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各位尊敬的国会议员,女士、先生们:

我是一个在1989年北京六四大屠杀中失去儿子的母亲、中国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一员。我刚获悉史密斯议员在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上提出了纪念天安门事件十七周年的议案。这对我本人和我们难属群体来说,都是很及时、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一向对美国国会的朋友们抱有深深的敬意。在你们之中,有许多人的名字我都是熟悉的。我记住了蓝托斯议员的名字、南希佩洛西议员的名字、克里斯史密斯议员的名字。但我很惭愧,直至今天,我才第一次给各位议员先生写信。我写这封信,是受126位六四惨案受害者和受害亲属的委托,向你们,向各位尊敬的议员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在此,请诸位接受我诚挚的问候。

在以往的岁月里,你们始终关注着中国的天安门事件,同情在大屠杀中失去亲人的母亲、妻子和子女;每当我个人和我们受难群体遇到危难的时候,你们都及时地向我们伸出援手。这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在1987年纽约和华盛顿的六四纪念的大会上,我通过录音宣读过一篇题为《假如我的儿子还活着》的祭文,我所尊敬的南希佩洛西议员不仅出席了这个纪念会,而且把我的祭文译成英文收入了当年的国会记录。这件事曾在我们难属群体中广为流传,并且深深为之感动。

我们更不会忘记,在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前夕,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份《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15周年决议案》。在这份决议案中,议员先生们要求中国政府平反六四,成立六四独立调查委员会,赔偿天安门死难家属,释放所有良心犯,等等。决议案还谴责中国政府持续侵犯人权,要求中国政府允许因天安门运动而流亡海外的人士返回大陆自由生活。尤其令我们感动的是,在那次国会会议上,尊敬的蓝托斯议员还亲自提名天安门母亲为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这对我们这些失去了儿女而且一直在为死者寻求正义的母亲来说,不仅在道义上而且在精神上都是很大的安慰与支持。

在今日这个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一些西方国家的政要们都说中国的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同中国做生意。然而,你们却斩钉截铁地回答:六四并没有过去!像天安门这样的违反人道的事情每天都在中国发生。我十七年来一直生活在中国大陆,我可以证明,议员先生们说的是事实,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请允许我这里重复史密斯议员在这次委员会会议上说过的一段话。他说:我们不能忘记在天安门广场上曾经发生的事件。那些为民主、自由和人权奋斗的勇敢男女青年,许多被杀害、处决或送入劳改,这起事件必须保留在全世界人民的眼前,因为这是一起真实的勇敢的英雄事迹。有一天,中国出现一个民主、注重人权的政府时,他们会得到平反,所以我们要保持这个希望,纪念那些烈士。这些话是感人肺腑的。我相信凡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都会同意史密斯议员的说法。

中国不能永远徘徊在现代世界的潮流之外,中国必须有一个大的变化,必须从一个传统的专制社会和平地过渡到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我相信,这个变化已经悄悄地开始,任何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西方政治家或政府领导人都应该欢迎这种变化,并以各种努力来促成这种变化。就这个方面来说,我对美国国会议员先生们坚持不懈的努力表示敬佩,也寄予更多的期待。

丁子霖 2006-5-28

 

 

 

 

 

 

 

 

 

 

 

 

给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