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今天,我们作为六四死难者的母亲和妻子,在京郊万安公墓沉痛祭悼十六年前在天安门大屠杀中被杀害的亲人,他们是:袁力、郝致京、段昌隆、王楠、杨明湖、杨燕声、王卫平、郭春珉。他(她)们已经离开我们十六个年头了,但当年留在我们心灵深处的丧偶失子之痛至今未能平复,我们无时无刻思念着他(她)们,尤其是在每年的清明节和六四周年,我们多么想到他们的灵前痛哭一场。我们只求有一个平静地祭奠亡灵的场所,有一个向死难亲人倾吐衷肠的机会。我们选择了京郊的万安公墓,因为那里安放着8位死难亲人的遗骨,我们自然地聚集在一起,相互间也可得到些许关怀和宽慰。

但是,竟然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我们也很难实现。每当我们为亲人举行祭典仪式时,常常遭到大批便衣警察的跟踪、监视和骚扰,他们以猎犬般的目光狞视着我们,躲在暗处时刻警戒着周围的动静。请大家想一想,这对我们的心灵和情感是多大的伤害和侮辱!去年六四十五周年的时候,北京市公安部门更是如临大敌,他们采取分割、隔离的手段,阻止我们几家难属同时进入墓区,不给我们有任何见面的机会。那一天,王楠的母亲张先玲女士只被允许在下午去公墓,段昌隆的母亲周淑庄女士因患脑血栓多年靠轮椅行动,也被告知只能在指定的时间坐他们的车前去墓地。面对如此境地,我们感到愤慨,却又十分无奈。今年,我们猜想也许不会再来监视和阻扰我们了,因为六四十五周年已经过去,不会给稳定的大局造成什么威胁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一切依然如故。看来他们是下决心不想放过我们了。

今天,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提出了一切都要以人为本的主张,以此作为他推行所谓新政的一项重要举措。那么,我们在这里倒想问问他,十六年前被您的前任下令枪杀的我们的亲人,是否也算得上是您所说的那个人的一份子!而我们作为那些死难者的亲属,是否也包括在您所说的那个人里边!

人,作为万物之灵长,应该有最起码的恻隐之心,也应该有最起码的道德良知,你们不准我们为死者伸冤,不准我们为死者哭泣,却每天还要把所谓以人为本挂在嘴上!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这是十足的虚伪吗!连最起码的人性和人道主义都不讲,还配得上谈论以人为本!

值此六四十六周年之际,我们别无它求,只希望那些穿警服或不穿警服的警察们从我们的身边走开,把那些停放在我们家门口的有牌号或没有牌号的监视车辆撤走,还给我们一块净土,还给我们一份宁静,让我们与死去的亲人们不受干扰地默默呆上一个时辰。

 

张先玲、李雪文、周淑庄、黄雪芬、祝枝弟、尤维洁、黄金平

200564

 

 

 

如有不妥,随做修改。如今年不来骚扰,可把有关文字删掉。

 

 

 

 

 

 

 

 

 

在京部分_六四_祭灵公告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