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杀人可以稳定,多难可以兴邦,这不是一样的逻辑吗?可见,天安门镇压二十年来,乃至中共专制六十年来,从来都是按照这个逻辑在行事。没有灾难,中共就没有资源,没有荣耀,没有战斗力。就像一个恶魔,一定要喝饱了鲜血,才会勃兴而舞。

汶川地震不仅荼毒生灵,看来把那些党国巨头、官媒写手也都震糊涂了。一不小心,他们说出了一句真话:多难兴邦。不过,毕竟有些脑震荡的症状,把词序说反了。正确的说法是这样的:兴邦多难!

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因为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无非是说,要使这个国家振兴、崛起,老百姓还要遭受更多的灾难才成。在这次大地震的背景下说这个话,等于说,中国要想强大,就要多多经历类似这次八级大地震这样的灾难天哪,这可是毁掉大约十万人生命的巨大灾难啊! 这个逻辑无疑残忍透顶,但是,请原谅,我仅仅是在复述中共总理温家宝、中共凤凰卫视评论员阮次山、中共官方媒体的话,而决不是我希望这样。

中共奢血成性的天机

我相信,这也不是温家宝一时头脑发热、阮次山一贯语无伦次所说出的昏话,而不过是慌张忙乱中,为了镇定人心,脱口吐露了原本不可泄露的天机。十九年前,不是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嘛,说是杀他二十万,稳定二十年,据说二十年后中共就要大崛起了。杀人可以稳定,多难可以兴邦,这不是一样的逻辑吗?可见,天安门镇压二十年来,乃至中共专制六十年来,从来都是按照这个逻辑在行事。说它是天机,我是在奉承中共是在替天行事哪。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说的不正是这个道理吗?

没有灾难,中共就没有资源,没有荣耀,没有战斗力。就像一个恶魔,一定要喝饱了鲜血,才会勃兴而舞。君不见,十九年来,天安门的鲜血,给足了中共所需的营养,不光稳定,而且振兴。君不见,当年鲜血眼看就要喝光,如果不再来一个大灾难,为这个政权提供足够的人命和鲜血来享用,尤其是学童的生命和鲜血,这个崛起岂不就要阳萎、夭折?

当 然,你可以说,这是多难兴党,不是多难兴邦。我也明白,你说的这个党,不是我老党此人的党,而是那个伟光正的党。可是,谁不知道,这个邦,这个国,这个民族,早已经被这个党绑架了、劫持了、灌醉了、强奸了。就像《西游记》里宝象国的三公主,被黄风怪劫持到了黄风洞一样,与他同床共枕已经有年月了,生儿育女的事情也一起做下了。他说党就是国,国就是党;遍布全世界的华人小粪青和他们的爹妈,也都喊着国就是党,党就是国;谁能说中国不是党国一体呢?事实上,没有什么国家、民族、人民是渴望灾难的,只有某些政党、集团、个人是期盼灾难的。但凡喜欢说什么多难兴邦的民族,一定是早就被某些政党、集团或个人实行了迷魂术却还自以为明白的伪民族。这样的民族,如果历经灾难却仍然执迷不悟,其命运,只能是为那些政党、集团或个人在多难中的所谓崛起而殉葬!

崛起元年揭示的残忍逻辑

多难兴党;而被这样的嗜血政党所劫持的邦国,还沉迷在那个党的所谓振兴、崛起的幻梦之中。人们,你们难道不能想一想,这个幻梦已经给这个民族带了来多少的灾难!接连不断的矿难,不见天日的童工,疯狂肆虐的传染病,残害婴儿的毒奶粉,卖血农民陷入恐怖的艾滋病危机,首善之区铺天盖地白日见鬼的沙尘暴 太多,太多,不胜枚举!今年不是它的所谓崛起元年吗?果然也就是中国民众的多灾多难之年。温暖的南方,可以冰雪成灾;和平的藏民,可以被逼或被诬成为暴徒;火车亲嘴,大地打滚,中国就是这样的一派兴旺景象吧?

我不忍这样残忍地说话,可是,不这样说,无以揭示出那多难兴邦的残忍逻辑。按照中共的设计,中国的伟大复兴,现在不过是刚刚迈出了前几步;尽管小粪青们在巴黎和悉尼歇斯底里摇旗呐喊,可距离称霸全球似乎还有一点儿不大不小的距离。既然这个兴邦的事业还需要继续奋斗,当然它也就还需要不断制造新的巨大灾难。一个遭到全世界唾骂和谴责的恶棍,遇到大灾难,就可以脸上有光,就可以精神大长,就可以捞取资本,就可以借此振兴!这样的恶魔,既然与灾难有这样良好的互动,这样亲密的关联,他当然会不断地制造新的、更大的灾难。这样的兴邦,焉有不多难之理?我的可怜的同胞啊,你们还准备继续作这恶魔的鲜血供应站、为这在灾难中寻求兴旺发达的伟光正一代一代当牺牲品吗?老天,你难道就不怜悯我这糊涂、软弱、虚荣、健忘的民族吗?

http://chinaeweekly.com/imagesForArticles/359-7853.jpg

温家宝23日在北川中学临时学校写下的 多难兴邦四个字已用有机玻璃保护起来。

转自:《动向》杂志20086月号

如此兴邦,岂不多难?

党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