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汶川大地震的人祸

 

汶川大地震既是天灾又是人祸。人祸在哪里?震前没有预防,众多的豆腐渣教学楼,赈灾募捐没有独立监督,赈灾救援没有救灾法和专业人员配套等等。尤其是震前的预防,中共独裁者依然没有借鉴30多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的失误,祇把其作为国家秘密完全封锁,24万多人的生命竟然没有换来任何执政者的深入反思,这真多么匪夷所思!

也许毕竟是现代化的独裁专制政权,充裕的物质保障,再加动用现代化的宣传工具,所展示的救援效率表面看来确实很高效,但其实不然。由于以上诸多不完善限制,使此次汶川大地震的救援工作耽搁不少宝贵时间,使很多本来可以挽救的生命得不到及时挽救。尤其在一开始时由于制度本身的缺陷,拒绝国际救援队的及时援助,以及国际救援队到了之后又不派到可以发挥他们专业和特长的地方去,故意使有效资源闲置浪费,这应该都是人祸。虽然在国际舆论压力下,以及社会各界力量的声援与敦促下,从来没有为普通百姓的死亡降下过的国旗也终于被迫低下了高贵的头,尤其在秘鲁国所举行全国哀悼日的强力示范作用下,中国政府也被迫为此次死难者举行全国哀悼3日。从现象上看这是一种进步,但毕竟是表面的,对于社会制度的根本转变,对于彻底消除诸多人祸的根源,甚至连隔靴搔痒的作用也不起。

当赈灾救援的前期工作即将告一段落时,新闻与舆论的管制又逐渐恢复起来,再次收紧。比如对凡是报道有关豆腐渣楼房的话题一律禁止,对震前没有预报的问责声的严厉禁止等等,仿佛这脆弱的独裁政府,在最大限度内祇能做到如此地步了。

但是,由于大地震所震出的民意问责政府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这些声浪绝不会因为有政府的限制和禁令或打压就停止或销声,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声音一定要让政府给一个满意全面的答复才肯善罢甘休。被这次大地震所激起大陆民众的正义浩气绝不会轻易低头,屈服于本来就很邪恶的权势淫威。当然,作为今天的独裁政府,毕竟其实力远不如当年的毛时代,也决不会轻易碰民意的硬钉子。

通过此次大地震,我们可以看出,中国30年来的改革开放,的确没有白改革白开放,而是实实在在地把国际上的很多优秀品质和高尚风格吸引了进来,并且还在大陆民间扎下了深根,这就是公民意识的全面形成,公民社会在全中国范围内的蓬勃兴起与迅猛发展。虽然这种意识和潮流对于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的建立来说还显得非常粗糙而又单薄,但毕竟已经开始,本身就是一种进步,让人欣慰。公民社会的形成一定如同江河流水的凶猛与势不可挡,祇要确实打开一个小口子,就一定很快形成巨大的口子。

假若眼下的中国再次倒行逆施,就一定是发自民间日益雄厚的正义力量与反对腐败势力的大比拼。无论何时何地,祇要当真理掌握在大多数民众手里时,再强势的邪恶势力或反人民的政府,一定也会变得非常驯服和乖巧。毕竟历史是由人民群众改写的,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和推进者。

 

六四惨案属于纯粹人祸

 

恰在此时,属于纯粹人祸的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日也到了。六四对于推动中国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所有民主人士来说,永远都是绕不过的门槛。消除中国社会所存在的一切人祸,必须祇有实现民主制度,而专门为实现民主制度率先作出最激烈悲壮抗争的八九学生运动,以及由此所导致的六四天安门血案,必须予以全面平反和昭雪。否则,就是承认当局的这种惨无人道的暴行,也承认独裁专制政权的合法性,所谓自由民主人士就根本不是自由民主人士了。毕竟六四血案,是极端邪恶势力与顽固保守势力对无辜学生的血淋淋杀戮,是举世罕有的惊天大惨案。当然,这纯粹就是人祸,是变相暴君邓二世的意欲妄为。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作为由学生所主导的社会大运动,一共发生两次,第一次就是发生在1919年的五四青年学生运动。191954日,北京三所高校的3000多名学生代表冲破军警阻挠,云集天安门,打出还我青岛拒绝在巴黎和会上签字废除二十一条等口号,要求承办交通总长曹汝霖、货币局总裁陆宗舆、驻日公使章宗祥。随后军警给予镇压,逮捕了学生代表32人。各界人士抗议逮捕学生,北京军阀政府颁布严禁抗议公告,大总统徐世昌下令镇压。但是,学生团体和社会团体纷纷支持。北京各校学生同时宣告罢课,天津、上海、南京、杭州、重庆、南昌、武汉、长沙、厦门、济南、开封、太原等地学生,在北京各校学生罢课以后,也先后宣告罢课,支持北京学生的斗争。这次运动,虽然在当时也遭到镇压,但因为支持者众,镇压者非常脆弱,所以便取得了巨大成功。直到后来,无论国民党政府,还是取代国民党政权又建立起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产党政府,都给予了很高评价和全面肯定。直到现在,中共政府还把五四学生运动的纪念日确定为一年一度的青年节。

