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本站按:本文摘录于吴国光为《动向》杂志6月号撰写的特稿,原题为:《四川地震掩盖了什么?》全文分以下5个小标题:地震预报、学校倒塌等问题中的渎职罪;救灾物款分配与使用的公平与清廉问题;不能任由大地震掩盖其他灾祸;大难当前更不能排斥理性问责;回顾我们民族的健康心智。本站转录其最后两部分内容,旨在提倡对灾难的理性思考。特此说明,并向吴国光先生致意。

当然,说句公平话,这种掩盖和人祸背后,也有人们的心理因素。当全国的注意力、乃至全世界对于中国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四川地震的时候,其他的严重问题就似乎一夜之间在中国都消失了。现在出现只谈地震救灾不及其他的状况,其中应该有当局故意引导的因素,但是,再说一句公平话,这也不光是当局的问题,而是也显示了这个民族的致命弱点,那就是情感化,单一思维,严重缺少是非、公平、法治观念。人是感情动物,情感强烈并没有什么不好;可是,人也是理性的动物,一个人如果总是用情感代替理性,情绪上来了就丧失思考能力,那恐怕也不是此人之福。面对四川大地震,这么多同胞遇难,大家情感强烈,这不仅是很正常的,而且是很正面的那就是说,这证明这个民族还富有同情心,还没有完全被强权和金钱所异化。但是,如果以这种感情为借口,排斥思考,排斥理性,排斥问责,排斥批评,那就不大正常了,更是非常不正面所谓不正面,就是说,对于这个民族本身的利益,没有什么好处。

也许,这并非整个民族的弱点,而仅仅是一些所谓政治精英、知识精英、媒体精英的弱智,而这些弱智者偏偏占据了主导民族思考的优势地位。不错,中共领导人这次对于地震的反应异乎寻常地快,也表现出了对于救灾的充分重视。由此得到了国内国外不少掌声,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鼓掌的人,因此就不容许别人提出质疑、提出批评、提出警告,拿什么大难当前,不许说三道四的大帽子压人,那就很不好理解了。强调大难当前,你是说民众的大难呢,还是说中共政权的大难呢?如果是说民众的大难,那么,很明显,相对于十万民众死亡、几百万民众丧失家园,领导人哪怕做得再好一些,也不仅是应该的,而且也是不可能十全十美、一丝一毫都对得起民众的,有人为此提出一点批评,不是应该受到欢迎吗?当然,如果说话者担心的是中共的命运,不过是借死难民众说事,要压制批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没有这等危机,没有这等在危机中赚取的荣耀,尚且不能容许别人说话呢!

回顾我们民族的健康心智

一件事情做得还算好,批评者就没有张口的权利了;看见同胞死亡,反而不能容许对于死亡原因的思考和批评(注意:这里并不是批评死难同胞!),而只准哀伤或赞扬(注意这种自相矛盾:大家都在哀伤,可是有人可以在哀伤中分心去赞扬政府,别人不可以在哀伤中旁生枝节去批评政府),这都是情感化、单一思维、不论是非的典型表现。十分情感化的情感,其实往往并不强烈,至少并不深沉,就像儿童的哭泣,可能看起来比成人的更为哀伤、更为激烈,但忘得快,情绪转换得也快。十九年前,天安门前也是情感振奋,六四之后也是群情悲愤。可是,曾几何时,那些在天安门广场振臂高呼要民主要自由的人们,那些在六月上旬的纽约、巴黎、东京游行示威的同胞,早已经咸于维新了他们现在都拥护当前的中共政权。当然可以拥护,就像可以反对一样;问题是,他们自己发现他们昨天的强烈情感都是错误的。当然,一个人可以明天发现自己今天的错误,这也许是进步的表现;问题是,如果别人今天就指出了他们当时并不完全正确的时候,他们明天只会更加记恨这样的人。他们今天的情感更强烈,就像在欢呼奥运火炬、仇恨藏族同胞(请告诉我,你们认为藏族是你们的同胞吗?如果是,为什么要仇恨他们?如果不是,为什么藏民不能独立?)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表明他们的情感最为丰富呢,还是表明他们的情感其实很廉价呢?http://chinaeweekly.com/imagesForArticles/358-7813c.jpg

64日晚上,印度北方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在永隆学校点蜡烛,演讲, 播放纪录片《天安门》等形式声援天安门母亲运动,纪念六四19周年。(hoto/桑杰嘉/西藏之页)

一 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事情千头万绪;在这样的大国进行现代化建设,更是如此。一个巨大的危机来了,把其他问题全都掩盖起来,我认为不是建设现代化民族的一个好办法;任凭危机来调动和支配情绪,也许会很有战斗力,但却同时也变得不宽容、不理性、丧失反思能力,我认为也不是一个伟大民族健康、成熟的表现。我已经说过,近年内不再评论中国时政。这次踌躇再三,当然也有担心说这些话要为人、为这个政权所忌恨的私心。最后,还是破了一个例,实在是十万同胞的死亡深深震撼我的心灵。在巨大的悲哀来袭的同时,我感觉我还有理性、有责任感,这种理性和责任感促使我写了以上的话,希望四川地震在掩埋了十万同胞的生命、百万国人的财产之后,不要再掩埋太多东西。不要再掩盖真相,不要再掩盖责任,不要再掩盖其他荼毒民众的危机,也不要再掩盖我们的健康心智。庶几,人祸可以减少,天灾或可禳之。

200861日,汶川地震逝者三七之日

此为祭,并为六四十九年祭

【《动 向》杂志20086月号特稿】(作者为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中国研究与亚太关系讲座教授)

大难当前不能排斥理性问责

吴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