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张丹红的沉沦

廖天琪


最近,张丹红事件在德国媒体和中文的网站上有众多的文字和评论出现。张女士是德国公共媒体德国之声广播电台中文部的副主任,来自北京的张丹红在那里工作已经十多年了。笔者九十年代在德国时就认识张女士,有时候也把大陆来访的作家和异议人士介绍到德国之声,接受张女士的采访。最近这些年我虽然在美国,但是在同行的信息交流上我们也还是有往来的。前些天我已经在网上读到不少有关的文章,对于那些爱国愤青的义和团情结不过一笑置之而已,但看到柏林日报上社民党的议会发言人D. Wiefelspuetz说:这位女士已经把中国政府的审查制输入脑袋了, 她的发言活活是个灾难,这么重的话很令我吃惊。恰好,一位德国朋友发了电子邮件的链接给我(1. Kontrovers: Machtspiele im Zeichen der Ringe? - Olympia in Peking 2008 ),他说有一位似乎是中国使馆的记者在参与德国电台(Deutschlandfunk)八月四日有关奥运和人权主题的座谈会时采用官方话语系统的调子,力捧政府的功绩,他让我听听,想知道我作何想。原来他说的就是张丹红,真是不听还好,一听简直要跌破眼镜。

德国公众界及一些政治家一向对西藏和达赖喇嘛十分同情,总理莫克尔接见达赖喇嘛引起中国政府的不满,但是普通民众都非常欣赏她的政治道德和有原则的做法。近年来,德国媒体中,汉学系出身的内行人越来越多,特别是大报社和杂志的驻华特派记者,大部分都是精通汉语的。他们对中国事务的了解不再是以前那些不懂中国的专业记者那样雾里看花了。于中国的各方面问题,他们自然不会每天只听官方发言人的宣传,而能自己去找较为可靠的消息来源,并且时常跟民间异议分子接触谈话,获得第一手的资讯。德国和中国在经济、文化各方面的交流越来越频繁,把中国真实的面貌介绍给德国社会已经成为一种职业上的必需。虽然德国媒体对中国的关注和提供的信息量依然不能跟美国比,但是这种比重正在日益增加。平面媒体中,全国性的大报和杂志经常以封面故事大篇幅地对中国进行深度报道。其他电视和广播节目中,中国的主题也时时出现。但是西方一对中国的弊病和病态采取批评讥讽的态度,中国人就受不了。他们宁可被自己的独裁政府鱼肉欺凌,但是只要外国一批评,中国人的大汉沙文主义情绪就要火山爆发,不可收拾。

北京奥运是中国政府发动宣传机器,血本无归地对内对外炫耀国力、展示政府无上权威的绝佳机会。中共政权知道受惯了愚民政策作弄的中国人,民族主义一抓就灵,打肿脸充胖子、引君入瓮的事,国人最容易落入圈套。但是西方社会的人由于资讯丰富,并不容易上当。诚如德国第一电台的北京记者库讷(Kuehne)所说,奥运跟一般的体育活动不同,提倡一种崇尚自由、和平的精神,是此一盛会的精髓所在,因此历来奥运几乎都由自由国家举办。本届奥运,中国这个集权国家许下了海口,要改善人权、要赋予媒体新闻自由,但是骨子里不愿又不能兑现,抓了胡佳、黄琦、杜导斌等人,对异议分子进行监视居住,镇压西藏、法轮功和地下教会,打压维吾尔人,封闭国内网站,这些事西方记者看在眼里,都报道得清清楚楚,反应在媒体里。这在中国官方和愤青的眼中就成了反华言论了。

张丹红何时加入愤青行列,我不清楚,但是她在德国电台的座谈节目中所说的话,简直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如出一辙, 张女士如是说:

我要求大家(西方)不要情绪化,中国已经把一些网站开放了, 如BBC、德国之声和国际大赦如果再继续唠叨(meckern)那就是干涉中国内政了中国正在向着新闻自由和开放网络的方向发展,这有一个过程,不能因为奥运,就要求中国有全面的新闻自由。好一个干涉中国内政,这官方的话语已经深入她的骨髓了。

有些网站是被关闭的,如自由西藏、法轮功网站,但是德国也关闭一些诸如儿童色情网和极右的网站。 竟然一口气把儿童色情跟西藏、法轮功粘在一起,张女士自由联想的功力也太高了。

