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透过民谣情绪和民谣品质看民主转型

 

张世航

 

(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

 

在房里,大门一关,有书籍之馨香,无电视之聒噪,心专意宁,耳根清净,而步出室外,所闻所睹的嘈杂信息,至少三分之一和"奥运"有关,在2008奥运会紧锣密鼓地进入关键程序时,在街巷间,网络上,却悄然流行着《奥运来了》,"奥运来了,你拆迁了吗?搬吧;奥运来了,你房价涨了吗?租吧;奥运来了,你有暂住证吗?走吧;奥运来了,你失业了吗?找吧;奥运来了,你工资涨了吗?拼吧;奥运来了,你就改变了吗?等吧。"

当一组简短而上口的语言在坊间流播,被孩童传唱时,于真实之社会现状,大抵可视为精辟简洁的概括,或者,于未来之社会走向,往往意味着一种预测性的民意表达,古时谓之"谶""谶纬""谣谶"等。《国语周语》曰"辨妖祥于谣",清学者杜文澜将上古至明代的相关谣谶汇编成《古谣谚》,书中言曰"上山下山问渔樵,要知民意听民谣",一些稍有智商的帝王,为稳坐龙庭,欲长保一家之利,格外重视搜集民间的谶谣。

当今,公园、广场、饭馆、菜市等地的口耳相传,借助于网络、手机等民用传媒进行流播,是当下大陆民谣的主要流传方式,很多大陆民谣,都精辟地概括了社会现状,生动地表达出民众心声,敏锐地预报着社会气候,虽有些民谣泛出夸张成分、庸俗味道和不良倾向,然而终可视作最具代表性的民间话语,这种纯民间的大众表达,几乎都蕴涵着对当局的不满情绪,此种情绪姑谓之为"民谣情绪"。

"民谣情绪",总是酝酿于时势将变的前夕,而纯粹反映当时社会生活且并无不满当局之意的民谣,如"苏湖熟,天下足""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等,多半产生于政治稍微清明、专制略微减压的时代,由当今大陆"民谣情绪"日趋高涨的现状来看,当今之民意表达自由,未必能与"封建王朝"的某些时期相比。

《汉书》有言:"怨谤之气发于歌谣,故有诗妖","怨谤之气"自然是源于专制政权的种种罪恶,绝大部分信息传播方式被专制政权垄断,古今皆然,民意难以借助官媒反映出来,无奈地表达为民谣,往往就掺入了情绪,没有情绪的,也决无任何为当局歌功颂德的成分,而且,专制愈是跋扈,政治愈是无道,"民谣情绪"便愈发激烈。因为"民谣情绪"有着这些特点,所以,通过对当下大陆民谣的归纳分析,可看出"民谣情绪"的发展趋势,可对未来几年的社会发展趋势和民主转型的希望作出大略判断。

近日,我将网上、书上搜罗到的当今大陆民谣二百余首,推敲比较,抽出较有代表性的一百首民谣,分门别类,并以"民谣情绪"的激烈程度排序,列为以下四种类型:

一、调侃型。一百首中,有十六首。典型的,如:

对世风败坏的调侃:

下岗女工不用愁,浓妆艳抹上酒楼;陪吃陪喝又陪睡,工资连翻好几倍。 下岗男工不回头,手拿两个大斧头; 碰见大款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下岗军人不后悔,大步迈进黑社会; 这活没有站岗累,跟著老板去犯罪。

对假货泛滥的调侃:

新鞋穿到半路,张嘴好像老虎。买了一套西服,一碰扣子全无。喝下两盅"名酒",立即酒精中毒。搬回新式电扇,杂音有如擂鼓。空调插上电源,不见降低温度。急去问问商店,电梯卡壳中途。

"调侃型"民谣的背后:

