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2008.6.12

今年的64日是「六四事件」19周年。

香港数万市民一如既往地举行纪念活动。香港大部分报章也继续发表评论。

明报发表的社评称:「六四事件」之后这19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陡增,整个国家、社会和民族的精神面貌,都起著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所取得的成就,在国际也普遍获得肯定和讚赏。但是中国近年的积极变化,不应该视为六四镇压的必然结果,因为如果坚持这样的认知,那是正义与邪恶不分,文明与野蛮不分,甚至是人类与禽兽不分。这些年来随著经济发展所厚植的国力,应该视为给国家和人民提供一个机会和基础,解决类如六四的敏感歷史问题。现在的中共领导人若寻求解决六四歷史伤痛,有较大迴旋空间,因为他们与镇压行动没有直接关係,较容易得到人民宽容体待。当今中共施政「以民为本」,致力构建和谐社会,这次汶川8级大地震,在总书记胡锦涛领导和总理温家宝指挥下,中共在抗震救灾所显示人文关怀的崇高精神,不仅救灾行动卓有成效,也使得整体国民紧密地团结一起。这样的社会氛围,给解决敏感问题提供了良好的客观环境。由中共领导人所处位置、人民的素质和国家社会的现实情况,现在是纠正六四事件的恰当时候。治疗伤痛、与人民和解,若一步到位,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矛盾和纷争,需要一个按部就班的过程。例如可以从人道主义著手,抚平死难者家属的伤痛,协助有需要者解决生活困难,准许去国异见人士返国等,这些都是可以先做。只要开展了这些工作,人民会感受到当局的诚意,整体气氛顿然改观,和谐局面於焉浮现。另外,要妥善处理已故领导人赵紫阳的问题。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赵紫阳是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的首位总理,后来晋身总书记,就改革开放工作了11年,他因为六四事件下臺,之后被中共党内指为「支持动乱、分裂党」而遭到软禁,3年前鬱死。当年中共内部就如何处理学生示威存在严重分歧,最终演变成惨烈的权力斗争。就外界而言,赵紫阳最多只是同情学生,但他在权力斗争中输了,中共加诸他的罪名,很多人民都不同意,趁此改革开放30周年,中共如果能够给予赵紫阳一个较为公平合理的评价,是抚平这场歷史伤痛的重要部分。目前,只有中共拥有足够力量和资源去推动全民和解,就一个执政党而言,它也有寻求与各方和解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中共带领人民走出六四歷史伤痛,应该是提上议事日程的时候了。

苹菓日报发表的评论称:19年过去了,19年间当然发生了不少事,中国社会、经济的变化固然非常巨大,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及变故更把不少人的目光吸引住,如北京将要举办奥运等。但是,不管是中国经济飞跃发展或北京办奥运,都不能改变19年前发生的事实,更不能当成血腥镇压和平请愿学生的理由。悼念六四,纪念天安门民主运动除了重申中国人民百多年来坚持的民主诉求外,更 是要提醒中国政府,民主是纠正时弊、消除贪腐及豆腐渣建设的不二法门。若果 中国政府真的希望改革可以健康发展,改革的成果不会被少数人吞噬,它该做的 是正视六四,还六四死难者公道及回应人民的民主诉求。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观察:介紹有关「六四」19周年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