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无权者的抗议

 

沈良庆

 

北平奥运会召开前夕,合肥市上访钉子户江世洪,因为遭到各级党组织、政府和司法部门协调一致、软硬兼施的围追堵截,根本无法离开本市,不得不取消在此期间进京上访的打算,被迫改为在安徽省邮政局(现在邮政系统又改制,"精简"为行政事业单位邮政局和国家垄断企业邮政公司两大块,均为正厅局级单位)大门口进行街头抗议示威,向过往行人诉说冤屈,谴责国家、社会和司法的不公平、不公正。

728日至奥运会开幕当天,无论烈日当头,还是大雨倾盆,每天一大早,被非法强迫驱离工作岗位的原合肥邮区中心局职工江世洪,都要孤身一人带上用纸板自制的贴着《安徽商报》关于他和邮区中心局劳动争议案件相关报道、劳动争议仲裁书、司法判决书等复印资料的简易宣传牌和凉席、干粮、装凉开水的塑料瓶等,来到位于合肥市六安路与淮河路交叉口商业繁华地段的安徽省邮政局和邮政公司大门口,举着宣传牌,声嘶力竭地进行一个人的抗议示威。累了,就铺开凉席坐下或者躺下休息一会。渴了,就喝点凉开水。饿了,就吃点干粮。遇到巡逻的警察试图过问、干涉或者多管闲事,他就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我的案子你们(合肥市)政法委杨书记亲自出马,召集原告、被告和相关政府、司法部门协调,都解决不了问题,你们能解决问题吗?你们就是把我抓起来,也解决不了问题。没有获得党和政府的指示,警察当然犯不着抓这个走投无路的穷鬼。

今天是
200888日,北平乃至举国上下都在欢天喜地举办或观看奥运会开幕式。选择这样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明显带有颇类巫术的前宗教民间迷信或者说民间宗教色彩。因为在南方的广东话中,"888"(年月日)偕音"发发发",民间迷信以为有发财的吉利。中国共产党人号称唯物主义者,在一党专政的党国体制下,甚至用枪杆子把自己所信奉的意识形态强行塞入所谓宪法序言,作为全体臣民必须信奉的国家意识形态,也就是伪宪法中那句又臭又长的作为国家指导思想的"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裹脚布。如今他们不仅唯利是图,浑身散发着血腥气、铜臭味,还因丧心病狂兼丧魂落魄而感染了毫无宗教色彩的迷信败血症。如同民间那些缺乏真正宗教信仰的愚夫愚妇,为了图个吉利,不管到了哪座山、进了哪座庙、见了哪座神,一概烧高香求神保佑,全然不顾这些异教神祗是否会像人一样嫉妒,为了争宠拼个你死我活。管它灵不灵,哪怕有个乌龟王八拜拜,也比啥都不信强。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同一个世界,甚至于同一个中国、同一个城市,却有着不同的生活现实与人权理念,不同的权力与权利价值观,不同的光荣与梦想。就在党国借主办奥运会冲喜的日子里,被压迫、被剥削、被侮辱的权利失败者江世洪,依然要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绝望地冒着酷暑在合肥街头抗议示威,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党国欢天喜地之日,正是权利失败的臣民悲痛欲绝之时。

我在《没有救济的权利根本不是权利江世洪上访记》(原载今年
317日《议报》)一文中,曾经介绍过他与邮区中心局劳动争议的案情和被迫踏上漫漫上访路的不幸遭遇,这里不必赘述。但在北平奥运会期间,他受到软禁,被非法剥夺了在国内自由旅行的权利和向中央国家机关表达请愿诉求的上访权利,被迫走上街头抗议示威,却是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承诺实现"零上访"的结果。为了粉饰天下太平和强国梦幻,保证党国最大的面子工程北平奥运会能够在哪怕是虚假的欢乐、祥和气氛中"顺利召开",中央勒令地方不惜劳干(部)、伤财、害民,切实解决有碍观瞻的中国特色进京上访问题。在权力和真理自上而下的差序格局中,中央的说法肯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诸如群众利益无小事、切实关心群众疾苦、力争把问题解决在基层之类。地方心领神会,不惜一切代价严防死守,大搞形式化接访和实质性截访。汉代民谣曰:"城中好广眉,乡下广一尺。城中好高冠,乡下高一丈。"中央好面子,地方岂敢顾里子,免不了层层加码,承诺奥运会前夕切实解决上访问题,实现零上访。立下军令状,可不是闹着玩的。既然是党国干城,岂敢拿自己的乌纱帽开玩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使出浑身解数强力把问题解决在基层,以期实现零上访。