"调侃型",是"民谣情绪"最不明显的一种,虽有不满,但意图将不满转为娱乐,对不良现象予以一定程度的渲染夸张,调侃的对象,要么是下层百姓,要么是处于既得利益集团之边缘的奸商等,内容一般不涉及政治制度和官僚腐败,对种种积弊,没有积极改变的锐意,只有消极排斥的苟且,欲将生活怪象变成哈哈一笑,多具玩世不恭的聪明,素无愤世嫉俗的骨鲠,而且有意无意地将弱势群体的悲哀淡化于刻意求乐中。有的甚至含有色情味道,如"这年头,生命在于运动,关系在于走动,拥抱在于激动,抚摸在于颤动,高潮在于互动,射精最好别动"(民谣《这年头》),便映射出当今民间道德观念的变异和扭曲。"调侃型"背后的民众群体,面对与争取民主有关的维权抗暴等运动,其参与可能,具有很大的随机性。他们具备一定程度的阿Q心态,养成了得过且过的脾性,没有消除社会恶象的热血,只有当他们考虑到切身的利益,才能产生参与的欲望。

二、批评型。一百首中,有三十一首。有代表性的,如:

对制度问题的批评:

虚无飘渺的共产主义,模模糊糊的社会主义,羞羞哒哒的资本主义,实实在在的封建主义。

对官僚堕落的批评:

当官不怕喝酒难,千杯万盏只等闲。鸳鸯火锅腾细浪,生猛海鲜加鱼丸。桑拿按摩周身暖,麻将桌前五更寒。更喜小姐白如雪,三陪过后尽开颜。

对军队腐败的批评:

部队经商地方遭殃,首长政委各管一厂。倒卖物资挪用军饷,劳动模范党票发奖。训练勉强枪炮不响,贿赂军委年年中榜。各大军区兵多将广,受赏乏功捞钱有方。
(关于"军队腐败"的批评型民谣,只寻到这一例,但,原版有词不达意处,笔者在不改变原版之韵脚、内容的基础上,加以修改)

"批评型"民谣的背后:

"批评型",不满情绪已十分明显,内容涉及范围广,针对制度问题、官僚腐败等社会病根,在充分揭露的同时,也加入了幽默元素,短小精悍,形象生动,兼用押韵,人们在轻松阅读的同时,获得感性的愉悦和理性的认识,产生推荐于人的冲动,在唤醒人心方面,功效非凡,相当于"百字杂文"的典范之作,另一方面,这种批评多含有"怒其不争"的味道,批评者的初衷,是为了让被批评对象进行自我改变,对于现行制度和政权高层仍然抱有幻想,被"霍布森选择"束囿过久使然,一时无法割断和专制体制的联系,一厢情愿地希望在开明统治者的领导下,由中共中央出面,对种种社会痼疾予以矫治,改良愿望多于变革愿望,对尚未成气候的较为激进的民主变革,多持犹疑和观望的态度,"批评型"民众的情绪波动,和社会大势的变化息息相关,与争取民主有关的运动风暴荡涤着中华大地时,才可能使他们转变观念,下定决心参与其中。

三、愤怒型。一百首中,有四十九首。以"民谣情绪"之激烈程度为标准划分的四类民谣中,所占比例最大,例如:

对直接残民的专制工具的愤怒:

一坏交警队,站在路中乱收费;二坏刑警队,还没破案先喝醉;三坏防暴队,本身就是黑社会;四坏城管队,地痞流氓加土匪;最坏治安队,赶走嫖客自己睡。
对党控喉舌和愚民说教的愤怒:

我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家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中央电视台座右铭》)

对官僚作风和政治制度的愤怒:

大张旗鼓搞三讲,认认真真走过场。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

"愤怒型"民谣的背后:

"愤怒型",不满情绪异常强烈,达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中国百姓具有务实和坚忍的特点,务实的特点,决定了他们对于直接加身的痛苦和直接可观的丑恶格外敏感,格外在意,所以,匪徒般的警察、甘作传声筒的党媒、装模作样的党政会议,时时可见,处处可闻,故而最令他们憎恨和鄙视,而相对而言,在坚忍性情之软化下,给社会造成更大损害的专制政体和官僚集团却还不能给他们如此大的愤怒,愤怒是种近于极端的情绪,形诸文字也能凝成简练深刻的诗化语言,用来揭露丑恶时,不免夹杂着偏激和夸大的情绪,但是,正是激愤之情的支持,对丑恶的描摹达到了淋漓尽致入木三分的地步,犀利,一针见血,是诗,是杂文,也是杂文诗,"愤怒型"民谣的背后,是对当权者几乎没抱任何幻想的民众群体,这个群体以无地的中下层市民为主,他们是即将冲垮专制大堤的暗潮,只待风起,就成洪浪滔天之势,他们是未来民变的主要参与者,是民主转型的基础力量,他们在忍,在愤怒,强抑的愤怒加上偶然事件的刺激,便导致愈来愈烈的爆发。

