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百年转型建立真正的民主共和国

马萧

 

 

翻开中国近现代史的篇章,就是一部伟大的全中国人民争取人民主权、争取自由平等的奋斗史。

从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的皇权专制主义,建立民国,到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推翻国民党一党专政的独裁政府,中华儿女抛头颅、洒热血,奋不顾身、前仆后继,为的就是一个目标:要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专制枷锁彻底砸碎。

让我们重温一下那段可歌可泣的岁月的点滴片断吧:

吴中民先生:

现在中国最迫切的问题,是实行民主;有了民主,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这不是一句空话,是敌后解放区的事实证明了的。军队能否打仗,顶重要的是看它是否能得到老百姓的帮助。在敌后解放区有一句流行的话:军队是鱼,老百姓是水。鱼离了水,是寸步难行的,更不用说和敌人作战了。要老百姓和军队合作,当然得使老百姓享有民主自由。所以,实行民主是最重要的关键。没有民主,便一切都是粉饰的花样而已。而且,我们还得当心,有人会用好东西去做坏事情的呵!
                          《新华日报》
1945212日 答读者问

清朝晚年,最初有人提倡洋务运动,主张学外国人造枪炮、办工厂的时候,曾遭受一种激烈的反对。反对者并不能否认列强的确是靠了船坚炮利而比中国强,但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提倡洋务运动很坚决的薛福成在当时就曾如此说过:或曰:以堂堂中国而效法西人,不且用夷变夏乎?是不然。夫衣冠语言、风俗,中外所异也;假造化之灵,利民生之用,中外所同也。这个道理。到了现在看来,自然更谁也不能发生疑问的了。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科学,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科学。既然外国已经先发展了这些科学,而中国还没有,那就没有办法,只好用夷变夏一下,从头学起来。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曾听见有一位乡下老先生说:中国人坐汽车会发晕,这就证明汽车只是外国人的玩意。现在却有些已学会了坐汽车的先生们说:中国人民倘过民主自由的生活,就会出乱子,所以民主只是适用于外国,不合国国情,岂不是同样荒谬么?

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
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所以,卜凯教授说得好:民主方式即为科学方式,科学理论不分国界,对任何人皆可适用。孙哲生先生也说:中国不能与世界分离,我们要与世界各国图共存,必须适应世界环境与潮流。
《新华日报》
1944517日 原标题《民主即科学》

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喉舌《新华日报》在中日战争即将以结束时,就中国的前途和命运作历史选择之时发表的一系列社论中抽选的两篇,这一系列文章强烈地贯彻着共产党的政治主张,那就是与全国人民一道,追求人民主权、自由平等,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与今天共产党严厉的新闻管制不同的是,当时的国民党允许它的反对党共产党在民国陪都重庆建立自己的宣传阵地,言论相对来说是比较自由的。)

正是由于这些观点鲜明的政治主张,让中国人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历史证明,中国人民从来都不缺乏选择的智慧,对自由民主、对于民权普世价值的强烈渴求让他们紧紧团结在共产党周围,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

然而,共产党率领全国人民夺取政权以后,并没有将权力交还给人民,而是建立了比国民党更为严酷的极权专制制度,共产党政权建立的党天下重新让中国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为了粉饰自己对取得政权的合法性基础,它对历史彻底的改写用谎言和欺骗,而不是正义与真理。

开展造神运动,将毛树立为中国人民的救世主、大救星,让中国人民对毛顶礼膜拜。事后证明,毛与共产党并没有将中国人民所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施舍给中国人民,而是愚弄了整个中华民族,将全体中国人民变成他玩弄权术、整治异已的工具,将自己高高凌驾于中国人民的生命与尊严之上。为了掩盖其政权取得的合法性,毛和他的共产党无限美化自己在中日战争中的作用,作为主战的国民党军队(白区)被它描绘成消极抗日的反动派,陈诚、戴季陶等国民党抗日名将被宣判为战争罪犯。事实表明,共产党在整个抗战期间仅仅与日军进行过两次所谓较大规模的战斗:一次是耳熟能详的平型关大捷,面对一支日军的几乎完全没有什么抵抗力的辎重部队与一个伤员营,消灭了日军400余人;另一次便是百团大战,消灭了日军不到2000人,仅此。除此之外,便是在历史教科书上大书特书国民党的假抗日、真内战的企图,大肆毁谤、丑化国民党形象。那么,整个抗战期间共产党都真正做了些什么事情?抢地盘,日军从国民党手中夺得广大的中国国土,消耗国民党的有生力量,国民党在前面拼死抵抗,共产党在日本人后面不费吹灰之力的抢地盘,壮大自己。于是,抗战爆发之前,共产党仅仅在中国的西北边缍的一小撮不毛之地有一个小小的立足点,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得到了半个中国。历史证明,日本人为共产党夺取政权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共产党贪天之功,将自已标榜为中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将真实的历史全面改版,用谎言和欺骗完全抹杀国民党在中日战争中的功绩,塑造了一段乌托邦和莫须有的红色抗日神话。

