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新闻

 

施英:六四十九周年:纪念活动聚焦

 

作者:施英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583    更新时间:6/5/2008

 

 

 

《民主中国》网络杂志署名施英的一周新闻聚焦栏目已经走过近两年时间,今次纪念六四十九周年的特殊日子,由于纪念活动、媒体报道、评论文章以及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等大量的资讯,难以简单汇聚在一篇报道中。因此,《民主中国》决定把一贯的一周新闻聚焦分为四部分:六四十九周年纪念活动聚焦;六四十九周年媒体报道聚焦;六四十九周年评论聚焦;六四十九周年天安门母亲网站聚焦。

▲自由亚洲电台(RFA531日报道:民主中国阵线在世界各地纪念六四十九周年

由于奥运会和中国四川大地震,因此有关中国的事务,再次成为欧洲社会的注意焦点。由于上一次中国引起欧洲社会强烈关注是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因此今年六四也引起欧洲社会的回忆。海外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是伴随六四成立的组织,五月三十号,星期五,民真总部住费良勇先生对于今年纪念六四的活动发表了公开讲话。

各位同胞,各位听众,一九八九年中共专职集团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现在已经十九年了。中国的经济虽然还在发展,中共的统治方式,方针政策等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中共的专制本质并没有丝毫变化。六四十九周年纪念日,民主中国阵线将会一如既往在全球各地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关于世界各地的活动,他介绍说,

在法国的巴黎,日本的东京,德国的胜利堡,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美国的纽约、华盛顿、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英国的伦敦,丹麦的哥本哈根,瑞典的斯德哥尔摩等地都有游行示威、静坐、画展、烛光晚会、研讨会等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

居住在德国的费良勇主席,特别具体介绍了他将参加的德国的纪念活动计划。

64日下午2点,民阵民联德国分部在德国胜利堡(Siegburg)举行六四十九周年纪念研讨会,会议内容:

一、全体与会者沉痛哀悼5.12汶川大地震的罹难同胞和六四死难者。

二、由我代表民真总部谈"中国民运目前的时局与任务".

三、六四纪念诗朗诵。

四、全德中国学联主席彭小明先生谈"中共政府在5.12汶川大地震前的预报渎职问题".

五、民运同仁介绍国内民间的想法和需求。

六、举行民阵民联德国分部换届改选会议。

七、自由讨论。

▲自由亚洲电台(RFA62日报道:香港支联会在六四十九周年前夕发起爱国民主大游行

香港支联会在六四十九周年前夕发起爱国民主大游行。今年的活动与四川大地震救灾相结合,游行起步前举行默哀,全程不呼叫任何口号。支联会也将把在大游行及六四烛光集会中所筹得的款项全部捐赠香港红十字会,帮助灾后重建的四川居民。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UploadFiles/200806/20080605114508747.jpg

香港支联会星期天举行爱国民主大游行,为哀悼四川大地震死难者,大会在游行中加入哀悼仪式,包括起步前举行默哀;全程不呼喊任何口号。支联会希望透过该次游行悼念四川地震死难者,以及在八九民运中牺牲的民主烈士。(记者心语)

六四十九周年前夕的星期天,一直坚持平反六四的香港支联会和往年一样发起了平反六四的大游行。今年大会游行主题,除了继续以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纪念六四事件十九周年外,也特别因应四川地震,加入哀悼四川大地震死难者主题。大会呼吁游行人士,沿途不要叫口号,以悼念四川地震死难者。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在起步前带领在场人士为四川大地震及六四事件死难者默哀。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的学联成员,举起「同一世界、同一人权、同一梦想、平反六四」的横额;大会的车辆则沿途播放民运歌曲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UploadFiles/200806/20080605114556659.jpg

香港支联会星期天举行爱国民主大游行,为哀悼四川大地震死难者,纪念六四事件十九周年。(记者心语)

支联会为四川地震举行赈灾筹款,因此该次大游行及六四烛光集会当晚,支联会收集到市民的捐款,全数捐赠香港红十字会,希望可以帮助灾后重建的四川居民。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在游行途中向本台表示:就是因为刚刚我们国家有大的灾难,我们希望用另一种方法来同时悼念灾难中的同胞,及纪念我们在八九年中受难的人士。我们觉得可以在同一场合中,照顾到这两种不同的意见。

代表前线的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呼吁当局尽快平反六四:我觉得中央政府应该要有一个独立的调查,然后有一个报告为所有六四受难者进行平反,而且中央政府应该向所有人民道歉,我觉得这是他们应该做的,否则今年明年许多年我们还是游行,还是示威。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UploadFiles/200806/20080605114632213.jpg

香港支联会在六四十九周年前夕发起爱国民主大游行(记者心语)