四、反抗型。一百首中,有四首。如《纺嫂》(有些版本的标题为《我操你娘的共产党》):

"纺嫂"下了岗,两眼泪汪汪。青春尽耗纺机旁,血汗喂了大肥狼,含辛茹苦半辈子,一切献给党。没想到,如今猪(朱)狗总理来关照,把我们姐妹赶出厂。
"纺嫂"下深、广,两鬓已披霜,抛家别子去逃荒,姐妹们生路在何方?贪官们高楼一幢幢,赃款日日涨,凭什么,却要从我们嘴里来夺粮,天理公道在何方?
"纺嫂"来深、广,相聚在班房,强颜欢笑歌舞场,餐风宿露在大街上,已是半老徐娘,却被逼为娼,更可恨, 昨夜还是嫖客,今天又来"扫黄", 我操你娘的共产党!

"反抗型"民谣的背后:

"反抗型",所蕴涵的岂止是不满,更多的是,因满腔悲愤而生的反弹情绪,具有这种情绪的民众,是在苦难和颠簸的生活中,逐渐悟到了造成自身苦难的根本原因,苦怨累积到一定程度,造成了情绪质变,爆发出和罪恶专制制度不共戴天的仇怨。《纺嫂》,是一首感人至深、如泣如诉的诗歌,如果仅仅是悲苦之吟,也当归入"愤怒型"之列,但,最后一句如洪钟大吕,震撼人心,彰显出觉醒的光芒;一个被专制的罪恶逼入牢狱的妇女,在铁窗中最终迸出反抗的呐喊,她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反抗型",只比"愤怒型"多走了一步,但是,这一步,决不是任何一个"愤怒型"民众都能迈出的,"愤怒型"民众,还有着"从众"心理和对群体力量的依赖意识,而"反抗型"民众,因为深重的个人苦难,已经漠视了苦难和死亡,他们敢于单打独斗,由于苦难生活的折磨,他们未必有强健的身体,但他们有着武士也未必能企及的勇毅,所以他们有可能在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组织民变,擎起旗帜。最为可贵的是,他们的情怀,超越了个人苦难,由私人之怨上升到对专制制度的愤恨,所以具有悲天悯人的心境。

在"六四"民主爱国运动期间,"反抗型"北京市民们对学生们和民主人士的无私无畏的支持,可歌可泣。虽然,据四种"民谣情绪"的各自比例来判断,具有这种情绪特征的民众群体是少数(4%),也已经有了形成局部民变之凝结核的初步希望。倘遇时势大潮,再克制了暴民倾向,提高了民主素质,明确了反抗目标和建设目标,就是英雄,就是实现中华民主的先驱。

对四种不同类型的"民谣情绪"和背后的民意基础、民众特点作了上述分析,可以看到,批评和愤怒是当下大陆民众情绪的主流,"反抗型"民众的呼声,很有希望唤起"愤怒型",影响和带动"批评型",为民主转型造就巨大的推动力。"反抗型"民众已有了初步的情绪支持,倘再具备了数量优势和民主素质,便能顺利推动民主转型。然而,另一方面,"反抗型"的"民谣情绪",还未达到应有的流传广度和对立强度,比照历史,便能看到,当下"民谣情绪"尚处于加速分化阶段,乌云积聚,电闪雷鸣,只是尚未形成暴风雨,所以迄今为止,只有局部民变,没有全民运动。历史上的巨变前夜,"民谣情绪"总是如熊熊烈火,直截了当的表现出巨大的反抗决心,"反抗型"的"民谣情绪"在巨变之前就笼罩了全社会。 中国民主转型的现状与前瞻征文