要求全然的网络开放和新闻自由,这是来自外国的要求,中国人自己对政府和官方机构很有耐心,这三十年的积极进步很多,中国更加开放了,人们比以前自由多了大部分人要过富裕的日子,他们不要知道法轮功。中国在七十年代还有许多省份闹饥荒,这三十年的进步和成果是惊人的。我们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享受到这么多的新闻自由。这种话是对中国当今那些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最大侮辱。 请张女士去采访北京的刘晓波、余杰、周勍,问问他们是否只要过富裕的日子,而不想要新闻自由。中国每年上万宗的大型群众示威抗议活动是怎么回事?怎么解释他们对政府的耐心程度?

有德国听众扣应进来,认为不该把奥运举办权交给蔑视人权的中国,张女士的回应:如果把奥运只交给遵循西方价值的民主国家举办,那就只有很少的四十来个国家合格了,像美国,我可就要犹豫了,因为那里有很粗暴的侵犯人权的事发生。张女士此言差矣,美国是收容最多受到政治、宗教迫害的中国人的国家,也是在中国会被溺杀的几万名女婴的新祖国。每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冒着性命危险,死也要投奔美国。这里是爱好自由者的美好国度。

人们对中国的期望太高。我举个人权的例子吧,中国这三十年来把四亿人从赤贫中解放出来,中国共产党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政治力量在实践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的贡献要大多了,这一条保证了每个人的生存权。人权也于2004年被写进了宪法。又是新华社的调调儿。中国人如猪狗,能吃饱就不错了,还折腾什么自由、人权的洋玩意儿。

我希望德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要全面两周前我看到德国ARTE 电视台一个节目报道说,中国的妇女很苦,让人觉得中国女人都很可怜,这是不对的,在男女平等方面,中国比德国更进步。真为张女士抱屈,赶快离开水深火热的德国,回到中国怀抱去当高级华人妇女吧, 反正拐卖妇女、强制堕胎和结扎、二奶小蜜这种底层女人的宿命跟她绝缘。

有政治家呼吁德国运动员在中国要表态提出人权问题, 张丹红说这种说法哗众取宠德国人对未来有恐惧,认为中国占了德国人的就业机会,威胁到我们社会的富足,中国跟西方成了竞争对手八十年代时,中国的人权问题严重多了,谁管呀。那时候,人们把中国看成一个有异国情调的地方,大家都喜欢。中国的便宜商品压低了德国的通货膨胀率,促成了经济增长。对中国的出口给德国造就了很多就业机会。没有中国的经济起飞,德国的经济会很糟。真不知张女士对经济的知识从何而来,如此霸道的说理,让人为她感到脸红。

张丹红最后抱怨,西方国家不平等地对待中国,似乎鸦片战争的历史疮疤170年了还没有揭痂。

一个生活在自由国家,享受到言论自由的新闻工作者,竟然向极权政府献媚,在公开的论坛上,说出像是出自新华社党委书记之口的话,这不能不让人费思量。是张女士跟大陆官方有幕后交易?以后想回国谋个一官半职,早早发话,买下伏笔?还是德国媒体对中国负面报道太多,张女士要给德国人一个休克疗法,反正西方有言论自由,怎么说也落不下胡佳的霉气,不至于被送进监狱。正好相反,这语惊四座,果然惊动了祖国的高官,对她报以青睐,也激励了愤青们的爱国热血,借百度对她发出声援:张丹红,中国人都支持你。谩骂德国媒体的声音在新华网上此起彼伏:德国之声停职张丹红,重现纳粹幽灵。张丹红并不需要愤青们的保护支持,因为她虽然向权力频抛媚眼,违反了德国之声这个新闻机构维护自由、人权的基本精神,但是她的发言权是受到保护的,她也没有被撤职,只是暂时不能在麦克风前作节目。这就是真正的新闻自由。张丹红既不珍惜西方的新闻自由,又滥用了自己的言论自由,将中国人的良知和职业道德之沦丧曝光于西方公众界。她应当回到中国去,在那个她认为已经有相当新闻自由的母国去从事新闻工作,以身试法,来向西方世界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如果做不到,你就是个伪君子、假淑女,一个不配享有新闻自由的假新闻工作者。

 

转自《观察》200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