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评论与争鸣

向天安门母亲致敬

 

丘岳首

 

请中国的成人在六一儿童节忏悔

 不要说天灾是人间的无奈,地震是预测的盲点;不要说总理多么神速到达灾区,政府投入多多少资金、物资和军队         

        仅仅凭石头堆里一只只碎裂的小手,钢筋下一条条残破的小腿;仅仅凭学校废墟不远处座座屹立的政府大楼,教育投入在国民税收中的清楚比重,官员年年吃喝开销浪费的可统计金额,就已足够证明:六一是中国成人的羞耻日。         

        别告诉我大国已经崛起,西安又发射了一颗卫星;也不要跟我说世界上只有北京在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地方竖立起6个超巨型的体育场馆,中国的军力已跃升世界第几GDP、综合国力、金牌总数等等的骄傲,都已经因我们没能给予孩子坚固的保护而无一能否定六一是中国成人的羞耻日。         

        在今年的六一这一天,所有中国的成人在我眼里全都变成矮子矮过克拉玛依剧院里被烧死孩子们坐过的椅子,矮过江西黑砖窑小黑奴背过的箩筐,矮过四川新堆起来埋葬中小学生的坟墓         

        在今年的六一这一天,我相信所有还知道廉耻的中国成人都和我一样不敢眺望苍天那上面有无数发自孩子们清蓝眼睛的抱怨目光,如针似箭般直射落到中国大地、直射落到海内外所有华人的头上心中。         

        在今年的六一这一天,我相信所有存有良知的中国成人都和我一样不敢踏入花园在那里你会为自己唱过我们的祖国像花园,花园里的花朵多鲜艳的谎言而无地自容,你会为自己轻信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欺骗而悔恨交加。         

        今年的六一,我不知道有多少妈妈再不能在夜晚为自己的宝贝轻轻的盖上防着凉的被子?有多少爸爸再不能在草地上把自己的心肝高高地架到脖子上?又有多少奶奶再不能跟孙女讲还没讲完的故事?多少爷爷再无法把答应过要买的玩具交到孙子手中?         

        今年的六一,我知道汶川地区倒下的近7000中小学校舍一夜间就埋去数以万计的学童,一场噩梦醒来几个县内就多出数以千计的三孤人员;我知道一些救援人员因目睹过多恐怖惨状而陷于忧郁神态,不少痛失儿女的母亲已经走到疯癫边缘         

        今年的六一,我深深地自责,深深的伤痛,也深深地相信:如果我们还没有一次在我们未对之尽责的孩子面前的虔诚真谨忏悔,如果我们还没有一次在我们亏欠很多的孩子面前的泪流满脸道歉,如果我们还没有痛定思痛奋起对公权力监督问责,如果我们还没有横下决心准备重新设计安排能最大程度避免人祸的政治制度那么,明天成长起来的成人就必定继续怀有仇恨,今天的成人就必定要为今天的罪过买单;那么,不做中国人的孩子就不只是一首歌谣,天谴就不只是一句咒语,六一就将永远是中国成人的羞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