在房里,大门一关,有书籍之馨香,无电视之聒噪,心专意宁,耳根清净,而步出室外,所闻所睹的嘈杂信息,至少三分之一和"奥运"有关,在2008奥运会紧锣密鼓地进入关键程序时,在街巷间,网络上,却悄然流行着《奥运来了》,"奥运来了,你拆迁了吗?搬吧;奥运来了,你房价涨了吗?租吧;奥运来了,你有暂住证吗?走吧;奥运来了,你失业了吗?找吧;奥运来了,你工资涨了吗?拼吧;奥运来了,你就改变了吗?等吧。"

当一组简短而上口的语言在坊间流播,被孩童传唱时,于真实之社会现状,大抵可视为精辟简洁的概括,或者,于未来之社会走向,往往意味着一种预测性的民意表达,古时谓之"谶""谶纬""谣谶"等。《国语周语》曰"辨妖祥于谣",清学者杜文澜将上古至明代的相关谣谶汇编成《古谣谚》,书中言曰"上山下山问渔樵,要知民意听民谣",一些稍有智商的帝王,为稳坐龙庭,欲长保一家之利,格外重视搜集民间的谶谣。

当今,公园、广场、饭馆、菜市等地的口耳相传,借助于网络、手机等民用传媒进行流播,是当下大陆民谣的主要流传方式,很多大陆民谣,都精辟地概括了社会现状,生动地表达出民众心声,敏锐地预报着社会气候,虽有些民谣泛出夸张成分、庸俗味道和不良倾向,然而终可视作最具代表性的民间话语,这种纯民间的大众表达,几乎都蕴涵着对当局的不满情绪,此种情绪姑谓之为"民谣情绪"。

"民谣情绪",总是酝酿于时势将变的前夕,而纯粹反映当时社会生活且并无不满当局之意的民谣,如"苏湖熟,天下足""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等,多半产生于政治稍微清明、专制略微减压的时代,由当今大陆"民谣情绪"日趋高涨的现状来看,当今之民意表达自由,未必能与"封建王朝"的某些时期相比。

《汉书》有言:"怨谤之气发于歌谣,故有诗妖","怨谤之气"自然是源于专制政权的种种罪恶,绝大部分信息传播方式被专制政权垄断,古今皆然,民意难以借助官媒反映出来,无奈地表达为民谣,往往就掺入了情绪,没有情绪的,也决无任何为当局歌功颂德的成分,而且,专制愈是跋扈,政治愈是无道,"民谣情绪"便愈发激烈。因为"民谣情绪"有着这些特点,所以,通过对当下大陆民谣的归纳分析,可看出"民谣情绪"的发展趋势,可对未来几年的社会发展趋势和民主转型的希望作出大略判断。

近日,我将网上、书上搜罗到的当今大陆民谣二百余首,推敲比较,抽出较有代表性的一百首民谣,分门别类,并以"民谣情绪"的激烈程度排序,列为以下四种类型:

一、调侃型。一百首中,有十六首。典型的,如:

对世风败坏的调侃:

下岗女工不用愁,浓妆艳抹上酒楼;陪吃陪喝又陪睡,工资连翻好几倍。 下岗男工不回头,手拿两个大斧头; 碰见大款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下岗军人不后悔,大步迈进黑社会; 这活没有站岗累,跟著老板去犯罪。

对假货泛滥的调侃:

新鞋穿到半路,张嘴好像老虎。买了一套西服,一碰扣子全无。喝下两盅"名酒",立即酒精中毒。搬回新式电扇,杂音有如擂鼓。空调插上电源,不见降低温度。急去问问商店,电梯卡壳中途。

"调侃型"民谣的背后:

