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群 体 简 讯

万安公墓祭文




天安门母亲



 

光阴荏苒,六四惨案已经过去27年。当年亲人们牺牲的惨状依然历历在目,悲痛之情时时吞噬着我们的心。时光抹不去心灵的伤痛!年复一年,我们都会聚集在这里,以大家相聚、用祭奠形式寄托哀思,缓解感情上的悲愤。

今天,你们的亲人站在这里,白发苍苍、体弱多病;坐在轮椅上的老父老母亲们,或者两鬓斑白、儿女长大的妻子们,还有你们的兄弟姐妹们,如往年一样默默地摆上鲜花、斟上祭酒,看着照片上的你们带着从容、自信的微笑,眼泪止不住地往肚子里流。

每年祭奠的时候,都有一些你们的同龄人,站在外围,带着摄像机、录音机、照相机。他们不是前来参加祭奠的,是被派遣来监视我们的。他们如果心中尚有良知的话,他们应该看到,27年前的血腥屠杀给千千万万个家庭带来的痛苦,也会在内心感到同情和不安。

为此,我们要大声地呼唤你们的名字,让国人知道27年前你们同样是鲜活的生命!

楠,男,19岁,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南长安街南口,头部中弹。

郭春珉,男,23岁,北京六一中学老师,木樨地,左肾中弹。

段昌隆,男,24岁,清华大学化工系应届毕业生,民族文化宫,左胸中弹。

王卫萍,女,25岁,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木樨地,抢救伤员颈部中弹。

力,男,29岁,机电部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木樨地中弹。

杨燕声,男,30岁,北京体育报社员工,正义路,抢救伤员腹部中弹。

郝致京,男,30岁,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助研,木樨地,左胸中弹。

杨明湖,男,42岁,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员工,东长安街南池子,腹部中弹。

这就是当年执政者动用野战军用残忍、血腥的方式对待学生、市民,给我们每个家庭带来的永久伤痛!

27年来,我们作为天安门母亲的成员,秉持着理性的思维,按照法制的原则,以非暴力的方式,向执政当局提出我们的主张和诉求。可是执政当局一直充耳不闻,不予理睬。反而在全世界面前以掩耳盗铃的姿态,用谎言模糊事实,用违法手段(监视、监听群体成员)掩盖当年执政者对国民犯下的屠城罪行。诚然,近年来在执法方式上有所改变,那也只不过是和谐违法,本质上还是违宪违法、侵犯人权。

众目睽睽之下的杀人惨案,不可能被谎言永远掩盖!也许前面的道路依然坎坷,尽管我们在一天天老去,但是我们有信心坚持,我们有耐心等待!真理终会战胜邪恶!社会终会走向民主、自由!我们一定会等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亲人们,安息吧!

 

力母亲:李雪文(88岁)
郝致京母亲:祝枝弟(87岁)
段昌隆母亲:周淑庄(79岁)
楠母亲:张先玲(78岁)
郭春珉母亲:黄雪芬(77岁)
杨明湖遗孀:尤维洁
杨燕声遗孀:黄金平

201664

 


黄金平宣读祭文


张先玲为郭春珉祭酒


参加祭奠的部分难属


 

文章来源:张先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