在队伍中抬着棺材要求平反六四的外号长毛的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认为,当局可以为四川大地震中的死难者哀悼,也应该为六四死难者进行悼念:四川大地震中死去的同胞我们应该悼念他们,但在八九年中给中共派军队杀掉的学生及北京的群众也是应哀悼。四川是一个天灾,天灾难免,但人祸则可避免,我无法明白为何要哀悼四川大地震的死难者却不哀悼在六四中给军队杀掉的学生。

游行队伍在游行到政府总部之后和平结束,警方说有五百人参与,支联会估计约有一千人参加。

▲英国广播公司(BBC62日报道:香港六四游行为地震死难者哀悼

六四事件即将19周年之际,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于周日(61日)组织一年一度的六四游行,并为四川地震死难者哀悼。

今年的六四纪年因四川大地震而增添了新的伤痕。参与游行的人士沿途没有喊口号,只播放音乐。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说,今年的六四游行加入悼念四川地震死难者的主体,目的是期望参加者在天灾中,反思是否涉及人祸,并从中吸取教训。

他不同意现阶段不应作出任何针对中央的举动的讲法,他认为在这次地震中,如学校的豆腐渣工程,涉及人祸而六四也是人祸,需要作出追究。

据香港《明报》报道,周日举行的六四游行共筹得3.79万元,将连同六四烛光集会的筹款一道,全书捐给香港红十字会,为四川赈灾尽一份力。

支联会在游行前先为四川地震及六四死难者默哀,游行队伍在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等人的带领下,沿途由敞篷车开路,全程沉默,只播放民运歌曲。

游行队伍打着"同一世界,同一梦想,同一人权,平凡六四"的横幅。

在抵达政府总部后,他们高呼平凡六四、释放民运人士等口号。

获假释的新加坡《海峡时报》高级记者程翔也显身游行队伍。他说,过去三年在监狱度过,每逢临近六四都怀念在本港参与游行的市民。

程翔还认为,这次当局处埋地震的手法,是建国以来,新闻最开放一次。

大会公布游行人数为990,是历届最低。

▲美国之音(VOA63日报道:港人士纪念六四举行民主集会游行

1989年六四事件19周年前夕,有关人士表示,今年的四川地震虽然是天灾,但是灾难伤亡惨重的原因也包括当年民主运动所呼吁解决的贪腐问题。另外,基于生命的同等价值,对六四死难者的遗孤和孤寡老人,政府也应当出于人道给予救助。

香港作为中国境内唯一能够公开讨论六四的地方,每年都举行活动,悼念当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死难者。今年第19周年的纪念活动,包括61号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的爱国民主集会游行,另外还将在64号举行追思烛光晚会。

不过,今年参加61号游行的只有不到1000人,是历年来人数最少的。活动组织者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认为,人数少可能是因为61号香港也有其它大型活动,分流了一部分市民,比如庆祝六一儿童节,以及演艺界为四川地震灾区举行了长达8小时的512关爱大汇演。

司徒华说:每年的人数都有多有少,今年是比较少一点,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我们能坚持下去,比如明年是20周年,可能人数会比较多。过去5周年、10周年、15周年的时候人数都是比较多的。

今年香港举行的纪念六四活动还加入了悼念四川地震死难者的主题,星期天游行前全场默哀一分钟,游行途中也没有像往年那么高呼口号,而是尽量保持静默,并且沿途为四川灾民募捐筹款。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说,大地震是天灾,89六四是人祸,但是两者之间也有一定联系:比如在89民运的时候,学生们提出反官倒,也就是反贪污腐败,而在这次天灾当中,也有贪污腐败的因素存在,比如学校的豆腐渣工程,那么多学校倒塌,压死了那么多学生,这个就是人祸的因素。我们在报章上看到那些失去儿女的家长,拉起横幅,上面写着天灾不可违,人为最可恨,这个表达了他们的心声,所以我们觉得把两个悼念活动放在一起,是有一定意义的。

今年89六四事件19周年前夕,由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组织正式推出了自己的网站,并且在首页以醒目标题向六四死难者和四川地震死难者致哀。

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之一丁子霖说,如果说四川地震是天灾加人祸,那么当年的六四纯粹是人祸:生命是同等值的,这次四川地震是天灾加人祸,那么我们的亲人纯粹是人祸,他们举不出一个我们亲人是暴徒的证据。那么我们要力争,要继续抗争下去,要求对话,我认为政府如果本着人道精神,可以先从帮助六四的老年困难户开始,以困难补助的名义给予帮助,但是政府对我们还是不理不睬。