"调侃型",是"民谣情绪"最不明显的一种,虽有不满,但意图将不满转为娱乐,对不良现象予以一定程度的渲染夸张,调侃的对象,要么是下层百姓,要么是处于既得利益集团之边缘的奸商等,内容一般不涉及政治制度和官僚腐败,对种种积弊,没有积极改变的锐意,只有消极排斥的苟且,欲将生活怪象变成哈哈一笑,多具玩世不恭的聪明,素无愤世嫉俗的骨鲠,而且有意无意地将弱势群体的悲哀淡化于刻意求乐中。有的甚至含有色情味道,如"这年头,生命在于运动,关系在于走动,拥抱在于激动,抚摸在于颤动,高潮在于互动,射精最好别动"(民谣《这年头》),便映射出当今民间道德观念的变异和扭曲。"调侃型"背后的民众群体,面对与争取民主有关的维权抗暴等运动,其参与可能,具有很大的随机性。他们具备一定程度的阿Q心态,养成了得过且过的脾性,没有消除社会恶象的热血,只有当他们考虑到切身的利益,才能产生参与的欲望。

二、批评型。一百首中,有三十一首。有代表性的,如:

对制度问题的批评:

虚无飘渺的共产主义,模模糊糊的社会主义,羞羞哒哒的资本主义,实实在在的封建主义。

对官僚堕落的批评:

当官不怕喝酒难,千杯万盏只等闲。鸳鸯火锅腾细浪,生猛海鲜加鱼丸。桑拿按摩周身暖,麻将桌前五更寒。更喜小姐白如雪,三陪过后尽开颜。

对军队腐败的批评:

部队经商地方遭殃,首长政委各管一厂。倒卖物资挪用军饷,劳动模范党票发奖。训练勉强枪炮不响,贿赂军委年年中榜。各大军区兵多将广,受赏乏功捞钱有方。
(关于"军队腐败"的批评型民谣,只寻到这一例,但,原版有词不达意处,笔者在不改变原版之韵脚、内容的基础上,加以修改)

"批评型"民谣的背后:

"批评型",不满情绪已十分明显,内容涉及范围广,针对制度问题、官僚腐败等社会病根,在充分揭露的同时,也加入了幽默元素,短小精悍,形象生动,兼用押韵,人们在轻松阅读的同时,获得感性的愉悦和理性的认识,产生推荐于人的冲动,在唤醒人心方面,功效非凡,相当于"百字杂文"的典范之作,另一方面,这种批评多含有"怒其不争"的味道,批评者的初衷,是为了让被批评对象进行自我改变,对于现行制度和政权高层仍然抱有幻想,被"霍布森选择"束囿过久使然,一时无法割断和专制体制的联系,一厢情愿地希望在开明统治者的领导下,由中共中央出面,对种种社会痼疾予以矫治,改良愿望多于变革愿望,对尚未成气候的较为激进的民主变革,多持犹疑和观望的态度,"批评型"民众的情绪波动,和社会大势的变化息息相关,与争取民主有关的运动风暴荡涤着中华大地时,才可能使他们转变观念,下定决心参与其中。

三、愤怒型。一百首中,有四十九首。以"民谣情绪"之激烈程度为标准划分的四类民谣中,所占比例最大,例如:

对直接残民的专制工具的愤怒:

一坏交警队,站在路中乱收费;二坏刑警队,还没破案先喝醉;三坏防暴队,本身就是黑社会;四坏城管队,地痞流氓加土匪;最坏治安队,赶走嫖客自己睡。
对党控喉舌和愚民说教的愤怒:

我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家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中央电视台座右铭》)

对官僚作风和政治制度的愤怒:

大张旗鼓搞三讲,认认真真走过场。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

"愤怒型"民谣的背后:

"愤怒型",不满情绪异常强烈,达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中国百姓具有务实和坚忍的特点,务实的特点,决定了他们对于直接加身的痛苦和直接可观的丑恶格外敏感,格外在意,所以,匪徒般的警察、甘作传声筒的党媒、装模作样的党政会议,时时可见,处处可闻,故而最令他们憎恨和鄙视,而相对而言,在坚忍性情之软化下,给社会造成更大损害的专制政体和官僚集团却还不能给他们如此大的愤怒,愤怒是种近于极端的情绪,形诸文字也能凝成简练深刻的诗化语言,用来揭露丑恶时,不免夹杂着偏激和夸大的情绪,但是,正是激愤之情的支持,对丑恶的描摹达到了淋漓尽致入木三分的地步,犀利,一针见血,是诗,是杂文,也是杂文诗,"愤怒型"民谣的背后,是对当权者几乎没抱任何幻想的民众群体,这个群体以无地的中下层市民为主,他们是即将冲垮专制大堤的暗潮,只待风起,就成洪浪滔天之势,他们是未来民变的主要参与者,是民主转型的基础力量,他们在忍,在愤怒,强抑的愤怒加上偶然事件的刺激,便导致愈来愈烈的爆发。

