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呼吁与表达

 

各位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是我们六四受难者群体委托中国人权和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召开的,我以六四事件中部分死难亲属和伤残者的名义,欢迎各界朋友出席这个会议。

十年前,中国政府调动数十万野战军,血腥镇压了天安门的和平示威者,致使数以千计的家庭失去了亲人,数以万计的民众受伤、致残。这是中国近百年来和平时期发生的最残忍的暴行,也是20世纪和平时期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最惨绝人寰的杀戮之一。

在当年那场大屠杀过后不久,我和另外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张先玲女士一起,为了寻求相互间的同情和安慰,也为了减轻同命运者的痛苦,开始了寻访其他死难亲属和伤残者的活动。现在,这项活动已经坚持了十年,参加这项活动的也不再是少数几个人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寻找到了160多位死难者,将近70位伤残者。这个寻访过程,对于参加寻访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在血污和泪水中艰难跋涉的过程。

在世界的万事万物中,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因为生命对人来说只能有一次。但是,在我生活的这个国家里,人的生命却是那样的无足轻重,可以任意被剥夺;而且剥夺者竟是那样的理直气壮,杀了人还不准别人说一个不!这是最让我感到悲哀的。

现在,六四惨案已经过去十年了。在这十年里,那些失去亲人的父母、妻子和儿女,不仅遭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煎熬,而且承受着别人难以承受的压力。他们不能公开说出亲人惨遭杀害的事实,也不能公开表示对死者的悼念。但是,今天令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最最感到难过和歉疚的是,亲人们的冤情至今没有得到伸张;我们还不能对九泉之下的亡灵说一句安息吧!这些年来,我们苦苦期盼和争取的,就是要为死去的亲人讨回一个公道。

95年开始,我们难属群体多次向全国人大写信,正式提出解决六四问题的三条要求:第一,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向全国民众公布调查结果;第二,对每一位死者作出个案交代,对死难亲属和伤残者依法进行赔偿;第三,对六四屠杀的责任者进行司法追究。今年5月,我们向中国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李鹏,正是为了兑现我们的第三条要求。

我们渴望和平的生活,希望保持社会的稳定。我们并不主张以牙还牙,以命偿命。我们反对用血债要用血来还这样的非理性口号再次制造人与人之间新的仇恨。但是,李鹏是当年那场大屠杀的最高决策者之一,而且是决策的直接执行者,他对于那场大屠杀的后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对他进行司法追究,是为了在中国早日结束无辜平民遭受任意杀戮的历史,是为了让中国所有的母亲不再遭受我们这样的痛苦。

在今天这个发布会上,我们决定公布155位死难者的名单,27位死难亲属和伤残者的证词,以及部分死难者和伤残者的照片。通过这些证据,大家可以了解到十年前的那场大屠杀究竟有多么的残忍,究竟给中国的普通民众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些证据将被记录在人类的历史档案里。

我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议会、各国际人权组织、所有世界上有良知的人们,以人类道义的立场,继续关注中国的六四事件,关注六四受难者和所有受迫害者的命运。

我在这里还愿意指出,李鹏是受到六四受害者控告的涉嫌犯罪人。为此,我提请各国政府和议会,在今后与中国的交往中能够注意到这一点。

最后,我代表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对十年来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丁子霖 1999.6.1

 

 

 

 

 

 

 

 

 

 

 

 

 

丁子霖:在纽约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1999年)