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易大旗 苍天未死 黄天当立

作者:易大旗    文章来源:新世纪    点击数: 212    更新时间:2008-6-6

 

今日中国,闻道香烛缭绕,祥云涌动,奥运天下英雄大会定在北京鸟巢。届时百鸟朝凤,万佛朝宗,千年盛世的神话只待国际认证和八方豪强同来剪彩。怎知天裂一爿,地陷一角,生民哀恸,哭声震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摇头丸,再也无法为老百姓消炎镇痛了。正是:苍天未死,黄天当立;岁在戊子,天下大震!

 

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UploadFiles/200806/2008060521065315.jpg

 

震灾中的家长们誓为死难的孩子讨回公道

八八年汉城奥运,成了南韩挣脱威权专制的分水岭。中国想必无此福份,只缘苍天未死;但眼前浩劫,却堪以震碎中国人的臣民观念,令公民意识黄天当立。

犹记得去岁六四忌日,丁子霖、蒋培坤丧子十八年后,始得去到儿子被枪杀的西长安街作路祭。身边行人扬长而过,浑然不觉。及至今岁六四,竟有一个大陆留学生给天安门母亲发信,大兴问罪之师。看来,六四记忆如同长街血迹一般,仿佛被光阴漂白了;而国家意志的大酱缸,更腌制出众多勇于对世界和自己同胞发出爱国咆哮的红心咸蛋。

然而,地震无情撕碎了龙凤呈祥的盛世布景,遂使本朝冷酷的杀子文化暴露无遗。十九年前,绝对的权力已悍然当街杀子;十九年后,绝对的腐败在巴山蜀水再次大规模杀子,四川总计有七千间教室倒塌!

失去儿女的父母终于感知天安门母亲的丧子之痛。他们不再是忠顺于权力的臣民,不再是闰土、祥林嫂。他们在呼天抢地号哭之余,收集了豆腐渣水泥块和假钢筋作为证物。他们或许预知,面对权钱勾结的连体巨兽,抗争将是长期而艰难的,但天安门母亲已经坚持了十九年,他们凭甚么不能坚持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道:都江堰聚源镇一群丧子灾民找政府讨个说法,当地人大委员出面劝诫:国家和谐重于家庭损失,你们要化悲痛为力量。这些孩子是死于天灾,你们为甚么对媒体乱说话呢,这样只能给政府造成负面影响。灾民则对《华盛顿邮报》说:我们对政治没兴趣,只是不想让孩子白白死去,我们要讨还公道,要知道这教学楼是谁建的,里头有没有腐败。

这就是公民意识的觉醒,他们要的是公共事务参与权,以及对政府的监督权。而这边厢,政府却在忙于自我表扬,就像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话时喜欢自己给自己鼓掌,更要提示大家鼓掌那般。忍见山河破碎,但充耳皆闻党恩浩荡,感激涕零。

忽报都江堰苦主到法院集体申诉,即被警察架走,连律师亦遭禁制。由此可见,灾区苦主和天安门母亲一样,抗争之路尚为遥迢,于是他们要民权,要结社须知清王朝的覆亡,并不始于武昌起义,而是四川保路运动,中国人第一次扯下臣民衣冠,就在彼时。

今日华夏又被震醒了。苍天未死,黄天当立!

20086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