发生在198964日的首都天安门广场上的六四大惨案,所有学生仅仅以绝食的自残形式开展最温和的抗争,但由于此次事件是由中共政权的第二代核心邓小平亲自下令制造的,所以,作为这种邪恶政权的继任者们总是回避,坚决不予理睬。甚至在网络上还设置为最敏感的词汇严厉禁止。尤其是天安门母亲网的新近开通,不到几个小时就被当局完全封锁了。由此可知,中国离真正实现民主的一天还极其遥远,道路还非常漫长而又曲折,极端邪恶势力与顽固保守势力在中共最高层占绝对强势。如果在中国果真争得对六四惨案的全面昭雪与平反,这还需要民间力量的不断壮大,并做下大量而又极其广泛的工作。否则这种正义诉求,仅仅祇能像美梦一样停留在每一个正义人士的头脑中。

 

传播六四真相推进民主

 

今日中共独裁政权,由于其内部的严重腐败问题,已完全丧失民心。但由于其还依然大权在握,江山稳坐,所以还依然可以滥施淫威,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对广大普通人实行愚昧政策,让很多真相和真理不为广大普通民众所知晓,让其邪恶政权苟延残喘。

作为民主的温和推进者,笔者认为,纪念六四就应该想到,无论何时何地,祇要大家稍有资源和能力,都应该到处去畅所欲言,尤其人在大陆的所有民主人士,主动走到任何人群中去宣讲,让广大民众知晓六四的全部真相,深刻反思六四,以此说明八九学生运动是正确的,之所以酿成大惨案,乃是由于当局的邪恶残暴所致。否则,六四惨案就决不会在中国发生,今天的中国也许已实现民主制度,今天的社会就决不会这么显失公正和正义,政府部门就决不会那么腐败透彻。尤其在此次大地震中,属于以上的人祸就一定会被降到最低点,死伤人员也一定不会那么多,很多学生就一定都还健在。毕竟在民主社会,由人民亲自投票所选举产生的政府领导及其工作班子,才是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否则,人民至少有权随时随地罢免某个不称职的领导。现在谁又敢说党领导的不是?党领导的屁股谁敢摸得?即便党领导多么邪恶极致、残暴异常,普通民众撼动不了皇帝一般的党领导。

 

六四是实现民主绕不开的门槛

 

如果是民选的领导和政府,不用老百姓说,他们首先就把这一切事情想周到并处理完善了。比如回顾历史,反思历史,借鉴历史等,民选政府就一定会把历史上所发生一切错误、过失和冤案全面审查清楚,该平反的一定会全部平反。尤其是发生在3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由于中国还依然由邪恶极致的中共独裁者掌权,所以,中共邪恶势力便还依然封锁着这类历史大灾难,从来就没有官员认真思考深入反省过这件包涵重大人祸的大地震事件。结果当此次汶川大地震发生时,就没有做好丝毫应急与预防的措施,依然如唐山大地震发生时一样懵懂无知,手忙脚乱。所有的党机器全部都变成了事后的诸葛亮与好心人。这也许才是本次大地震中最应反思、反省和最为值得发人深省的大问题,也是我们这些正义人士要问责独裁政府的根本问题。

假若没有六四惨案的发生,在胡耀邦、赵紫阳领导下,已经分开的党政就一定会越分越开,并且很快地,中国民主制度也会顺利实现成功了。当六四惨案发生之后,一切又回到原来的模式。直到今天,中共党政军结合越加紧密了。在地方上,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已是家常便饭。虽然在表面上党政还是分开的,也设立了独立的行政一把手,但由于党权至上,以党代政极为普遍而又正常。所以,所谓的行政一把手实质也沦为党的第二把手,比如省长就是第一省委副书记,市长就是第一市委副书记。在中国,哪个地方又不是这样的哩?如此党政军被党委书记完全一把抓的现象,正是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的罪恶之源。我们纪念六四,就是要改变这一切。

 

转自:北京之春

六四是实现民主绕不开的门槛

郭永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