正是用这种篡改历史的卑劣手段,让毛与共产党树立了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伟光正的高大形象,同时打造了一个严密的极权专制体制,将专制枷锁牢牢地套加在中国人民头上。

三年大跃进,许多地方的人民吃树皮、挖草根,草根挖尽了,便吃观音土,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状,饿死中国近四千万人,整个中国的土地上成为了人间活地狱,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将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运动活活的比下去。直到今天,共产党仍然没有一颗忏悔的心,依然将它人为定性为自然灾害所造成,欺骗了中国人民整整半个世纪,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向中国人民道歉。而真相其实十分简单,仅仅为了实现毛的个人政治野心: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超越苏联领导人,成为整个共产主义阵营的无产阶级伟大领袖、大哥大,为了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倾全国之力打造一个强大的军事中华帝国,卫星上太空、人民下地狱的社会状况也就不足为奇了,这种好大喜功的小人心态直到今天依然在共产党高层阴魂不散,反而有更上层楼的心理态势,看看我们的奥运会超豪华的陈铺排场便一叶知秋。

为了稳固自己对权力的绝对垄断,毛开展了三反、五反、四清、反右运动,这一切为后来发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提供了思想基础和社会舆论基础。十年文革让整个中国大地成为一片愚昧的红色闹剧的汪洋大海,大批中国的精英份子与普通民众被打成内奸、叛徒、反革命分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无休止的批斗风让中国人民噤若寒蝉,连国家主席也不例外的打倒、整垮,生命的价值与人性的尊严在此刻的中国大地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蹂躏与摧残,以至于唐山大地震后,一位老太太在地震中捡回一条性命,从废墟中爬出来,萦绕在脑海里不是关心自己的身体、不是关心自己的亲人、不是关心自己的家园,第一个问题竟是向旁人问坐在北京中南海里面的毛主席有没有事?当她得知毛主席安然无恙时,便在废墟上颂读《毛主席语录》,高呼毛主席万岁极权制度打造了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人间地狱。直到今天,共产党的高层还在高歌人权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主权高于人权的论调,还在为自己解决了中国十三亿人的温饱问题的劳苦功高的政绩而沾沾自喜,这种为满足共产党极权私欲擦脂抹粉的造神运动依然在共产党阵营里树大根深,枝繁叶茂。从来不曾反省,这个政权的存在对于中华民族、对于中国人民的伤害有多大,这个政权的存在对于中国人民的幸福有多少实质性的贡献。

再来回顾一下共产党宣传了半个多世纪的充满了英雄礼赞的抗美援朝战争的真相吧!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突袭韩国,朝鲜战争爆发。在战争爆发前,朝韩方面军事力量的对比为:兵力2:1,火炮2:1,机枪7:1,半自动步枪13:1,坦克已6。5:1,飞机6:1朝鲜对于这场战争作了精心的布置和准备,而韩国仅仅是仓促应战,战争仅仅进行了三天,朝鲜人民军便攻克了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联合国授权组建联合国军队帮助韩国抵抗朝鲜的入侵,在联合国安理会以13:1绝对高票获得通过。(南斯拉夫投了反对票,当时苏联因为抗议联合国阻止中共入联而退出了联合国,如果苏联在,那么表决结果极有可能是13:2)历史证明,联合国一直是一个努力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国际机构,而非像共产党所宣扬的是仅仅美国人的传声筒,直到今天,共产党还一直沿用着这类毛时代的斗争语言。

