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杨佳袭警案的深处

施 化

    
    
     从七月以来,北京青年杨佳的上海袭警案,一直是中国千万民众关注的焦点。其受关注的程度,或许仅次于北京奥运会。9月1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杨佳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有大约百分之七十的网民,对判决的过程不满。更有人把杨佳看成是反抗暴政的孤胆英雄。 (博讯
boxun.com)

    
    
新华社的报道说,2007年10月5日,杨佳骑一辆无证无牌的自行车途经上海市闸北区芷江西路、普善路口时,受到上海市闸北公安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巡逻民警盘查。由于杨佳不配合,被民警带至派出所询问,以查明其所骑自行车来源。此后,杨佳对公安民警的盘查不满,多次向公安机关投诉并要求赔偿,闸北公安分局派员对杨佳进行了解释、说明和劝导。杨佳经过充分准备后,于2008年7月1日携带尖刀等作案工具闯入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机关大楼,持刀对数名公安民警及保安人员的头、颈、胸、腹等要害部位连续捅刺,造成6名民警死亡、2名民警轻伤、1名民警和1名保安人员轻微伤。仅从这一面之词,就看出其中的怪诞。
    
    一个看起来单纯的杀人案,之所以受到长久持续的关注,主要原因无非两个:之一,不明动机,没有精神疾病,没有犯罪前科的杨佳,采用如此激烈的手段,以死来表达意愿,传递信息,到底为什么,希望看到背后的真实。之二,当局对这个案件的公布和审理,严重缺乏透明度,人们想知道为什么要掩盖一个普通刑事案件,想掩盖什么?这些问题得不到明确答案,追问是不会停止的。除非类似事件只是一个极端的偶然,只发生一次,将来就绝迹了。但不。
    
    在倡导和谐的中国社会,近年来涉及暴力的群体突发事件已经达到历史高峰,《瞭望》新闻周刊引述官方统计说,
2006年中国爆发的恶性冲突超过9万起,并一直保持上升势头。用密封式的审讯杀掉杨佳,不可能改变这一趋势。只有公开讨论,分析出这一案件的深处到底是什么,才有机会把坏事变成好事,促使中国社会转型,从传统社会转到现代社会。
    
    到目前为止的全部状态表明,中国社会还只是一个传统社会,不是现代社会。传统社会的主要标志可以概括为,用强力或暴力解决争端。而现代社会则相反,用协商和妥协解决争端。这至少是我个人的看法,可以讨论。
    
    杨佳袭警,袭警后真相受到封锁,封锁后民众一边倒支持杨佳,这都从深层上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内伤。对此,任何一个对中国社会有责任感的人,都不能掉以轻心。这种内伤,实际是中国几千年传统社会遗传下来,深深进入人们思想意识的文化积淀。
    
    自秦以武力统一中国,用强暴解决争端就成为思维定势,深入中华文化。先秦时期的某些优良文化从此失传。中国的历代统治者,以及这些统治者的随从文人,不断地用事实和文字强化着一种观念,认为,只有拘禁,严刑,虐待,杀灭,才是社会管理和解决认识争端的法宝。受害的另一方,则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尽管这个法宝失灵千万次,人们还是照信不误。近年来受到迫害的法轮功群体的反抗,似乎打破了这一常规。
    
    杨佳持刀进入闸北公安分局,被人很容易地联想到林冲持刀报复杀人,并不由地佩服称赞。杨佳的影子可以从古代到近代、现代的许多中国名人身上看到。从陈胜吴广的揭竿而起,共产党贺龙的两把菜刀,进而到邓小平调动野战军戒严,最终到杨佳手持利刃弑警,传递的都是同一个信息:杀。
    
    中共本身就是用这种思维方式起家的,名称好听一点,叫革命。刚刚用武力统一中国的国民党蒋氏政权,用的也是同一思维,试图把这些农村暴民斩尽杀绝。两党似乎在进行一场政治斗争,实质上都不过是传统的消灭异己的斗争,或者说最后解决。
    
    事实上,所有社会的社会矛盾都没有任何一种方式的最后解决。这是现代最有智慧的一些人的发现。社会矛盾永远存在,旧的去了,新的又来。最佳解决方案,应该是矛盾双方各自克制调整,达到任何一方都可以至少接受的平衡,然后用时间来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不断采用最后解决方案的人,即便再有计谋有胆略,也还是没有智慧,是个莽汉。用强力和暴力可以震慑一时,但只是短暂的一时,很快就要失效。被震慑而暂时强压下去的矛盾冲突,不但不会消失,还会用其它方式,更猛烈地爆发出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中共种下革命的种子,要想结出和谐的果子,怕很难。
    
    中国社会积压了几千年的内伤,即便用心治疗,也要花几百年才能治愈。何况这种治疗现在还没有开始。希望能从杨佳案开始。治疗方案主要是反思。共产党改名,整理历史教科书,重新评价毛泽东的暴力革命等,都是具体方法。

 

转自:《博讯》2008910日 (博讯记者:格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