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尊敬的安南先生并转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与会国代表:

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即将召开本届年会之际,我作为一个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失去儿子的母亲,今天给您写这封信,是因为有些话不能不说。

我要说的话概括起来就是这样一句:象中国政府这样一个一贯抵制国际人权准则,肆意践踏本国公民的自由和权利,致使人权记录持续恶化而又毫无诚信及悔改之意的政府,必须受到国际社会的严正谴责,决不能姑息迁就。

 

中国政府在十二年前的六四事件中杀害了成百上千要求自由、民主的和平示威者,逮捕、审判了数以千计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加者。在这之后十多年时间里,我们这些六四大屠杀中的受害者又遭受到政府当局持续不断的打压和迫害:

他们禁止我们寻访、救助六四事件中的死难亲属和伤残者;

他们禁止我们公开悼念六四惨案中被无辜杀害的亲人;

他们没收、扣押海外各界给予六四受难者的人道救助捐款;

他们阻止海外同胞及国际友人入境看望六四死难亲属和伤残者;

他们粗暴压制难属群体为揭露六四真相、寻求正义所进行的非暴力抗争,采取跟踪、监视、窃听、绑架、恐吓、软禁、秘密关押等恐怖高压手段限制、剥夺我本人及其他难友的人身自由。

但是,这样一个极端残忍、不讲人道的政府却居然一次又一次地逃脱了联合国的谴责!

 

中国政府在六四以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泄露国家机密等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审判了一批又一批依法行使言论、信仰、结社等自由权利的政治异议人士、民间宗教人士和劳工活动人士,甚至对这些人士施以野蛮的酷刑。

从前年以来,中国政府又以取缔邪教为名发动了大规模的宗教迫害运动:

他们把数以千计的法轮功信众投入监狱,并施以人身侮辱和精神折磨,致使上百名信众被迫害致死;

他们严禁法轮功修炼者的正常练功活动,严厉打压去天安门和平请愿的法轮功信众,甚至对信众中的妇女、老人施以最残忍的暴行;

他们在全国各地广设路卡,甚至挨家挨户盘问、搜查、扣押法轮功信众,粗暴地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致使全国上下人人自危;

最近,他们更灭绝人性地利用一些信众在天安门自焚的事件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了文化大革命式的疯狂讨伐。

请问,这样一个残暴无道的政府还能让它逃脱联合国的谴责吗?

 

作为一个六四死难者的母亲,我深知一个人的生命遭到无辜的剥夺对死者本人及其亲属将意味着什么;我也深知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遭受到无端的践踏对受害者本人又意味着什么。因此,尽管我本人并不是法轮功信仰者,但我谴责中国政府无视基本人权,把人的生命当儿戏、当赌注的反人类的暴行。我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等民间信仰的镇压。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始终主张,一个公民在维护自身自由和权利的时候,应秉持和平、理性及非暴力抗争的原则,绝对不要采取自残或自戮等极端的方式。在此,我以一个六四死难者母亲的名义,衷心祈愿我的同胞广大法轮功信众及其亲属不再遭受象我这样丧失亲人的痛苦。

 

今天,迫使我拿起笔来写这封信,更主要的是为了提请世界各国政府尤其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密切关注中国人权记录急剧恶化的种种事实,提请本届年会与会各国不再对中国政府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保持沉默,更不要站到为其行为作辩护的立场上去。

在过去的年代里,世界各国为争取普遍的人权保障作出了巨大努力。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一系列人权公约尤其是《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颁布,表明人类所追求的普遍人权已成为现代文明生活的一个基本准则。今天,人类已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纪,这将是一个把普遍人权作为时代旗帜的世纪。中国政府虽然在97年和98年分别签署了联合国的两个人权公约,并承诺即将批准这两个公约,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事实可以证明它切实地兑现了或准备兑现所作出的承诺。因此,我认为,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就中国恶劣的人权记录通过对中国政府的谴责案是绝对必要的,这是迫使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准则、切实改善人权状况的最有效途径之一。

为此,我郑重呼吁本届人权大会与会各国采取实际行动,切实履行维护人类正义的神圣职责。

丁子霖 2001.3.

 

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公开信_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