三年朝鲜战争,美国阵亡36570人,负伤92134人,最后,美国不打了,投降了,他不得不举起白旗再打下去美国人民就要起来造反了,美国人对于生命的价值是看得是十分珍贵的,牺牲三万多人,这是这个国家的人民所无法承受的一个事实。而中国伤亡近百万,超过朝鲜伤亡人数的四倍。结论是,三年的朝鲜战争,联合国输了,美国人输了,中国人民输了,胜利属于毛一个人,他用近百万中国人民的汩汩鲜血和累累尸骨堆出了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问题在于,这是一场非正义和极不人道的战争。抛开当时世界两个阵营的意识形态之争,直到今天,对于这场战争的起源,共产党一直都在颠倒黑白,讳莫如深,宣传为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军队与韩国李承晚政府侵略朝鲜,而不肯给予中国人民一个历史的真相,继续开足马力宣传狭隘的英雄主义与斗争哲学。

其实,一个暴政是不需要政权的合法性理念作支撑的,只要有足够的暴力和收买、足够的谎言和欺骗就行了,如果一个暴政即想做婊子,又一心想着要立贞节牌坊,还以民主政治的文明词汇自居于世界文明之林,那注定会画虎类犬,势必要遭人耻笑。

漫长的黑暗世纪里,中国竟然就没有了点点光明吗?有,只是微弱的光明被巨大的黑暗暂时遮盖住了,中国人民在追求人民主权、自由平等的道路上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他们铿锵不屈的脚步,中国人民从来就不缺乏选择的智慧,即使是在毛控制下密不透风、滴水不露的极权主义制度下,放下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中被整倒的一大批优秀的精英,随便举一两例罢,林昭算一个。打开互联网,有关林昭的信息就达到了115,000条,她是一个黑暗时代光明的缩影。

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被称为红楼里的林姑娘,1957年,林昭因为宣传反革命的右倾言论被捕入狱,但是,她从未放弃过中国现实问题的独立思考,她说我一思考便会遭到他们的讨伐,我的组织性与良心一直在斗争在一个不讲良心与人性的黑暗极权制度下,林昭用她一颗炽热的良心与极权制度作抗争,用人性的光辉与奴役作誓死的搏斗。在狱中,狱卒们认为她态度恶劣,对她进行身体上的虐待与心理上的催残,在林昭生前遗下的血书中,林昭写道:最最惨无人道酷无人理的是:不论在我绝食之中,在我胃炎发病痛得死去活来之时,乃至在妇女生理特殊情况月经期间,不仅从未为我解除过镣铐,甚至从未有所减轻!------比如在两副镣铐中暂且除去一副。

19653月,林昭写《告人类》,两个月之后,林昭被判有期徒刑20年。在狱中,林昭多次向《人民日报》写信,1968429日,林昭,一个在极权制度下始终保持着独立思考与理想人格的新女性,在上海龙华被枪决,年仅36岁。51日,执行枪决的公安人员来到林昭家,向林昭的母亲索取了5分钱的子弹费,为极权制度讨回了为射杀其反对者所付出的5分钱的高昂成本。

让我们用沉痛的心情再来重温一下网友们祭奠这位不向黑暗妥协的伟大女性的诗篇:
 
《十字架下的圣女》
祭林昭

什么时候,千千万万当代中国人精神
天地中的圣女林昭的雕像,才能
出现在中国真实的大地上?

是自由的化身
是不化的贞洁

是红楼 碧血 诗魂
是太湖 剑胆 孤月

苦难雕刻的灵魂
灵魂站立的圣洁

让时代苍白的拒绝
让人性巍峨的选择

哦,你就是你
一袭白衣的殉道者
一尊无需基座 也
不屑以浮云和桂冠
来烘托凄美,博爱和执着的
圣女

在中国的十字架下
无声呼唤着人的世纪

还有顾准也算一个,如果说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共产极权主义洗脑,中国还能拿出一两个像样的有独立思想的自由主义思想家,顾准绝对是照亮黑暗道路上的一盏明灯。1952年的三反运动中,他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65年,再次被划为右派,定为反革命分子,并在随后的文革中遭到迫害。在巨大的镇压机器面前,顾准坚持独立思考,特别关注民主自由的问题,坚持民主社会主义的理想,追问娜拉走后怎样(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怎样)的问题,写成《希腊城邦制度》、《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等一系列著作,第一次提出市场经济的概念。当顾准病入膏肓的时候,上头准备给他摘去右派分子的帽子,但是前提是要在一份文字报告中作出承认错误的表态,对于这位有着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奇耻大辱,但他终于签了字他哭了。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于极权制度的屈服与顺从,也并不能抹杀他的伟大的自由人格与精神他的思想说明了一切问题,直到今天,他对民主政治的研究仍然是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一块里程碑。

