外,杖流一去白雲邊。
銅人十二金銷日,帝子回鑾賜盛筵。

注:秦始皇滅六國,假託民謠渠去一,顯於金,百邪辟,百瑞生。收繳民間刀劍,鑄十二銅人於咸陽。今聞北京十一期間亦禁售刀具。

<遣懷>
甲子流年幻與真,垂髫我亦一紅巾。
投荒始識黃泥厚,去國更傷碧血殷。
珠履三千皆諾諾,軟香十丈正紛紛。
秋桐漸老棲無鳳,且掃梁園落葉深。

(寫於2009年秋,原載《蘋果日報》)

****************************************

附:《廿年詩草七首》(訂正版)

其一:述憶
幾回顛沛此生逢,又共吾民唱大風。
血箭橫穿素縞外,王師直取帝陵東。
時賢空識屠龍術,后羿徒勞射日功。
忍見青衿白骨裏,曲終絃斷滿江紅。
 

其二:感懷
天涯孤旅淚輕彈,昨夜旌旗繞漢關。
桃李傾城連玉碎,杜鵑啼血共雲翻。
同袍北望今安在?神女東遊應未還。
隔岸人嗟蘇武憾,幾重怒浪幾重山。
 

其三:去國
去留肝膽繫幽州,羽檄龍騎竟未休。
新夏行雷敲敗瓦,故人書雁至危樓。
陽關目斷西遷客,粵海腸牽夜渡舟。
星火迷離疑舊土,萍蹤已自過中流。
 

其四:中秋
擧杯邀月月銜山,濁酒淋漓塊壘間。
人立良宵彈短劍,神回惡夜度重關。
常嗟身敗頭還在,最恐年深鍔已殘。
吹角連營渾是夢,莫持霜刃醉中觀。
 

其五:感時
一繫孤蓬路九千,盧溝曉月照空筵。
屠龍有夢凴誰手,投筆無言愧此肩。
拾去丹楓寄舊友,借來黃卷問流年。
灞橋柳老人歸日,可是霜重落木天?
 

其六:遠寄
浴火碑欄白玉新,秦坑冷處閲浮雲。
事來簾後鹿爲馬,舌到唇前光與塵。
韓市安知誰酹酒,天街更有未招魂。
廿年一枕西窗夢,夜展殘旗血尚溫。
 (注:成語韓市呼天典出《史記》;成語和光同塵典出《老子》。)
 

其七:憶友
籬東種柳夢莊周,酒濁茶清付一甌。
城破當時識汝膽,陸沉今日擲吾頭。
還從翻覆續經史,每遇炎涼讀故侯。
燈火樓臺歌未徹,舊江山盡是新愁。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