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我是李雪文,六四死难者袁力的母亲。今年我八十岁了,而我的老伴、袁力的父亲已经九十岁了。不久前丁子霖女士对我说:李大姐,在我们这群母亲里边,数你的年纪最大,今年,是六四十八周年,香港同胞还会像往年一样,举行隆重的烛光晚会,来悼念十八年前死于大屠杀的大陆同胞,你就代表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向香港同胞说几句话吧。

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场合讲过话,但我很愿意向香港同胞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十八过去年了,但是,在中国大陆却从来没有公开举行过六四悼念活动。在六四十周年、十五周年的时候,我们死难者亲属曾经分别在丁子霖和张先玲家里举行过两次集体的祭奠、悼念活动,但外面有警察包围、监控,气氛很紧张;参加的人最多也只有40多位。我们只能挤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哭泣、落泪,为死难的亲人焚香、洒酒。我们每年清明、六四去万安公墓扫墓、祭奠亲人的时候,也有很多警察监视,而且离得很近,真是戒备森严。在大陆,我们连公开悼念自己亲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我们一点自由都没有。因此,每当我们从收音机里听到香港同胞为死难同胞举行烛光晚会的消息,我们都很激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你们会场,同你们一起点上一支蜡烛,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但是,我们只能想想而已,政府是不会放我去香港的。

香港现在已经回归祖国了,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部分。在中国大陆不能公开举行悼念活动的情况下,香港还剩下那么一点点自由,这是非常宝贵的,我们大家都应该珍惜。已经十八年了,香港年年举办烛光晚会,从来没有中断过。这对我们这些死难者的母亲来说,是很大很大的安慰,让我们知道还有很多很多香港同胞并没有忘记六四,忘记那些死去的人;这也让我们知道,香港同胞一直在关心我们、声援我们。如果连香港都不能举行这样的悼念活动了,那整个中国就真的成了无声的中国。因此我要代表天安门母亲群体,感谢香港同胞们,是你们打破了这个无声的中国,是你们替我们向全世界发出了正义的呼声。

六四已经十八年过去了。在这十八年里,我们已经有14位共同抗争的死难者亲属离开了人世。这些难友一直到死都没有忘记要为死者讨回公道,有一位难友在临终时还伸出一个小指头,因为在89六四中遇难的,正是他的一个最小的儿子。这些难友没有看到讨回公道的那一天,这使他们遗憾终身。那么,我们活着的人就应该再接再厉,决不能放弃。我虽然已经80岁了,也决不会放弃,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息。今天我向大家说这些话,就是表示我的态度和决心。

再次谢谢大家,向大家问好!

 

 

 

 

 

 

 

 

 

 

 

 

 

在香港纪念六四十八周年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李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