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作者:王康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6/4/2008

200864

我们一直在流血,先知的血,仁者的血,青年的血,少年的血,无辜者的血,百姓的血,这些血构成我们60年来最大最腥红最恐怖的血写的事实。我们几乎每一天都在流血,却不知那每一滴血都是不可流的。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流血的历史。但60年前,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大规模的无端的肆意的流血,基本停止了,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和古拉格群岛的铁丝网不再有一个活人进去不能活着出来,唯有我们,同类、同胞甚至同志间的残杀却刚刚开始。镇压打倒枪毙专政消灭这些血腥的字眼堂而皇之地写在中国土地上,一个有五千年文明的伟大民族竟然在一代人时间里匍匐在以戕害同类为事业的哲学和制度前,在黄河、长江以外,中国挖掘了另一条江河,千万人的血汇成一条滔滔的血河。我们怎么造下这样的孽?!

(图一:1989年五月,长安街头。)

请睁眼看,许许多多支流注入这条血河,其中最汹涌的两条,一条来自中国第一个集大成的暴政秦朝,它已经流淌了两千多年,百代皆行秦政制,这始皇帝发明了最大规模的人殉陪葬制度,兵马俑乃是中国不把人当人最可鄙的杰作,古往今来教人流血者无不尊秦,而把焚书坑儒奉为天条,却是毛泽东时代公然实行的前所未有的创新;另一条则来自俄罗斯,从1917117日开掘的那条人血之河,那条穿越欧亚大陆和西伯利亚、横空而出的人血运河,它把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两把刀子架在亿万中国人头之上,其刀刃之锋利残忍,更超逾暴秦不下百倍。两条穿越了漫长辽远时空、冲决一切仁慈爱怜和一切文明堤坝而来的血流,乃是中华在劫难逃的红色宿命,我们从血到血的现代命数。

虽然寥如晨星,我们还是有警省的烛火,英勇的先驱,高翔于血腥荒野的历史候鸟。几乎每一天,都有冤魂在悲泣,几乎每一个晚上,都有亡灵掩面走过,几乎每次季节变换,都有雷霆滚动。整个中国,越来越象一个大祭坛,暴风雪呼啸而过,岂止气候异常;沙尘暴遮天蔽日,难道只是北方荒漠化的明证?越来越密集的征候,越来越显明的示警,越来越临近的启示录式的景象,不都是中国从心到心的抽紧、焦虑、茫然、绝望?不都是无数鬼魂用我们暂时听不懂的语言,发出最后的通告?
 


(图二:1989519日,赵紫阳、温家宝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的学生中间)

这是一个不走极端的民族,它最畏惧的就是发泄和失去理性。上苍和孔夫子深知东方命运的微危叵测,温和与中庸是几千年智慧与道德在中国人心中培植的文明的根。但是,一旦这个民族被虚妄、欺骗、暴力和恐怖逼上绝路,他们将证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复仇者。千万不要永远玩弄权谋,如果以为依靠谎言和腐败就真能永远统治中国,报应就会在某一天早上到来。所有的圣贤都说过,人同此心。当今中国,已积累了足够的危机、压力、怨恨、绝望,也出现了1989年、1966年、1957年、1949年以来未曾有过的觉醒,要求,希望。中国已经站在历史破晓处,走向光明还是退回黑暗,就在一念之间。
 

20085月,温家宝在地震现场灾民中间)

最高的旨意、最深的启示,刚刚过去二十余天。四川大地震以其异乎寻常的形态、烈度、象征意义和天谴式的警戒,把人类最大一个生命共同体推到了悬崖。中国最大的危险是,狂妄和虚无主义劫持数以亿计的灵魂,使我们远离忏悔、敬畏、谦卑和感恩这些人类最高贵、最奇妙、最神圣的德性。最让世人失望、揪心至于愤怒的是欠下中国无数孽债的共产党当局,始终缺少连古代专制皇帝也不敢掩饰的罪己品性,始终无力焕发对其历史罪性的起码知觉,始终企图以手段对抗目的,以物质赎买对抗精神拯救,以社会腐败对抗道德担当,以不断推迟的大崩溃对抗民族新生的最必需的自由奋斗。
我们生于这个直到最近才承认生命至尊的国度,我们生于这个直到最近还以十万生命的殒灭证明专制合理强大与必需的社会,但我们并不止于这一切,即或面对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帝国,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只要我们不对未来绝望,只要我们不拒绝救赎,耸然而立的庞大专制帝国就只是废墟一堆,即使身后黑夜无边,我们也知道光明在何方,道路在哪里,我们就终能在最大的专制废墟上,迎来自由的曙光。



 

王康:从血到血,从心到心,不能再从罪到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