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亲爱的朋友们,您们今天在这里集会纪念六四惨案十周年,使我感到很大的宽慰。我作为在十年前失去儿子的一个母亲,作为六四事件中受难者群体的一员,向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大家这些年来对我们的同情和帮助。

从本月初开始,我和我先生一直被国家安全部门软禁在学校里,不得跨出校门一步,因此,我们也就不可能参加任何形式的纪念会。但是,我要告诉朋友们,在今年春节期间,我们在北京的20多位难属,冲破了重重阻力,已经提前为死去的亲人举行了追悼祭奠仪式。在您们今天的这个集会上,我愿意宣读当时在祭奠仪式上宣读过的一篇祭文,以此来代替我今天的发言:

六四十周年祭文

十年前,你们毅然离家而去,从此便成永诀;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从东城、西城、南城、北城,从你们曾经给我们留下过无尽记忆的地方来到这里,大家聚集在一起,为你们举行追悼祭奠仪式。作为你们的亲人,今天我们还不能让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惟有在你们灵前点上一炷清香,洒上一杯浊酒,但愿你们的灵魂能得到些许慰藉。

在十年前的那个黑色的周末,你们为自己、为自己家庭、为所有同胞的自由、尊严和幸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你们是不应该死的,但你们死了。你们不是英雄,也不想当英雄。也许你们死得轻如鸿毛,也许你们的血会白流,也许你们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你们已经以生命的代价证明自己是真正的人。这对于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妻子、你们的丈夫、你们的儿女来说,已经足够足够了。

这十年来,世界上很多很多好心人向我们伸出了同情和帮助的手。从此你们不再孤独,你们的亲人也不再孤独。你们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你们已经属于世界大家庭的一员,属于世界自由人类的一员。这使我们感到了宽慰。

然而,你们毕竟离开了我们。随着你们罹难的日子一天天临近,随着你们离开我们的日子一天天远去,我们的心情也变得一天天沉重起来。令你们亲人不安的是,今天,在你们曾经生活过的这块土地上,强权依然存在,残忍和杀戮依然有可能发生。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我们期盼着尽早结束这样的历史,期盼着我们的国家一天天好起来,期盼着你们的同代人、你们的下一代不再遭受你们的劫难。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吧!等到那么一天,等到你们的亲人、你们所有的同胞都能象你们一样成为自由人类中受人尊敬的一员,你们的灵魂将得到真正的安息。

你们的亲人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

 

下面,请朋友们允许我再说几句话: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谁要是公开悼念六四死难者,谁要是公开提出重新评价六四,是要遭到当局惩罚的,甚至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事实上,从89年到今天,已经有很多人遭到了惩罚,付出了代价。现在,还有很多人仍被关在狱里,如胡石根、刘京生,王万兴、刘晓波、李海等等,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朋友,包括外省市的朋友,有些人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最近,北京的江棋生、广州的杨涛等人又遭到拘捕,也不过是因为要求重新评价89民运,呼吁大家在六四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在烛光下默默悼念死难者。我对这些朋友表示尊敬,我为他们的处境感到不安。我呼吁大家都来营救他们,我期盼他们早日回到朋友们的身边。

我得知你们决定授予我六四精神奖,我感到非常荣幸,谢谢大家;但是,我建议把这个奖项授予我的朋友江棋生先生。我了解他,国内的很多难属都了解他。这些年来,他一直以一种平常心态,为受难亲属和伤残者默默地做了很多事情,尤其是为重新评价89民运和六四事件作出了很大努力,付出了很大代价,这次他已是第三次被当局拘捕了,看来不会在短期内放出来。我愿意把这次授予我的奖项转给他,希望朋友们能采纳我的这个建议。

谢谢大家!

 

丁子霖 1999.6.3

 

 

 

 

 

 

 

 

 

 

 

 

 

在纽约地区六四纪念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