实现零上访的最好办法,当然是切实解决问题,满足上访者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但这谈何容易。江世洪与邮区中心局之间的劳动争议并不是单纯个案。诚如安徽省邮政局在对该案进行行政干预时致合肥市中级法院的公函所言,仅仅安徽省邮政系统就有上万名类似江世洪这样没有任何保障的黑奴工。这些合法权益受到担负普遍服务职能的国家垄断邮政企事业单位侵犯的长期"临时工",全国邮政系统有多少?其它国家垄断企业又有多少?如果他胜诉,将如公函所言,严重危害国家利益。这就是问题的死结:劳工依法维权陷入了国家机会主义陷阱。首恶乃极权国家。侵犯劳工权益的,恰恰就是国家垄断代表的所谓国家利益,而为之撑腰的正是警察国家。谁不想解决问题呢?守土有责的地方党政机关和司法部门当然也想解决江世洪不断进京上访的老大难问题,北平奥运会召开前夕更是如此。在以往的上访过程中,除了截访,江世洪居住所在地蜀山区政府曾经多次责成街道办事处与邮区中心局联系,试图协调解决争议,尽可能满足其合法诉求。但垂直领导的国家垄断挟国家利益自重,根本不把基层政权组织放在眼里,连面都难得见,更谈不上解决问题。谁不想维护自己的利益?利之所在,锱铢必较、寸土必争。个人如此,警察国家更是如此。街道办事处能做的只能是恩威并用,向江世洪施加压力,如给予办理低保,敏感时期加强监控等,试图迫使他放弃上访。这次不同寻常,各级党政机关和司法部门更是机关算尽、恩威并用,甚至不惜押上党政机关和司法部门的信用,使用兵家诈术,能骗则骗,等过了这道坎再说。他们先是在
5月底责成初审的瑶海区法院与之联系,说是要了解对终审判决不服问题,要求他提供相关材料,随时等候处理。他就此事向我咨询时,我分析一种可能是要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该案,以便纠正合肥市中级法院错误的终审判决。考虑到该案涉及面广,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更大的可能性是给他造成该案可能要按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的假相。因为审判监督程序没有时间限制,他们可以等候处理为由拖住他。果然,当江世洪把相关材料送给法官后,就如泥牛入海无消息。任他不断催促、询问何时处理、如何处理,法官一概推三阻四,以"案件太多,忙不过来"、"没有时间处理"为由,拒绝给予明确答复。直到7月底,法官被逼无奈才图穷匕首见:你这是信访案件,不存在开庭重新审理问题,我们也无权审理上级法院的终审案件,只是按上级指示帮你跟邮区中心局进行协调,也可以向上级法院反映你的诉求。兜了一圈,什么问题也没解决。

614日,由中共合肥市政法委杨书记牵头,召集当事人双方和中级法院、市公安局、劳动局、信访局等有关部门负责人或代表共计20多人开会协调解决,试图压邮区中心局给江世洪让点蝇头小利以便息事宁人。因为双方分歧太大,无果而终。7月份,为了稳住他,街道办事处又主动给他发放2000元特困补助金金,他称之为"奥运稳定费"。同时以审查低保存折帐户为由,扣压了他专用于领取低保的存折(按理说只能审查低保证,审查个人存折必须履行法律手续,否则即为非法行为),以防他拿这笔钱做进京上访的路费。后来,街道办事处又以帮他办养老保险为由,扣压了他的身份证。他拒绝承诺奥运会期间不上访,反而不断声称要利用奥运会依法上访维权。84日,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终于口头通知:领导已将该案交给我们处理,你不要着急,随时等候通知。至此,该案总算进入遥遥无期的审判监督程序。如果我判断无误,这是奥运会召开前夕地方党委使出的最后一招缓兵计。与此同时,他们加强了对江世洪的监控。

即便举国动员,把北平围得水泄不通,各地民变蜂起,藏人血染袈裟,瓮安万人暴动,上海单刀袭警,疆独爆破边防,中国最大的堰塞湖中南海还能靠暴力和谎言维持多久呢?宋小姐的玉树后庭花唱过之后,习夫人就该唱压轴的《霸王别姬》了吧。

200888

 

原载《议报》第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