有媒体报导说,丁子霖表示,如果中共领导人愿意安抚六四受难者,她也愿意把争议搁下,只希望中国政府为死难者致哀和妥善照顾遗属。对此,丁子霖在接受采访时做出了澄清,她说,有些报导并没有把她的全部意思表达清楚:我们坚持我们的基本诉求,讨回六四公道,但是为了早日和政府开始平等的、深层的对话,我们可以暂时搁置争议,可以先易后难,比如对六四的定性、重大的原则性争议,我们可以暂时先放在一边,先从解决具体问题、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开始,就是六四屠杀后当年留下的六四孤儿、孤寡老人,特别是家在农村或是边远地区,没有医保,没有低保的孤寡老人,他们需要得到帮助。

1989年中国政府派兵镇压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民主示威,之后曾把这场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又改称为政治风波。中国政府至今不允许在中国内地公开讨论六四事件,也不允许公开纪念六四死难者。

▲自由亚洲电台(RFA63日报道:香港各界民间团体纪念六四19周年

六四十九周年将临,一直坚持平反六四的香港支联会将和往年一样,举办悼念六四的烛光集会。有民间团体在六四周年前夕发起六四图片展的活动。神州青年服务社于星期天在旺角行人专用区举行了图片展,不少路人伫足观看。神州青年服务社发言人梁汉华向本台表示:我们神州青年服务社十九周年以来,每年都要举办民运图片展览,是希望大家都不要忘记六四民运的精神。我们今年在办图片展时我们发现,特别踊跃观看的是内地来的一些同胞,因为他们看到当年六四很多惨痛的照片,很多百姓被坦克车压死的照片比他看到四川地震人民死伤的照片更为震憾。所以我们觉得举办这样的图片展不仅是让香港市民去纪念六四,更让许多在内地的自由行人士来认识这段历史,所以我们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

记者:他们看到之后有何反应?

梁汉华:他们的反应是十分惊讶,但对于这些一张张血淋淋的图片,也无法去否认事实的存在。因为看到照片的有许多都是年轻人,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心目中好像表现得很清明的一个政府竟然当年是如此残酷地去屠杀他们自己的人民子弟,直到今年也不承认他们一手造成的错误。

六四已十九周年,当初许多热血澎湃的青年,现都已入中年,却仍然看不到六四被平反的希望。在六四事件当年只有六岁的公民党青年公民主席余冠威表示,多年来他一直未能忘记当天和父亲到维园悼念六四死难者的哀伤,每年六四他必到维园哀悼。在六四前夕,他也举办过图片展,但他却发现,在北京当局有意的掩藏下,大陆的新一代对六四事件根本缺乏了解及认知。余冠威表示:我们在香港也办过一些图片展览,在举办的时候,有许多人看,大部份也是内地的人,而且年轻的人比较多。他们并非不了解,而是根本欠缺这方面的记忆,他们不知道也这些事情发生过,所以他们都停下脚步在看。我们有机会当然也会向他们说明,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要说服他们有这事发生过当然是不容易的。

支联会常委张文光上星期在香港明报发表一篇题为平反六四 民主兴邦的文章,当中提到:明年,是中共建国60 周年,是六四惨案20 周年,也是平反六四的重要时机。中国经历毛泽东前30 年的极左动乱,也走过邓小平后30 年的改革开放,但经济发展缺乏民主制衡,像四川地震的人祸仍会发生。

▲自由亚洲电台(RFA63日报道:英国华人民主社团纪念六四19周年

英国民阵星期一表示,今年纪念六四有更特殊的意义,面对当前中国的大天灾,不应让历史的悲剧正在上演,必须更严谨的追究事件当中的人祸。

英国的华人民主社团在纪念六四19周年的前夕,表示四川大地震的发生让今年纪念六四追求民主的运动,有更特殊纪念的现实意义。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的发言人金露西星期一说:(录音)。她表示现在大灾难发生后,他们要呼吁的是不让历史的悲剧正在上演。

金露西指出,在灾难发生时,大家都是全力放在救灾。但是灾后15日,是时候追究不能回避的政府责任问题,特别是灾难事件中的人祸究竟大到什么程度,她表示,如有关灾前的有无预报的争论,必须找出真相,再者倒塌的屋宇大多是学校民房医院,死亡的人都是人民和孩子,政府的大楼没有倒塌,里头的问题是什么?金露西表示,如果是负责任的政府就必须把这些问题追究清楚,此外,开始救灾却不让国际救援队进入抢救,总理温家宝救灾现场调度不动军队、调不动空降兵,金露西不禁问这是为什么?她说:(录音),她说救灾紧急机制不完善,这也包括募集灾款的机构如红十字会都缺乏公信力,机构的贪污腐败让人民忧虑捐给灾区灾民的救命钱送不进灾区。她表示,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是必要的。金露西感慨的指出,回顾六四事件,至今当局不肯说出真相,有多少人在事件中死亡至今成谜,在事件中冤死的亲属不能公开祭奠,这些调查真相还原事实都是政府应负的责任。她说:(录音),她表示关键在制度有问题,没有民主的机制建立完善的法治,政府缺乏民主机制的监督,社会就不能和谐稳定,因而此刻纪念六四,就更不能让历史的悲剧正在上演。

