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路易丝维勒斯诺(爱德加斯诺的遗孀)

我这次和我的儿子来到中国,是为我丈夫在北京大学的墓上坟,同时借在北京的机会,我也非常希望访问丁子霖教授。

我知道丁教授的电话是被监听的,但我相信这阻止不了我对她的访问。这是一个母亲和她的儿子,对另一位失去了儿子的母亲所能表达的同情和安慰,这也是向所有在十年前的天安门屠杀中失去亲人、又在后来的岁月里被剥夺了正常生活和自由的母亲和难属们,表达我们母子和他们的团结之心。

我的这次访问是本着友谊的精神,这是我和我的先生从来就对中国和勇敢的中国人民怀有的友谊之心。这种友谊是爱德加斯诺先生早年从支持中国人民为另外建立一个美好社会的斗争中就开始的,在他逝世之后我将这一友谊保持至今。

我这次来北京,也恳切地呼吁中国政府,允许丁子霖教授接受和代为分发外界为天安门难属家庭的人道捐款,在这些家庭中,有的连给他们子女上学付学费的钱都没有。我随身带来了我自己家庭和朋友们微不足道的捐款。为了能够将这些钱送到,我们母子也加入了支持这位非凡的女性的人们的行列,加入那些正在帮助她,以及被她英勇的努力所致力帮助的人们之中。

丁子霖曾经这样写道:我不能眼看着那些与我同命运者的痛苦熟视无睹!在这个充满着自私、势利、冷漠的世界上,他们正承受着失去亲人而无人过问、无处诉说的痛苦煎熬,他们成了被社会遗忘甚至被遗弃的一群。面对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别人可以合上眼睛,闭上嘴巴,我却不能!我希望让她知道,我也不能。

据和丁子霖最近的联系,我们知道她在人民大学公寓的住所等着我们的来访。我们计划明天,星期六上午1100去拜访她。我们殷切期待着和她的会面。

 

 

瑞士宾馆

北京,2000331

 

斯诺夫人的声明_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