依靠谎言和欺骗夺取政权,依靠暴力与镇压维护政权的暴政之下,必然会有无休止的反抗,中国人民追求人民主权、自由平等的脚步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如果1976年的四五运动是首都群众借祭周之名自发组织起来的反对四人帮的抗议运动,那么它的矛头则直指四人帮背后的权力核心毛,直指极权主义制度。这是中国人民对于极权制度压迫的一次要求申张民权的诉求,虽然遭到了共产党的镇压,但是要求民主的呼声一波一波在中国的土地上从未有过止歇。

发生在1989年的爱国民主运动将这一追求推向另外一个高峰,中国人民从此走向了向极权体制平等对话、理性诉求、非暴力抗争的新的高度。从在极权体制下残喘苟延,到昂首挺胸向共产党要求兑现它当初许给中国人民的承诺。与此同时,在海峡的另外一端,国民党在台湾开放了党禁、言禁,走上民主的道路已经整整四年,这是一个历史辛辣的反讽。当良知与理性遭遇暴力与镇压的时候,流血难以避免,六四学潮遭到了以邓小平为首的共产党政权的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遍地鲜血。这次运动虽然失败,但是却沉重地打击了独裁者的嚣张气焰,破除了共产党精心编制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共产党爱人民、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欺世盗名的谎言与神话,加速了极权体制不可避免地走向灭亡的命运。

1998年的组党运动,向独裁专制政府、向全世界各国人民宣告中国人民对于真理与自身权利孜孜不倦追求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是中国人民追求人民主权、自由平等的精神向专制政府发起的又一次冲锋。在向独裁政府的理性诉求的基础上,中国人民站在与共产党执政当局对等的平台上,伸张民权,反对独裁,近半个世纪以来面对暴政第一次真正地把自己当成是自身的主人,要求自身合法取得政治权利的意愿。

进入新世纪,民权意识进一步在全体中国人民的内心深处被彻底唤醒,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风起云涌,向专制政府垄断权力、压制人民、剥夺人民利益与侵犯人民权利的反人性的犯罪行为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2003年的孙志刚案、黄静案、杜导斌案、孙大午案,2004年两省五地罢免贪官案,2005年的陕北民营油田案、山东临沂计生案、蔡卓华牧师案、太石村案,2007年的五省市农民宣布收回土地所有权、厦门PX事件、2008年的上海市民抗议磁悬浮、成都市民抗议彭州石化项目等维权行动,民权伸张的态势逐步从抽象的伸张政治权利走上了具体权维行动的抗争道路,从精英走向大众,走向广阔的社会各个层面,向专制体制发起了总攻势。而2008628日发生的瓮安事件、中国共产党成立87周年之际上海发生的袭警案则是公民维权运动从理性推向了以暴力对抗暴政的革命边缘。

如果将视野放大到整个中国近现代史上,从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到今天已经接近一百年了。这一百年,是延绵在中国土地上数千年的以官本位的专制主义与以民本位的民主主义新思想的反复斗争史,是民权作为普世价值,作为人类幸福较为理想的归依地,在中国大地上与专制思想作抗争的一个阵痛期,中华民族为了争取人民主权、追求自由平等的理想人格付出了几代人的惨重代价。
中国人民已经给了共产党足够的耐心来进行彻底的洗头换面,如果共产党将中国人民的忍耐当作怯懦与软弱,一意孤行,历史将会证明,共产党所面对的将不仅仅是历史被清算、丧失人心、失去政权,而是在中国的未来历史上划上极为罪恶、耻辱的休止符。

中国人民追求人民主权、自由平等的脚步从来都不会停止,从来也没有停止,这是良心与暴政、专制主义与民主主义在中国历史上进行的针锋相对的终结较量!

 

转自:民主中国  9/4/2008, 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