▲美国之音(VOA63日报道:美国民运人士举行六四真相座谈会

为纪念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19周年,中国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吴仁华准备出版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新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陈一咨着手拍摄大型历史纪录片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他们两人都希望把六四真相公诸于世,让为六四死难者在中国降半旗致哀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歌词: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到,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见......)

在历史的伤口歌声中,近百人在61日参加中国民主党美西委员会主办的六四事件开枪镇压真相座谈会,回顾1989年天安门民运的历史镜头,悼念死难的市民和学生,也为最近四川地震遇难者默哀并进行赈灾筹款。

*详细记录戒严部队表现*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作者吴仁华应邀讲述他正在撰写的40万字的续篇《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当年是北京政法大学讲师的吴仁华在天安门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撤出,现在他才了解到,198964号清晨4点钟熄灯和4点半重新亮灯,是中国军队准备和出动的信号,当年提前躲在人民大会堂的军队后来冲到他的身边,这些军人就是27集团军。

吴仁华说:64 日清晨4点半,27集团军派了一个特遣分队,有三个侦察连和一个步兵连组成,任务就是直接冲上纪念碑底座最高层,捣毁学生指挥部。当时我就坐在那里,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是那个部队,现在我都清清楚楚。 当时有个军人拿著话筒举着手枪站在我背后,我看他军衔是个上尉,现在他是27军哪个师哪个连连长,叫甚么我都知道了。有两个兵开枪打喇叭,叫甚么名字,哪个开第一枪,哪个开第二枪,现在我也都知道了。

吴仁华说,他花了很多时间,仔细比对各方资料,终于明白为甚么要从四个军区派出25万军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他发现就像毛泽东对付刘少奇和林彪都事先调军队进京一样,邓小平和杨尚昆在58日已经到武汉去秘密调兵。

吴仁华说,邓小平一方面防政变,一方面防兵变,防政变主要是防赵紫阳,军队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共派出16个集团军,加上天津警卫炮兵师、北京卫戍部队第一师和第三师,其中有非常机密的干部队贴身保卫邓和杨。

吴仁华也发现,防兵变则是用不同军区的军队互相制约,例如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不愿镇压,立即被捕,改由副军长张美远代替,前面有27军作预备队警戒,后面有63军督阵,38军如果不认真执行命令,它就会被其它的军队镇压。最后天安门镇压完毕,还从南京军区空运邓小平的嫡系部队12军以及坦克重装备到北京,防备先调来的军队可能兵变。

吴仁华在会上详述每个集团军的组织,从何处出发,到何处集结,任务是甚么,伤亡多少以及后来奖惩情况。

吴仁华说:我每个部队后面特地列了一个章节。该军参加北京镇压的官兵名录,我就是要留个历史纪录,就是谁参加了这次镇压行动,将来有机会你要说清楚你干了甚么,或是你知道甚么。

吴仁华也从军人撰写的文章中发现,确实有开枪的命令。他将在书中作出说明。命令下达时间是63日晚上10点。下达命令者可以追溯到戒严部队指挥部,再往上追就是中央军委,是不是邓小平和杨尚昆?吴仁华说暂时还没有找到资料证明。

吴仁华估计,市民学生死亡者约2000人,包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军方则有15人死亡,其中6人是因坦克转弯速度太快翻倒燃烧死亡、一名军人是7月病死,还有一名改穿便装拍照的军人于荣禄被其他军人打出的子弹打死,真正死在民众手上的只有7人,时间都在晚上10点开枪之后,是因为当局先镇压,然后才出现暴力活动。

吴仁华说,他还需要更多军队的资料,欢迎知情者与他联络yenhua2000@yahoo.com

*用客观历史纪录片纪念六四*

曾是赵紫阳重要智囊的陈一咨则用客观的历史纪录片来纪念六四。他透露说,经过艰难的努力,他访问到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搜集了900 多盘相关光碟。下一步要制作影片,将会不同于中国侨办制作的相关影片、或是香港、台湾及西方版本的偏重描绘学生或香港市民激情的版本。

陈一咨说:王丹说得对,学生有错 ,政府有罪。但首先这是政府的罪,学生不懂得妥协和退让,但你不能太过苛责。

1989年北京当局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示威之后,曾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改称为政治风波,但是一直否认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死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