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一位广受世人尊敬的退休老医生,就因为在今年两代会期间给人大代表和国家领导人写了一封公开信,建议并敦促政府当局早日为89学运和六四正名,想不到这一出于善意和良知的正义之举,竟遭到了政府有关当局的忌恨,对他采取了粗暴无理的处置:自61日起,他和他夫人被强迫失踪了。而在前一天,他还曾给我打过电话,说既然他们不让你们做什么,那就趁这个机会休息、调整一下,可以去看看电影,也可以到颐和园去划划船;如果他们意愿,也可请他们一块去。你看,这位老军医是多么的天真,多么的与人为善!
可没有想到,随之他也失去了自由。

在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太为他担心。一位退休老人,只是说了几句真话,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见得又危及到了所谓的国家安全吧。我心里想:不过让他夫妇俩到外面去住几天,过了六四一定会放他回家的。但是,我想错了。六四过去了,他并没有回到自己家里。一直到68日我和我先生都恢复了自由,他却仍然没有回到自己家里。我们这才为他担心起来。一天一天地等着、等着,如今已半个多月过去了,仍不见他的踪影。请问,难道还要把他一直扣下去吗?

我们的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口口声声说中国已经是一个法制国家,一切都是依法办事。那么,我们有理由要求政府检察部门按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确保蒋医生的公民权利得到充分的尊重。如果有确实证据证明他违犯了法律,那么我们敦促检察部门立即把他送交法庭依法审理,并保障其为自己辩护之权利;如果经过调查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他涉嫌任何刑事犯罪,那么我们敦促有关检察部门立即予以释放。

我们并没有放弃对胡温新政的期待。但是他们需要有一种勇气,一种敢于与传统专制制度及其意识形态决裂的勇气,一种敢于抛弃伪善和谎言转而追求真诚、真实的勇气,一种敢于直面历史罪恶、作出良心忏悔的勇气。

一位敢于说真话的医生居然被无端地剥夺了说真话的权利,这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究竟意味着什么?难道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还需要由别人来告诉你们吗?

我今天之所以不得不写这封信,是因为实在再无法容忍下去了。做什么事都不能过分,过分了就会激起天怒人怨。我想,这一点同样是无需由别人来告诉你们的。因此,我希望你们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和行政首长,责成有关部门立即恢复蒋医生夫妇的人身自由,彻底查处这种任意剥夺神圣公民权利的违法行为,让刚刚载入宪法的人权条款得到真正的落实。

丁子霖 2004.6.16

(6/16/2004 15:22)

 

 

 

 

 

 

 

 

就蒋彦永医生被强迫失踪致函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