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致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母亲们

亲爱的姐妹们:

在迎接新世纪第一个母亲节之际,我作为1989年中国北京六四惨案中失去儿子的一个母亲,有几句话想向你们倾诉。

尽管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的不同地区和国家,我们的种族、肤色、语言、信仰不同,我们的生活境遇也不尽相同,但作为母亲,我们对儿女的爱,对和平、安宁的向往,对强权、暴行、杀戮的憎恶,对弱势群体及受害者的同情,却是相同的,因为这一切都出自我们慈爱的天性。

但是,作为母亲,我们又常常是不幸的。我们承受着比人类其他群体更多的艰难和痛苦。那些由战争、饥谨、暴行、杀戮所带来的苦难,总是首先落到我们做母亲的身上;那些由各种天灾、人祸带来的不安和恐惧,也总是首先袭向我们的心灵。

我,一个普普通通的的中国母亲,当198963日中国军队的罪恶子弹夺去了我年仅17岁的儿子的生命的时候,当我从失去理智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并意识到我的儿子再也不可能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我这才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一个母亲的不幸和痛苦。

在以后的那些日日夜夜,我曾经在生与死之间几度徘徊,但最终我选择了生,因为我知道了有更多的母亲在同一个时刻失去了自己的儿女,她们承受着和我同样的不幸和痛苦,我必须去寻找她们,同她们一起来战胜恐惧和悲伤,抵御接踵而来的邪恶与伤害。

现在,我们已经寻找到了160多位六四惨案中的死难者和失踪者,将近70位伤残者。在这个数字的后面,站立着150多位永远失去了儿女的母亲。她们是我情同手足的好姐妹。作为母亲,她们是不幸的;但是,她们作为母亲所拥有的爱,却是伟大的。正是这种母爱的力量使我们牢固地凝聚在一起。这十多年来,我们承受着来自政府方面的歧视和压力,为了替死者的名誉作辩护,为了向加害于我们的权势者讨回公道,我们不断地抗争着;为了在中国大地上不再有杀戮,为了所有孩子们的幸福和健康成长,我们不断地呼喊着。因为我们是母亲,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儿女。

这十多年来,我们得到了世界上很多人的同情和帮助,包括你们各个地区和国家的母亲们、我的可信赖的姐妹们的同情和帮助。我这里要特别感谢一位可尊敬的日本老妈妈吉田美和子女士,在1994年的时候,她已经89岁高龄了,却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在这里还要感谢我的最真挚的朋友路易丝惠勒斯诺夫人。她也已经80多岁高龄了。今年的41日,她不远万里从瑞士来到北京看望我,并向我们死难亲属表示慰问和提供帮助。她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说,这是一个母亲和她的儿子,对另一位失去了儿子的母亲所能表达的同情和安慰,这也是向所有在十年前的天安门屠杀中失去亲人、又在后来的岁月里被剥夺了正常生活和自由的母亲和难属们,表达我们母子和他们的团结之心。我和斯诺夫人的这次会见虽然由于政府方面的阻拦而未能实现,但却向世人提供了一个证明:普天之下所有母亲的心是相通的,任何邪恶力量可以摧毁我们的一切,却不能摧毁我们所拥有的作为母亲的爱。

今天,我们已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纪。虽然,上一个世纪的冷战阴影已逐渐消退,但我们所向往的和平与安宁并没有如我们所愿降临到我们的身边。我们面临着新的困扰和挑战。种族灭绝和宗教冲突、专制强权和恐怖主义,这一切带来的暴力、杀戮和大规模人权侵犯仍时刻威胁着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们。而面对这一切反人类的邪恶,我们却很难指望一些国家的政府尤其是一些大国政府有所作为,因为它们往往把商业利益看得高于一切,而把自由、人权、正义等等人类普遍价值视为可有可无。军事对抗与金钱主宰,对于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对于整个人类的文明,同样是可怕的威胁。

我想,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母亲节来临之际,我们有必要重申我们作为母亲的责任。也许我们一无所有,也许我们不能做什么,但我们拥有一个母亲的爱。我们有责任用这种爱去呼吁人类的良知,去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仇恨。当然,我们更应该为自身权利而抗争,而不是等着别人的施舍。

祝愿姐妹们节日快乐!

丁子霖 2000.5.7 于中国江苏

 

 

 

丁子霖致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母亲们_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