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群 体 简 讯

一个家庭的陨落


丁子霖 张先玲 尤维杰



刘春林去世了!这个消息真如晴天霹雳,让我们震撼!

他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本应该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但六四屠杀改变了他生活的轨迹,在苦苦煎熬中度过了20年,于20094月满怀悲愤的悄然离世。这更使我们心中的悲痛和愤懑久久不能平静。

他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都出身于农村,父亲在北京当了工人,不料在他兄弟俩还年幼时父亲因病去世。之后,母亲接替了父亲的工作,当上了一名女工。从此,这位干练的农村妇女,辛勤抚育着两个幼小的儿子,独立支撑着这个虽不富裕却还温暖的家庭。

89年的屠杀,击碎了这个家庭的平静。他们家住在前门附近,在哪个群情沸腾的晚上,就在胡同口,由南边进来的戒严部队,打死了小儿子刘春永,当时正在弟弟身旁的刘春林目睹了弟弟的死亡,精神崩溃了。坚强的母亲孙秀芝在两个儿子一死一伤的情况下,顶住压力强压悲痛,处理完小儿子的后事,把大儿子送入医院,她坚强地站起来,用瘦削的肩膀顶起一片天地,好让得病的大儿子早日康复。那时她已经退休,微薄的工资很难养家,她就每天到前门的北京站卖茶叶蛋,以贴补家用。

刘春林康复出院后,忘不了弟弟的死,忘不了在那个夜晚看到的屠杀的情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丁子霖的名字和我们正在寻访死难者的消息,他几经周折,找到人民大学丁子霖的家,告知他弟弟被害的情形,倾诉了心中的苦闷,于是,和我们有了联系,参加到群体中来。那时很多人尚心怀恐惧,对我们避之犹恐不及,他却千方百计的找上门来。这在我们寻访到的国内难属中也是仅有的。

我们第一次给孙秀芝送人道救助款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住在棕树

头条一个大杂院里,一间大屋里,除了两张床以外,还整齐的摆放着几件简陋的旧家具,看得出主人的勤俭和家境的艰难,她系着一条围裙,提着卖鸡蛋的篮子,刚从外边回来,给人的印象是朴素、干练、淡定中透着坚韧。我们说明来意将救助款交给她,又交谈了一会儿,

她的话不多,但句句诚恳,对我们的来访和好心人的捐助,她都表露出发自内心的感谢;谈到我们今后的抗争,她也坚定的支持。这是一个好老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搬迁、生病,不论她遇到怎样的困难,都从不向我们诉苦,怕给我们添麻烦,直到她默默地离去。

想不到事隔? 年,刘春林又离开了我们。这个底层劳动人民的家庭,本应有自己的生活,刘春林兄弟会娶妻生子,孙秀芝也会子孙满堂,但是,他们就这样在大屠杀之后,被独裁的政府机器压成齑粉,苦苦撑持了20年,终于陨落了。

我们活着的人,将永远记住他们,秉承他们的遗愿,生命不止、抗争不息!

 

丁子霖, 张先玲, 尤维杰

 

文章来源: 张先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