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的朋友们:

今天您们在这里召开大会,来纪念89天安门民主运动十周年,来悼念十年前那场杀戮中倒下的死难同胞,这使我感到很大的宽慰。我已经把您们这次集会的消息转告了其他六四死难亲属,我谨代表他们向您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还要趁这个机会,感谢朋友们这些年来对我们的真诚支持和帮助。从93年开始,全美学自联就有计划地筹集捐款,默默地帮助六四事件中的受难者;这项人道帮助计划已经执行了6个年头了,中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因此,在我们这个受难群体中,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在大洋彼岸有一个爱扶思。这是很不容易的。我想,我应该把这一点告诉所有参加今天集会的朋友们,并且请您们转告没有参加今天集会的其他朋友们。

在今天这个集会上,我还想告诉朋友们,在以往的十年时间里,我和我的难友们,除了年复一年地承受着对死者的思念之苦外,也还有着美好的回忆;而且正是这份美好的回忆,使我们战胜了恐惧、战胜了苦难。

我从这些年来的寻访了解到,在我们目前已经找到的160多位死难者之中,有很多人当年是在听到外面的枪声以后毅然离家奔赴死亡的,他们本来是可以留在家里或学校的,但他们没有留下,也没有躲避死亡。我想,当这些人面对死亡的威胁时,或者在死神降临到他们身边的那一刻,他们一定是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更重要的东西,否则他们就不会白白去送死。我想,这个比死更重要的东西,就是对自由和民主的渴望。他们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天安门广场;对他们来说,天安门就是自由,就是民主。他们的一个共同心愿,就是以生命来保卫天安门。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人,只要他稍有一点天良,只要他稍稍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尊严,那么,这种对自由和民主的渴望一定会被运动所唤起。我想,正是这一点,使得那些必须在生与死之间作出最后选择的人们选择了死。

我作过一个粗略的统计,在已经公布的155位死者中间,仅仅因抢救伤员而遇难的同胞就有12位之多,其中年龄最小的才16岁。我确信,当这些人面对喷射着火焰的机枪和疯狂地碾压过来的坦克时,他们作出了一种人性的选择。因为在那样的时候,在那样的情形下,他们所能拥有的,除了人性不再有别的;假如他们不想在杀戮者的淫威下苟活,那就惟有听从人性的召唤。

我认为,这正是当年那场运动留给我们的最美好的东西。这些年来,我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欢乐,失去了一个公民应该享有的一切;但这份美好的东西一直保留在我们的心底。我想,今天大家来纪念89天安门运动,来悼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难同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丢掉这份美好的东西,否则,我们将继续在黑暗中踯躅,我们这个民族将毫无希望。

现在,无论在国内的各种媒体上,还是在大街小巷和校园里,人人都在谈论爱国主义,爱国主义几乎成了目前最时髦的口号,但是,我想有一点必须明白,那些手上沾满自己同胞鲜血的刽子手根本没有资格谈论什么爱国主义,那些面对着自己同胞的鲜血无动于衷的人也不配谈什么爱国主义。我请大家不要忘记,那些在十年前为了自由、民主付出生命代价的人们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爱国,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天职,但我们爱的是一个自由的中国、民主的中国,而不是一个专制的中国、腐败的中国!

我要讲的话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丁子霖 1999.6.4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纪念会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