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新闻

本站评论员:读一位70后的思考

 

读这封来信(附后),我触摸到了一颗真诚的心,一颗勇于设疑、勇于求真的心。六四,对于7080初的年轻人,只有非常模糊的记忆;对于大多数80后来说,也许连这么点模糊的记忆都没有。因此,向六四发问,合情合理。记得去年秋天,有一位在南方一所重点高中任教的老师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她说两年前该校的几位高中二年级学生自选了一个社会调查课题(课程作业),题目就是关于六四。这些学生从互联网上知道了有一个六四,但不知道六四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们想从社会调查着手,听听周围人们的看法。这份问卷调查一共列出了好几个问题,其中有:你认为六四是反革命暴乱,还是爱国民主运动?、在当时,你对那场运动是支持、是反对还是保持中立?、你现在又怎么看这场运动?等等。让人诧异的是,这份问卷调查居然回收率还很高。更让人诧异的是,这几名学生还居然根据回收的问卷撰写了一份调查报告,不仅作为课程作业交给了老师,还拿到社会上去广为散发。当然,这件事最终被学校领导知道了,但领导们从爱护学生出发,采取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法,最后不了了之。这些高中生算起来可能正好六四那年出生,比这封来信的作者年龄小得多。但他们居然向六四发问,想要追问个究竟。他们不想轻率地下结论,而是想从社会调查中寻求答案。

我认为,这种态度是可取的。我们先不忙下结论,可以利用互联网的方便,搜索一下有关六四的各种资料;如果有关资料被过滤、被屏蔽,不妨去做一些社会调查。当年,参加那场运动的人,全国少说也有好几百万,尤其是北京,只要是岁数较大的,几乎都有一段亲身的经历,记忆中也都留下了不少当年的故事。当你作了一番调查之后,不难得出合乎事实结论。

但是,我也看到了一些相反的做法。他们不做调查、不假思索,轻率地挥舞起官方提供的标准答案,向89运动大兴问罪之师,一口咬定当年的运动参加者都是暴徒,说没有把这些暴徒杀光是共产党的错误。 他们甚至一口咬定今天的天安门母亲有罪,因为她们养育出来的子女,几乎把国家带入深渊。

对于这样的指控,我们不予置评。我们只是想说:今天中国所缺少的,不是什么愤怒的一代,而是思考的一代。

 

附文:

一位读者的来信:纪念六四

我出生于70年代末,198964日我12岁,幼小的我对六四只有非常模糊的记忆,不知道六四是干什么的,不知道当时全国正在经历什么样的动荡,也不知道六四那天有许多青年学子死于非命,我只记得小学毕业考试那天,老师在替我们猜小学考试的作文时,无意中说到如果考六四怎么办?当时我们不知道六四代表什么,最后当然考试作文也没有这么高深的题目。后来,我慢慢长大,我才知道六四是一场运动,一场学生运动,知道当时很多人凡是参加六四运动的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已经为人母了,六四这两个字一直在我脑边盘旋,六四倒底是场什么运动,仅仅是场学生运动吗?仅仅是一场争取自由的民主运动吗?如果是的话,用得着用坦克,机关枪来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们吗?政府有多么丑陋,近二十年过去了,为什么没有人再提起!六四真有那么大的力量,那倒底是种什么力量!我想知道,我们年轻一代都想知道。
六四到底是场什么样的运动呢
中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中国强大,中国发展,国外还是瞧不起中国呢
中国,
CHINA,你的 名字
为什么你的政体要和别人不一样呢
为什么毛泽东要搞社会主义呢
为什么发达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呢
中国,中国,
你很困难,但是你很坚强
中国,中国
你很虚假,但是你很会伪装
中国,中国
你是一个多么大的国家
中国,中国
你就像一个母亲要统揽一切孩子的事情
中国,爱你,怨你,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