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之际,北京市公安局公然违反宪法,指示朝阳分局亚运村派出所派出六名警察,于31日开始分三班在我家门口设岗,监视并限制我的行动。我是一个年过古稀的退休老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员。228日,我们群体127人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发出公开信,要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敦促政府当局就六四问题拿出一个与我们进行平等对话的时间表。我们的这个要求、建议,光明正大,合理合法。这是一个公民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根本谈不上危害国家安全、影响社会的和谐。现在执政当局一面高唱创建和谐社会的调子,一面又用种种见不了阳光的手段践踏宪法、侵犯人权,对六四受害者及受害亲属实施监控、打压。请问胡、温二位领导人对此如何解释?请问各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此作何感想?

我强烈要求:

即日起撤走我家门口的岗哨,停止对我的监控,恢复我的行动自由;

要求有关当局对这种违法行动作出解释,向我本人进行道歉。

                                             张先玲   2008-3-2

丁子霖附言:223日,我们在京的十多位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讨论并通过了今年我们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呼吁书:《关于六四,请政府拿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我们立即通过传真、亲送等方式递交了人大、政协及部分人大代表,也向国内媒体如新华社等发去了公开信文稿。

226日,张先玲女士把公开信文本亲自递交地处西交民巷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但遭到无理的拒绝。

将近十九年来,政府当局始终没有放弃对六四难属的监控、打压;近年来,虽然有所缓和,却并没有停止。117日赵紫阳先生逝世三周年,多位天安门母亲成员前往富强胡同赵家拜祭,但被警察无理阻止,其中徐珏女士竟在途中遭到警察的非法绑架。而这次两会期间,政府当局又再次出动警力,粗暴地对待张先玲女士,限制她的自由。政府当局的这种行为是无法让人容忍的。

天安门母亲十九年来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要求把六四问题的解决纳入法制轨道,从1997年起,已经第十一次要求就此问题同政府当局进行直接、平等、有诚意的对话,但政府至今置之不理。这只能说明,政府当局一直到今天,仍然把六四难属看作是所谓的敌对势力、所谓的不稳定因素。我们认为,这实在是太有背于当今的时代潮流了。今天的执政者,必须断然地放弃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对敌斗争的陈旧思维。在毛泽东时代,只要民间有一点动静,就被当作阶级斗争新动向;今天,只要民间有一点动静,就声言要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种状况不能再延续下去了,必须彻底改变。我们提出与政府对话的要求,就是以积极的态度为改变这种状况作出切实的努力,政府当局没有理由加以拒绝。

我们支持张先玲女士提出的上述强烈抗议,我们要求政府有关当局立即撤销对张女士的非法监控,并向她本人作出道歉。

200832

 

 

 

 

张先玲: 强烈抗议警察监视、 限制我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