四、反抗型。一百首中,有四首。如《纺嫂》(有些版本的标题为《我操你娘的共产党》):

"纺嫂"下了岗,两眼泪汪汪。青春尽耗纺机旁,血汗喂了大肥狼,含辛茹苦半辈子,一切献给党。没想到,如今猪(朱)狗总理来关照,把我们姐妹赶出厂。
"纺嫂"下深、广,两鬓已披霜,抛家别子去逃荒,姐妹们生路在何方?贪官们高楼一幢幢,赃款日日涨,凭什么,却要从我们嘴里来夺粮,天理公道在何方?
"纺嫂"来深、广,相聚在班房,强颜欢笑歌舞场,餐风宿露在大街上,已是半老徐娘,却被逼为娼,更可恨, 昨夜还是嫖客,今天又来"扫黄", 我操你娘的共产党!

"反抗型"民谣的背后:

"反抗型",所蕴涵的岂止是不满,更多的是,因满腔悲愤而生的反弹情绪,具有这种情绪的民众,是在苦难和颠簸的生活中,逐渐悟到了造成自身苦难的根本原因,苦怨累积到一定程度,造成了情绪质变,爆发出和罪恶专制制度不共戴天的仇怨。《纺嫂》,是一首感人至深、如泣如诉的诗歌,如果仅仅是悲苦之吟,也当归入"愤怒型"之列,但,最后一句如洪钟大吕,震撼人心,彰显出觉醒的光芒;一个被专制的罪恶逼入牢狱的妇女,在铁窗中最终迸出反抗的呐喊,她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反抗型",只比"愤怒型"多走了一步,但是,这一步,决不是任何一个"愤怒型"民众都能迈出的,"愤怒型"民众,还有着"从众"心理和对群体力量的依赖意识,而"反抗型"民众,因为深重的个人苦难,已经漠视了苦难和死亡,他们敢于单打独斗,由于苦难生活的折磨,他们未必有强健的身体,但他们有着武士也未必能企及的勇毅,所以他们有可能在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组织民变,擎起旗帜。最为可贵的是,他们的情怀,超越了个人苦难,由私人之怨上升到对专制制度的愤恨,所以具有悲天悯人的心境。

在"六四"民主爱国运动期间,"反抗型"北京市民们对学生们和民主人士的无私无畏的支持,可歌可泣。虽然,据四种"民谣情绪"的各自比例来判断,具有这种情绪特征的民众群体是少数(4%),也已经有了形成局部民变之凝结核的初步希望。倘遇时势大潮,再克制了暴民倾向,提高了民主素质,明确了反抗目标和建设目标,就是英雄,就是实现中华民主的先驱。

对四种不同类型的"民谣情绪"和背后的民意基础、民众特点作了上述分析,可以看到,批评和愤怒是当下大陆民众情绪的主流,"反抗型"民众的呼声,很有希望唤起"愤怒型",影响和带动"批评型",为民主转型造就巨大的推动力。"反抗型"民众已有了初步的情绪支持,倘再具备了数量优势和民主素质,便能顺利推动民主转型。然而,另一方面,"反抗型"的"民谣情绪",还未达到应有的流传广度和对立强度,比照历史,便能看到,当下"民谣情绪"尚处于加速分化阶段,乌云积聚,电闪雷鸣,只是尚未形成暴风雨,所以迄今为止,只有局部民变,没有全民运动。历史上的巨变前夜,"民谣情绪"总是如熊熊烈火,直截了当的表现出巨大的反抗决心,"反抗型"的"民谣情绪"在巨变之前就笼罩了全社会。

 

(接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